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93章 这诗,垃圾。
    难怪那端木磊想和左骁比试诗词,这家伙,完全是白给啊“呵呵,慕容小姐,你方才不是说,不来这旭日楼么,怎么还是跟着我们一起来了?”

    

    这时,身后曹长青和苏苏走上来。

    

    慕容子宁一脸冷色,本就被凌天气的不轻,如今更是不愿意搭理那曹长青。

    

    曹长青有些尴尬,但是很快就看到了众人前方的凌天。

    

    这才发现,这一群人,貌似是以凌天为首的?

    

    这,貌似也不像是慕容子宁的性格啊。

    

    不过,曹长青此时也才真正发现,这个叫凌天的,怎么看起来,比自己还帅?

    

    不仅如此,此时这凌天身上,若有似无的环绕着一股剑意,应该是一个剑修!

    

    一时间,曹长青的嫉妒心,就像是野草一样,疯狂生长。

    

    “哦,我说呢,原来是你的这位朋友要来吧?”

    

    “我说什么来着?此人还真是擅长钻营和攀附啊,都追到了这旭日楼来了!”

    

    “不过,那左骁是一介莽夫幼子,除了一身蛮力,别无长处!”

    

    “还真没准,能让你给忽悠了!”

    

    “但是今天,怕是你的这主子,要被羞辱了。”

    

    曹长青抱着肩膀嗤笑道。

    

    “呵呵,是么?”

    

    “我看,不见得。”

    

    凌天摇了摇头,既然碰到了。

    

    那么他,就不会不管。

    

    他可绝对不允许,自己做的墨镜,落到那白鹭学院的人手中。

    

    “不见得?慕容,你这朋友,还真是嘴硬呢!”

    

    曹长青挑眉,没想到这凌天,竟然还敢大话?

    

    “说不见得,就不见得,你有意见?”

    

    慕容子宁冷道。

    

    “你!”

    

    “行,我们就等着看!”

    

    曹长青被怒怼,脸色羞红,便不再说了。

    

    包厢内,那左骁蹙眉沉吟着,但是除了又大又圆之外,真的实在是说不出来什么了。

    

    “罢了,我那个…先容我想想,这样,你先来!”

    

    左骁还算是聪明,便道。

    

    “行,我不欺负你,你说怎样就怎样!”

    

    端木磊负手而行,到了那窗前,走了七步,便潇洒的转身。

    

    “有了!”

    

    “左家小儿,你可听好了!”

    

    端木磊白衣长袖,潇洒飘逸。

    

    手掌抬起,一首诗词,便郎朗而出。

    

    无事乘风游,中夜上高楼。

    

    云尽月如练,水凉冷似秋。

    

    声音落下,那旭日楼外,洞庭湖泊之上,月色涟漪扰动,仿佛有月光汇聚过来,落在了窗前的端木磊身上。

    

    而在其身周,也有冰凉的气流环绕。

    

    被端木磊控制在双手间。

    

    旋即,那捧琴的白鹭学院老生将古琴横在身前,端木磊将那气流投射过去,便是响起了一曲凄凉的琴音。

    

    霎时间,打动了不少人。

    

    此时,那端木磊负手站在窗前。

    

    好似一个孤独的绝世公子,让在场的一群女子都双手紧握,迷醉不一。

    

    端木磊身怀道体,虽然并不是这次白鹭学院新生中的第一名。

    

    但也是排在第二的。

    

    武道天赋卓绝,家世优渥,模样俊俏,如今又是才华横溢。

    

    能不被人倾慕,才是出了鬼的。

    

    “好!好诗!”

    

    “没错,这首诗看起来虽然简单,但却是蕴含着大道!”

    

    “端木公子只是用了七步,就成诗了,这等才华,不愧是白鹭学院的新生,当真是了不起。”

    

    半晌之后,随着那琴声落下。

    

    众人这才鼓噪起来。

    

    但一面倒的,尽是赞叹之声。

    

    “凌天兄,这家伙的诗词,到底如何啊,我是粗人,怎么感觉这诗,淡的和水是的,每个鸟味!”

    

    袁猛挠挠头。

    

    他和那龙虎学院的一众新生是一样的,蹙着眉,显然是没有看出来,这首诗有什么好的。

    

    “的确是垃圾的。”

    

    凌天摇摇头,评价一步到位。

    

    那就是垃圾。

    

    也就是被这端木磊的模样所迷糊罢了,在场的,也都是在捧白鹭学院的臭脚。

    

    “呵呵,真是可笑,你一个西疆来的山野村夫,也敢评价白鹭学院新生排名第二的弟子?’“你懂诗?”

    

    曹长青听到这里,实在是忍不住了。

    

    暗道这凌天想要阿谀左家,也做的实在是太恶心了。

    

    敢说端木磊做的诗是垃圾?

    

    难道他不知道端木家是南华城有名的豪门望族,家族中出了多少在白鹭学院,在中域扬名的大家么?

    

    凌天横了曹长青一眼,“一会给你机会,试试?““笑了,怎么,你也配和我比试?地仙八重修为倒是不错,但我乃城主府之子,你和我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曹长青依旧带着笑意。

    

    “呵呵,你想比试什么?诗么?”

    

    “告诉你,曹公子的诗词,曾经送往白鹭学院过,让副掌院都是赞叹不已,若不是因为他要陪我去惊鸿学院精深剑道,怕是早已经成为白鹭学院的顶尖新生了。”

    

    “你没有任何地方,能够比的上曹公子。”

    

    那苏苏,也是一脸傲然。

    

    凌天生的实在是太好看了。

    

    但是让她气恼的是,这个凌天从一开始,就从没有正眼看过她。

    

    怎么,难道自己,就没有那慕容子宁长的美么?

    

    再说,就算是凌天生的好看又能怎样,没有家世,没有底蕴,还不是要靠奉承攀附权贵么?

    

    “呵呵,这位姑娘,还真是慧眼识猪。”

    

    凌天仍旧没有回头看她。

    

    “切,曹公子就是明珠。”

    

    苏苏昂首。

    

    袁猛:“猪?凌兄,你说的,莫不是带毛的那种?”

    

    “黑子,聪明!”

    

    凌天拍了拍袁猛的肩膀,两人相视,哈哈一笑。

    

    那曹长青的脸色,倒是气成了猪肝色。

    

    “容音,你说那端木磊的诗,行嘛?”

    

    “看着,倒是有几分已经呢。”

    

    楼上那奇天学院的包厢门开着。

    

    有学院的女弟子便问道。

    

    包厢内,那执笔坐在窗前的女子,仍旧端详着身前的画,迟迟没有动笔了。

    

    只不过,如果有人细细看去,便是会发现,那张画随着此女的描绘,竟然荡漾起一道道光芒,弥散开来。

    

    那一轮明月,好似外面洞庭湖上的一般,栩栩如生。

    

    原来,这蓝衣女子将阵法融入到了画中,而产生的明月幻象。

    

    不过,这等阵法造诣,足以让人叹为观止了。

    

    听到有人问,那蓝衣女子端坐不动,头也不回。

    

    “垃圾。”

    

    只有短短的两个字。

    

    却是和楼下的凌天,一个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