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81章 凌天的准道体【大章】
    铛!

    

    而天穹之上,张剑陵的一剑,已经斩落!

    

    剑锋正中雷电游龙的头颅。

    

    在接触的瞬间,雷龙死死的钳住剑光,硬生生将其恐怖的速度,托了下来。

    

    不过。

    

    凌天还是低估了来自中域天骄的实力,那剑光陡然一震,雷龙虚影,便是瞬间蹦的粉碎。

    

    半空中的风暴雷云,也在霎那间,被剿灭一空。

    

    剑光仍旧撕裂山岳一般,轰然将凌天吞没。

    

    最后,斩落在战台之上,溅起了方圆数十里的烟尘和碎石。

    

    凌天的气息,也随之消失。

    

    “呵呵,蝼蚁终究是蝼蚁,连我的一剑,都挡不下!”

    

    天穹之上,张剑陵嗤笑一声,收起手中的顶级地仙剑。

    

    一剑斩杀凌天,这方才让他心中,畅快了不少。

    

    瞬间,仿佛世界都清静了。

    

    此时的九宫山上下,确实安静了。

    

    战台周围的武者早就被下的奔逃出去。

    

    此时看着那烟尘弥漫的古老障碍,都惊诧的说不出话来。

    

    天骄盛筵的榜首,无敌黑马凌天,就这般,死了?

    

    “不,不可能,凌天……”

    

    赵敏挽着长弓,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身形一晃,瘫坐在地上。

    

    她和凌天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而后者,也答应了她,要帮他重建仙国。

    

    可如今……

    

    她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

    

    那烟尘中,没有凌天的气息。

    

    欧阳允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坏人,坏人!你们将我的天哥哥,还给我!”

    

    慕容子宁倒在血泊中,和一旁的袁猛,拄着兵器,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怒视向张剑陵。

    

    “张剑陵,你找死不成!”

    

    慕容子宁近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这一次,她真的是动怒了。

    

    那模样,像是一头要发了疯的火红神凰。

    

    “呵呵,子宁,你何必动怒,你不是也讨厌这个家伙么,现在,我帮你解决了!”

    

    张剑陵负手笑道。

    

    脸上,已经古井无波。

    

    杀了凌天,就像是碾死一只蚂蚁。

    

    “张剑陵,你放肆!”

    

    大殿内,沈沉鱼闪身而出。

    

    “在我沈沉鱼面前,你敢出手杀了凌天?”

    

    “真当这里,是你天圣城张家的封地么?”

    

    “呵呵,剑陵拜见沈长老。”张剑陵回身拱手,“晚辈虽然还未进入天仙境界,但前辈还是不要用天仙之位,压我。”

    

    “我张剑陵,再怎么说,也是天圣城张家的嫡系血脉,我杀了这凌天,你想怎样?”

    

    “杀了我,为了这凌天报仇么!?”

    

    “你以为我不敢?!”沈沉鱼色厉内冉,抬手就要轰杀过去。

    

    不过,那乌道子却是如影随行,挡在张剑陵身前。

    

    “沈长老,我可要提醒你一句,你在飞升联盟地位是不小,但你代表不了飞升联盟。”

    

    “张家虽然也比不了飞升联盟,但是你因为一个雇佣来的散人,动张家嫡系,怕是就算你那飞升联盟,也保不下你!”

    

    沈沉鱼咬牙,“你在威胁我沈沉鱼?”

    

    “若是不信,沈长老,大可以试试。”乌道子抱着肩膀,有恃无恐。

    

    “诸位,诸位稍安勿躁,大家可以先回我浩然府,我来解决这一切,怎样?”

    

    这时,那慕容止终于站了出来,打圆场。

    

    “慕容止,这就是你办的天骄盛筵,竟然连自己西疆内的天骄,都保护不了!”

    

    “等这件事传回中域,注定成为笑柄,你这辈子,别想去中域了!”

    

    “凌天虽然是我天逸拍卖行雇佣来到,但是我沈沉鱼,绝不能让他这样白白死了!”

    

    “今天这笔帐,我沈沉鱼记在心里,你们,一个都别想逃过!”

    

    沈沉鱼一双凌厉的双眸扫过张剑陵等人,拂袖便走。

    

    慕容止被臭骂一顿,却是脸色羞红,发作不得。

    

    沈沉鱼骂的一点毛病都没有。

    

    凌天被杀,他才是最丢脸的。

    

    看向那张剑陵,慕容止在心中,都是升起一股杀意。

    

    此子,太放肆了!

    

    “咳咳,诸位,不过是…一剑,咳咳,用不着,这般大动肝火吧?”

    

    “我,咳,凌天,还没……还没死呢!”

    

    不过,就在沈沉鱼要飞下九宫山之时,一道虚弱的自嘲笑声,忽然从那战台的烟尘中想了起来。

    

    唰!

    

    沈沉鱼豁然转身,瞬移到战台之上,在张剑陵等所有人渐渐圆睁的目光下,大袖一卷,将烟尘扫去。

    

    一地狼藉。

    

    古老的战台已经面目全非。

    

    一道剑痕,撕裂山体。

    

    不过,此时在那剑痕之上,一道血红的身影,躺在那里。

    

    血水,模糊了他的容颜,但裸露在破碎战甲外的胸膛起伏,证明这家伙,还没死!

    

    “凌天!?”

    

    沈沉鱼蹙眉。

    

    也是惊讶不已。

    

    方才那张剑陵的一剑,实在是太过恐怖。

    

    所以,她也没有去细细感应凌天的气息。

    

    毕竟,能在张剑陵的一剑下活下来,那是不可能的。

    

    可如今,这凌天虽然看起来奄奄一息,但的确是抱住了一命不假。

    

    而且,其体内,有仙元气息在涌动,气势,竟然在慢慢回涨!

    

    硬抗中域准圣子一剑而不死。

    

    这,这还是地仙五重的天骄么?

    

    战台周围,慕容子宁看着那试着站起来的声音,眼眶都瞬间红了起来。

    

    这个家伙……

    

    赵敏则是早已经泪流满面,呜呜的掩面哭了起来。

    

    “不,这不可能!”

    

    片刻之后,那张剑陵轰然转醒,看着那犹如血葫芦一般站起来的凌天,连连摇头。

    

    “你怎么可能不死?”

    

    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一个只有地仙五重的家伙,面对他的这没有保留的一剑,是绝对没有任何可能存货的。

    

    哪怕他有战甲护身!

    

    即便是祭出仙宝抵挡!

    

    剑道威压能量,足以将其的肉身震的粉碎才对!

    

    “呵呵,张剑陵是么?”

    

    “你听狂啊。”

    

    “我们貌似,是第一次见吧,你就想要杀我?”

    

    凌天拄着崩裂的大槊站在乱石堆中,看向那张剑陵,那血淋淋的脸上,竟然还带着笑意。

    

    没错,张剑陵的这一剑,给凌天整笑了。

    

    什么情况,这突下杀手的人,他竟然都不认识。

    

    飞升仙灵界,这还是头一遭。

    

    也是凌天,头一次,被人轻视到,可以随意出手打杀的。

    

    这笑,是气的笑了。

    

    是怒极反笑!

    

    方才,要不是擎天棍和龙渊剑拼命护主,以及那御刃阵法抵挡,最后烛龙霸体死扛,凌天还真的就死在了这张剑陵的剑下。

    

    但现在,他未死。

    

    这笔帐,得还!

    

    立刻马上!

    

    “那又怎样,一剑不死,那我就再来一剑!”

    

    张剑陵脸颊抽动,就要拔剑。

    

    “够了!”

    

    “你放肆!”

    

    不过,这次慕容止和沈沉鱼同时戾喝。

    

    他们无论如何,也都不会再让张剑陵再出手了。

    

    “张剑陵,乌仙使,你们要知道,我慕容止,是西疆之主!”

    

    “我就算是再微不足道,也是封疆大吏!”

    

    “在那中域之中,我慕容止,也是有人脉的!”

    

    “你方才出手我忍了,如果你还敢妄动,就算是告到了圣城,我慕容止,也奉陪到底!”

    

    “成何体统!”

    

    慕容止怒道。

    

    “剑陵,罢了。”

    

    乌道子看着周围那些天仙脸色都已经不耐,知道这次算是惹了西疆众怒了。

    

    如果真的闹大了,确实到了中域,也不好办。

    

    “哼,那就放过你,不过,你最好不要出这西疆!”

    

    张剑陵虽然心有不甘,但也知道如今是没办法再对凌天出手了。

    

    于是,他和乌道子转身,就要离开九宫山。

    

    “慢着,我让你走了么!”

    

    不过,下方狼藉之中,凌天的声音,却是再度响起。、

    

    张剑陵豁然转身,俯视而下。

    

    “和我说话?”

    

    凌天抬眸,气势渐渐升腾。

    

    “你平白无故的斩了我一剑,就想走,不行,我凌天没受过这等委屈。”

    

    “你想走可以,但也得受我一剑!”

    

    旋即,凌天擎起手中崩裂的大槊。

    

    “哈哈哈,真是可笑,蝼蚁也敢撼猛虎不成?”

    

    “我没有心情在这里陪你絮叨。”

    

    张剑陵冷笑。

    

    仍旧要转身离开。

    

    “不能走!”

    

    不过,沈沉鱼和其带来的一众天仙,却是将其退路挡下。

    

    “凌天,你斩他!”

    

    “剩下的人,我都帮你拦下,我看谁敢动!?”

    

    沈沉鱼盯着那乌道子。

    

    而慕容止等一众强者,也默契的全部散开,一时间,将那张剑陵一人,孤立在了天空之中。

    

    “哼,真是可笑,一群无知的东西。”

    

    张剑陵气笑了。

    

    他看向下方的凌天。

    

    “斩我?你凭什么斩我?你那可笑的剑气,能近的了我身?”

    

    凌天双眸微眯。

    

    在这霎那间,气海狂震!

    

    一举突破到了地仙六重境界!

    

    不仅如此,他头顶六重仙光,瞬间变换颜色!

    

    紫,黄,橙色,最后赫然化成了一道金黄的罡风虚影。

    

    虽然还不甚清晰,但却是异常闪耀,远非那上品灵体可以比拟!

    

    此时的凌天,在气势上,简直成倍暴涨。

    

    “嘶,灵骨显命魂,这是,这是准道体!”

    

    “凌天的武道体质,竟然是准道体!”

    

    “西疆竟然除了慕容公子以外,又出现了一个准道体!”

    

    四方震惊。

    

    谁都没想到,这散人凌天的武道资质,竟然如此可怕!

    

    不但如此,凌天又举起了另外一只手,其上有漩涡暴起,疯狂的撕扯着那爆燃而出的金罡仙焰。

    

    旋即,那手掌握在了大槊之上。

    

    凌天双眸微眯,看着天穹中,高高在上的张剑陵。

    

    “中域来的是么,尝尝凌某的剑指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