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83章 星晷异动 明月飞升?
    通过抗下那张剑陵的一剑,凌天也明白,他的烛龙霸体,加上战甲之力,如今也不是地仙八重天骄,或者说是顶级地仙战力的对手。

    

    在地仙五重所有的范围,他算是无敌,但比之那中域来的真正天骄,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气海内,耗损的仙元气息已经恢复了大半。

    

    而且修为也彻底稳固的在了地仙六重,看来是没少吃灵丹妙药。

    

    “小雷老侯!?”

    

    这时,凌天忽然想起了什么。

    

    豁然从床上坐起。

    

    却是发现,碎裂的龙渊剑,和裂纹密布的擎天棍,就放在他的旁边。

    

    将剑棍捡起来,看着那上面斑驳的伤痕,凌天心都在滴血。

    

    要不是实力不够,也不会让两剑兵器变成如今这般凄惨模样。

    

    “呵呵,凌天啊,你这是什么表情,我们爷俩可还没死呢!”

    

    不过,擎天棍中,老侯的声音响起。

    

    “就是很不服气啊,张剑陵那把剑中的器魂,根本不如我的!”

    

    小雷也在剑柄之中嘀咕。

    

    “呵呵,你们两个没事,比什么都强。”

    

    凌天在剑棍之上拂过,检查了一下兵刃伤势。

    

    发现龙渊剑伤的最重,剑身已经崩碎成了三截,完全不能用了。

    

    只能重铸。

    

    擎天棍也是如此,遍体都是裂纹,虽然没碎,但也废了。

    

    “你们两个放心,我会将你们重铸,而且,一定比之前更强!”

    

    凌天紧握着拳头。

    

    身为炼器师,却让自己在兵刃上吃了这么一个大亏。

    

    真是讽刺!

    

    “呵呵,那我就放心了,能将小雷修复好了就成,反正现在的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老侯忽然笑道。

    

    不过,凌天却是觉得,老侯话中有话。

    

    “我会尽快寻一本棍系武技来的,不会让你每次都是配角。”

    

    老侯道了一声无妨,就没有在说话。

    

    吱呀。

    

    这时,卧室的房门打开,一身鹅黄锦衣的赵敏,探身走了进来。

    

    “凌天,你醒了?”

    

    看到凌天坐在床上,赵敏脸色一喜。

    

    “嗯,我昏迷了多久?”

    

    凌天换了一身青衣,从床上站了起来。

    

    “不久,整整一个月。”

    

    “什么,一个月?”

    

    这差点别吓坏凌天。

    

    昏迷一个月,这可真是够长的了。

    

    “怎么,你还觉得时间长么?你不知道自己之前伤的有多重么?沈前辈说,你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块完好的。”

    

    “筋骨都崩碎了,但好在你体质特殊,恢复极快,再加上沈前辈仙丹,你才能只昏迷了一个月,换做是旁人,躺上半年能好,那都算是大造化了!”

    

    赵敏撇了凌天一眼。

    

    将那星晷和核桃,递给凌天。

    

    想来是赵敏怕这些东西被沈沉鱼发现异常,所以提前收了起来。

    

    “呵呵,好吧,不过昏迷了一个月,对我来说,却是足够长了,修为停滞不前,如此浪费时间,我可是慌得很。”

    

    经过和张剑陵的一战,凌天明白了自己和这仙灵界中真正后辈天骄之间的差距。

    

    而且,那张剑陵在中域,貌似也不是顶尖天才。

    

    更何况,在这混乱战域的百族之中,人族还是最为弱小的。

    

    如果放眼到混乱战域外的七大仙州……

    

    想到此,凌天还是摇了摇头。

    

    时不我待,自己真的是太弱了。

    

    想要保护自己都难,何谈保护她人?

    

    如果此时下界的秦明月几女或者是凌念等人飞升上来,岂不是让他们失望透顶了么?

    

    凌天将核桃和星晷挂在脖子上。

    

    可心中忽然有所感,浑身一震,旋即拿起那星晷翻开。

    

    却是发现,星晷深蓝色的镜面之上,此时竟然有着淡淡的红色光芒,在徐徐闪烁。

    

    这在之前,是绝对没有过的。

    

    “怎么了?”

    

    赵敏看凌天脸色大变,也是好奇。

    

    这种表情,她还从未在凌天的脸上见到过。

    

    “她飞升了。”

    

    凌天抿抿嘴。

    

    也不知是应该激动欣喜,还是伤心难过,亦或者是不甘和懊恼。

    

    激动欣喜,是因为秦明月极有可能已经飞升。

    

    不用和秦明月,继续相隔在两个世界。

    

    伤心难过,则是如今的自己太过弱小。

    

    根本给不了秦明月保护。

    

    懊恼则是因为他如今身在混乱战域,而秦明月极有可能飞升到了七大仙州。

    

    两人虽然同在一界,但想要相见,却是难如登天。

    

    这,是最为无奈的。

    

    “谁?明月么?”

    

    看到凌天缓缓颔首,赵敏这才笑道:“那这不该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么?你应该高兴才对,怎么这幅表情?”

    

    “应该是飞升了,但我不知道她在那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到她。”

    

    凌天叹息一声,将那星晷收起、

    

    这一次,星晷虽然有反应,但是却没有红点显示,或者是在这仙灵界,这星晷,已经失去了定位功能吧。

    

    “九成九是在七大仙州了,不过你也不用着急,你现在是准道体,想要去七大仙州,还是不难的。”

    

    赵敏安慰道。

    

    “或许吧。”

    

    凌天不置可否。

    

    他知道如今,前往七大仙州最块的路径,就是去中域,参加那所谓的升仙路。

    

    但仅仅是靠着准道体,还远远不够的。

    

    “对了,沈前辈就在楼下,她说你醒了之后,就去见她。”

    

    赵敏为凌天束起那一头银白长发。

    

    “嗯,应该当面谢过沈前辈的,我这就下去。”

    

    凌天颔首。

    

    他和沈沉鱼,虽然没有正式接触过。

    

    但是其毕竟是飞升联盟的天仙强者,而且在天骄盛筵之上,如果没有她的支持,凌天很可能已经死在了那张剑陵手中。

    

    如今,又是用了这么多的丹药,让他一个月的时间,就恢复了伤势。

    

    这等恩情,凌天还是要承的。

    

    和赵敏从楼上走下来。

    

    凌天这才发现,他疗伤静养之地,是在天逸拍卖行后面的山峦之中,景色不错,也很安静。

    

    另外听赵敏说,沈沉鱼在这一个月内,未曾离开过。

    

    这也让凌天,极为安全。

    

    毕竟天仙三重,在这西疆之内,已经是顶尖修为了。

    

    从楼上下来,凌天便是一眼看到了那凭栏望向窗外的沈沉鱼。

    

    虽然此时的沈沉鱼,浑身没有祭出天仙仙光,但静静的站在那里,那股与众不同的出尘气质,还是让人不禁心中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