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86章 林天笑相求
    沈沉鱼似乎是很急,将一些事情交代了之后,便带着欧阳兄妹离开了。

    

    虽然欧阳允儿十分不舍凌天赵敏等人,但凌天百般劝慰,最后还是留着泪离开了。

    

    凌天也知道,欧阳允儿跟着沈沉鱼去飞升联盟才是最正确的。

    

    联盟圣女啊。

    

    或许,真的会像沈沉鱼所说,欧阳允儿的成就,将是自己的十倍百倍!

    

    沈沉鱼离开天逸拍卖行,凌天自然也没有理由,继续呆在这里了,所以和赵敏收拾行装,准备回返如山斋。

    

    不过,还未等凌天出门,那林天笑,就满面红光的笑着走进来。

    

    “哈哈哈哈哈……”

    

    笑的凌天头皮发麻。

    

    那样子,就好像是老来得子一般。’

    

    林天笑没有说过,上来,就是给凌天一个熊抱。

    

    “前辈,有话好好说,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凌天推开那林天笑道。

    

    “呵呵,凌天老弟,你也别叫我前辈了,这个,我林天笑,真是承受不起!”

    

    林天笑正了正色,摸着下巴上的胡须道。

    

    在一个月前的天骄盛筵之下,凌天祭出准道体,斩落准圣子张剑陵,让林天笑,都大为惊诧。

    

    震惊不已。

    

    他虽然是地仙九重,但是飞升仙灵界,已经百年了。

    

    速度,是远不能和凌天相比的。

    

    如今凌天准道体在身,那么几乎可以断定,只要不死,绝对可以在十年内,进阶成为天仙。

    

    日后的成就,是他林天笑万万不能相比的。

    

    而且凌天还精通丹道器道音律之道,甚至还会鉴石之术,简直浑身都是才艺,所以在林天笑眼中,凌天的尊贵,已经超过他了。

    

    “呵呵,行吧,那日后,我就涎着脸,叫你一声老哥。”

    

    凌天哑然失笑。

    

    “哈哈,如此甚好。”

    

    “对了,两位这是要打算去哪?”

    

    凌天耸耸肩,“伤好的差不多了,也不能赖在你这里,准备会如山斋修养一番,而后,准备去东域了,这西疆,也没什么太大的意思了。”

    

    天骄都被横扫,已经没有继续呆下去的必要了。

    

    “也对,像你这等天骄,只有那中域,才是你的舞台。”

    

    林天笑一副了然的神色,而后将凌天拉到一旁,低声道:“不过,你在离开之前,能不能帮我个忙?”

    

    “呵呵,什么忙,老哥说来听听。”

    

    凌天一笑。

    

    果然这林天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其实也没别的了,当然还是那鉴石。”

    

    凌天挑眉,“鉴石?难道还是那血矿?’

    

    之前那凌天鉴定的血矿,仍旧让凌天记忆犹新。

    

    林天笑看了看四周,悄声道:“没错,还是血矿。”

    

    “老弟有所不知,你上次找出来的那三块石头,如今已经全切开了,都是一顶一的天品宝贝!”

    

    “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就算是没有这次天骄盛筵,我也可以凭借这次开石得来的宝贝,被调往中域了!”

    

    林天笑说道这里,已经是激动难耐了。

    

    上次凌天帮他选了三块血矿原石留下。

    

    当时,林天笑和掌行解开了一块。

    

    便是直接出了一枚天品古丹。

    

    半月前,掌行离开西疆,已经先一步,被调往了中域。

    

    林天笑这才想起来,将剩下的两块血矿也解了开来。

    

    让林天笑万万没想到的是。

    

    这两枚血矿,竟然也都出东西了。

    

    一块天品仙料矿石,和一滴天仙妖兽的精血,足有十几滴之多!

    

    其价值,完全不差那上品古丹!

    

    林天笑飞升仙灵界百年,可还从未一次性看到血矿石之中,能出来这么多的宝物来。

    

    “哦?难不成,老哥还有血矿石不城?”

    

    凌天蹙眉。

    

    在他想来,拍卖行里剩下的血矿石,应该已经卖给了三大仙宗和城主府才对。

    

    “当然!”

    

    林天笑神秘细细道:“我在这西疆浩然城,经营了天逸拍卖行上百年,还是攒了一些家底的。”

    

    “其中就包括这血矿石。”

    

    “这次,我也要离开西疆了,到了中域之后,很多地方,都要打点,所以这些血矿石,我打算在你鉴定之后,剩下的全都卖掉!”

    

    林天笑搓搓手。

    

    “老哥,之前我帮你鉴定血矿石的事情,你没有说出去吧?”

    

    凌天忽然问道。

    

    “这当然没有,你放心便是,就是那沈沉鱼,我都没说。”

    

    林天笑拍拍胸脯。

    

    他也怕说出去之后,沈沉鱼直接把凌天给带走了。

    

    “那行,血矿石,我可以给你看,但一码是一码,我要报酬。”

    

    凌天颔首。

    

    如今,龙渊剑和擎天棍,都已近报废了。

    

    凌天需要重铸。

    

    但重铸则是需要材料。

    

    他手中虽然有一块天品风属性的仙料,但并不合适。

    

    赌石,无疑是最快,也是最便宜的捷径了。

    

    “那没问题!”

    

    “只要老弟你答应,我可以让你任选三块血矿石!”

    

    “怎样!?”

    

    林天笑狠狠拍了下胸膛,大气道。

    

    “成交!”

    

    ……

    

    于是,凌天就这样被林天笑接到了自己的专属洞府之中。

    

    看着洞府内大大小小的血色矿石,凌天不禁咋舌。

    

    这林天笑百年来,没有少贪墨啊。

    

    这里面的血矿石,足有上千块!

    

    好在个头和成色,都远不是之前拍卖行地下密室中的那些,不然凌天可真就不能干了。

    

    “哦对了,老哥,你可还记得,之前我在贵行拿走的那些废石!?”

    

    凌天忽然问道。

    

    “哦?那些破石头啊,我当然记得,那是一个中域来的行脚商人拿来的,你花了上千万仙石拍了他的那个天痕草根须,如今已经离开西疆了。”

    

    林天笑混不在意道。

    

    “什么?走了?”

    

    凌天顿时有些失望,“那你可知道,他的那些矿石是从哪里来的,或者说,你可知道那人身份信息?”

    

    他还是不死心。

    

    之前从那些废石之中,开出了十几枚戒指和钧雷掌法的残缺部分,凌天可不死心。

    

    那座矿脉,绝对是一个宝藏。

    

    “身份嘛,这个在拍卖行内,是有规矩的,而且他隐藏的很好,我不认识,但是要说那矿石从何而来,我倒是知道一些。”

    

    林天笑一拍额头,掏出来一枚玉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