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92章 斗诗
    “呵呵,粗鲁!”

    

    那白鹭学院新生站起来,摇了摇头道:“没错,你左家也不是一门莽夫,我将你那姐姐忘了。”

    

    “不过,你姐姐左仙芝,虽然不像你这般粗鄙,但谁不知道,你姐姐倾慕我白鹭学院的本届新生白宇?”

    

    “甚至,你姐姐都不喜你左家门风,如今还在洞庭湖测的小筑里住着!”

    

    “你知道为什么嘛”

    

    那新生看着左骁的脸色越来越红,不禁耻笑一声,“为的,就是离你们左家的一群莽夫远一些!”

    

    “亲姐姐都不喜你这种人,还不知耻?”

    

    “可笑,有辱斯文!”

    

    “看老子今天不把你嘴给撕烂!”左骁被那新生怼的哑口无言,嘴巴哆嗦着,但就是无法反驳,怒极之下,豁然出手,一拳朝着那新生就轰了过去!

    

    左骁嘴巴虽然不厉害,但是拳锋何其凶猛,倏然出手,空气爆裂,一拳犹如猛虎下山,骇然不已!

    

    那新生虽然武道体质不错,但所有乃是仙门法术,倒是一时间,有些反应不及。

    

    眼看着左骁一拳暴击而至。

    

    那白鹭学院新生对面,背对着左骁的武者却是豁然转身,不知何时,他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把古琴,手指瞬间弹拨,空气中,便是有冰霜气息骤然凝聚,在其身前,形成一面冰盾。

    

    嘭!

    

    左骁的一拳落在冰盾之上。

    

    两者轰然崩散。

    

    风波席卷,被酒楼柱子上的阵法,尽皆吸收。

    

    凌天见此,瞳孔一缩。

    

    仙门法术,他还是第一见。

    

    这和寻常的武道流派却是不同。

    

    竟然能如此快速的调动天地之力为己用。

    

    “呵呵,所公子,你在这旭日楼内,主动出手,不怕被你父亲责罚,被在座的武道同辈耻笑么?”

    

    那捧琴之人冷笑。

    

    “是他先骂我的!”

    

    左骁惊怒,但对方是上一届的老生,修为就要到了天仙,而且武道资质也不差,他根本打不过对方。

    

    “呵呵,新生后辈之间,口角在所难免,而且,端木说的,也并无道理。”

    

    “这样,你若是不服,不妨可以和端木比试一番,如果你赢了,不但可以为你左家正名,还能我们都心服口服,你说怎么样?”

    

    那捧琴之人笑道。

    

    “好!比就比,谁怕你们?”

    

    左骁端着肩膀,满口答应下来。

    

    其身后,一群龙虎学院的新生,也鼓噪着。

    

    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为了证明你左家不是莽夫,那就比作诗吧!”

    

    那捧琴武者忽然得意一笑,一副奸计得逞了的样子。

    

    “什么?作诗?”

    

    左骁顿时傻了。

    

    他只知道打打杀杀,哪里懂什么作诗。

    

    “不行,我们乃是武道弟子,去作诗有何用?能杀敌么?”

    

    “无聊!”

    

    左骁连连摇头。

    

    “真是犹如斯文!”

    

    那叫端木的新生又是嗤笑道:“说你是莽夫,你们不服,所谓天地有灵,山川草木,尽可成圣,我们吟诗作赋,乃是契合天地至理,寻其内在的天地之力,这样才可助于我们领悟大道之精,以让武道境界精进更速!”

    

    “你若是不会,就认输!”

    

    “反正你左家一门莽夫,尽人皆知!”

    

    “认输,不可能!”左骁被激了,想也不想都直接答应下来,“行,那就比作诗,小爷我怕你不成?”

    

    “好!我端木磊也不欺负你!不但你可以迎战,你身后或者这酒楼之内,和你交好的,也可以帮你!”

    

    “但是,比试不能有彩头,我若是输了,我给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你左家道歉,但你若是输了呢?”

    

    端木磊冷冷一笑。

    

    “你想要什么?我给!”

    

    左骁拍了拍胸膛。

    

    “呵呵,简单,你若是输了,我就要你手里的那镜子!”

    

    端木磊指着左骁腰间别着的墨镜。

    

    那正是凌天送给他的。

    

    “什么,要我墨镜?”

    

    左骁脸色一变,这墨镜他刚到手,还没捂热呢,方才进了旭日楼之后,更是没少给他长威风。

    

    如今,他真是舍不得。

    

    “怎么?若是你不愿意,也就罢了,反正我不合莽夫计较。”

    

    那端木磊显然是吃死了左骁。

    

    “不,我答应你,我输了,这墨镜,归你!”

    

    左骁咬咬牙,将那墨镜扔在了桌子上。

    

    凌天远远看着,不禁摇头。

    

    这孩子人是不错,但性子太直了。

    

    “怎么比?”左骁急道。

    

    “诸位请看像窗外,今天乃是五月十五,正值圆月初升,不如,就以这明月为题,如何?”

    

    那端木磊指着窗外,笑道。

    

    “不错,以明月为题,极为应景。”

    

    “而且,算是极为简单了,并不算是欺负左公子!”

    

    “这太简单了,如果这都不行,那左家……呵呵。”

    

    一楼围上来的宾客越来越多,但几乎是一面倒,不看好你左骁。

    

    “呵呵,小姐,楼下很热闹呢!”

    

    “有人要比诗呀”

    

    二楼包厢内,有奇天学院的女学生兴奋道。

    

    “那有什么好看的,左骁肚子里半点墨水都没有,那端木磊有能耐,让他来和我们小姐比试比试?对吧,我们的南华新生第一才女,上官容音小姐?”

    

    包厢内,一群女弟子簇拥在一个蓝衣女子周围。

    

    此时,那女子正在窗前,一笔笔勾勒着月下湖景。

    

    闻言,那女子纹丝不动,并没有应声。

    

    “去去去,别扰了咱们上官的状态,为了这一副夜月图,我们可是已经等了很久了!”

    

    “就是,小青,别看了,一群纨绔比斗,能有什么好诗,把门关了!”

    

    “好吧!”门外的女子撅撅嘴,嘟囔着就要关门。

    

    “不,门开着。”

    

    “有厉害的角色来了。”

    

    不过,那蓝衣女子忽然开口。

    

    让你包厢里的一众女学生都是一怔。

    

    暗道,厉害的角色,那是谁?

    

    一楼。

    

    “左骁公子,要不,你先来?”

    

    端木磊看向那左骁。

    

    “我先来就我先来!”

    

    “咳咳!”

    

    左骁装模作样在窗前踱步,看着那圆月。

    

    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大盘子,这破玩意,能做个鸟诗?

    

    “那个……”

    

    “那个……”

    

    “你看着月亮,它又大又圆!”

    

    远处,凌天搓搓额头,冷汗都下来了。

    

    这诗,真是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