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70章 说不打就不打了
    谁都没想到,迟三七步入地仙四重,战力仍旧这般强横。

    

    林爽虽然没有被一剑击败,但也仅仅是多坚持了一招而已。

    

    结局,仍旧是一面倒的碾压。

    

    不仅如此,迟三七那背后的光之羽翼,实在是太过惊人了。

    

    如果不然,两者的力量,也不会差的这么多。

    

    “呵呵,林天笑,你可以啊,为了这次天骄盛筵,你还专门为了这几个小家伙,铭刻了如此完美的铭纹?”

    

    大殿之中,那雷千嵩面色铁青。

    

    如今,他雷鸣谷弟子在武道比试上,也受挫了。

    

    “咳咳,雷谷主,这话,你可别乱说,我从未给这个几个小家伙铭刻铭纹!”

    

    林天笑摊手。

    

    别说别人了,就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

    

    这西疆人族之中,难道还有人,比他的铭刻之术,还要厉害?

    

    铭刻青风玄光宝石,对于他来说,并不难,但是这羽翼已经到了三丈,如此完美无缺的铭纹,他自己试问,如今都是没办法铭刻出来的。

    

    “不是你是谁?难道还能是我雷鸣谷?”

    

    雷千嵩惊怒。

    

    在这西疆,仙铭师只出在雷鸣谷和天逸拍卖行。

    

    在雷鸣谷中,同样没有人,能铭刻出如此完美无缺的铭刻,这,比之铭刻火之翼,还要难!

    

    “不信拉到!”

    

    林天笑也不愿意解释了。

    

    就算是他给铭刻的,那又如何?

    

    “真不是你铭刻的?”

    

    不过,此时前面的沈沉鱼,忽然侧身也问道。

    

    “禀告长老,真不是我,我没那能力。”

    

    林天笑颔首。

    

    “哦,也是。”

    

    沈沉鱼蹙眉,“那会是谁?这用青风炫光宝石铭刻完美级别的铭纹,我是见过的,但那都是在中域的圣城之中,那等存在,都是手段极其高明的顶级地品仙铭师或者天品才能做到。”

    

    “难不成除了我和那乌道子之外,还有谁来了这西疆不成?”

    

    沈沉鱼蹙眉,陷入沉思。

    

    而此时,战台上下,都是议论纷纷。

    

    迟三七带给众人的震撼,还在继续。

    

    “我挑战,雷鸣谷,陈放!”

    

    迟三七放下的剑,再度举起。

    

    而剑锋所指,仍旧是,雷鸣谷!

    

    众人议论纷纷,暗道这迟三七,怎么和雷鸣谷杠上了?

    

    大殿之中,雷千嵩脸色数变。

    

    百年前,在那中域的时候,他的确是出于嫉妒,暗中对迟如山动了手脚,让其输掉了那一场关键的比试。

    

    如今,这迟如山的女儿,难不成是来要债的?

    

    擂台上,迟三七面无表情。

    

    她并知道当年在中域发生了什么,她母亲在她一出生后就死了,而父亲,她也从未见过面。

    

    她是由家里的老仆人,一手带大的。

    

    而那老仆人,也在他十三岁那年,在客栈内暴毙了。

    

    但是,老仆人时长在她耳边提起过雷鸣谷,说雷鸣谷是迟家的仇人。

    

    她记住了这一句,所以,她对雷鸣谷,从心底里厌恶。

    

    而在浩然城的这么多年,她所受到过的嘲讽和侮辱,也多是来自雷鸣谷。

    

    所以,在今天这个天骄盛筵之上,她要当着浩然城所有人的面,挑战整个雷鸣谷!

    

    “陈放,你上!”

    

    雷万擎的嘴角抽搐着。

    

    如今,雷鸣谷成了焦点。

    

    不将这迟三七解决掉,雷鸣谷的威望,将会暴跌!

    

    “是!”

    

    那陈放走出,其手中握着一把弯刀。

    

    身形比之那迟三七,还要瘦小。

    

    一对儿绿油油的眼睛之中,满是狡猾的神色。

    

    此人在雷鸣谷中,以刀法多变和狡诈出城,论挑战厮杀,很少败绩。

    

    “呵呵,小妹妹,让我来会会你!”

    

    陈放抽出弯刀,将浑身领域之力绽放开去。

    

    “你,太慢了!”

    

    不过,不能陈放将领域之力全部散开,迟三七,却是已然先动了!

    

    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其隐剑之术,比之在新秀榜战斗之时,更加的强大可怕。

    

    嗡!

    

    陈放瞳孔一缩,霎那间抬手扬起弯刀,朝着那空气中斩落。

    

    不过空间被刀光撕裂,其内有一道虚影溃散。

    

    “不对,假的?”

    

    陈放瞳孔一缩,方才他感应到了那里有迟三七的气息,但一刀下去,什么都没有?

    

    “不对,身后!”

    

    忽然间,陈放浑身寒毛倒竖,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猛然回身。

    

    但是他面对的,却是横在他脖颈之前的一截剑尖。

    

    方才那到气息,不过是迟三七的惑敌之策。

    

    “你输了!”

    

    迟三七剑锋舞动,剑柄转向前,其上阵法涌动,震落在那陈放的胸甲之上。

    

    后者噗的一声,鲜血喷涌,倒飞而出。

    

    胸口都塌陷了。

    

    即便是没有性命之危,也只要在半年之内,别想恢复。

    

    天骄盛筵有规定不得取人性命,但只要留口气,就行了。

    

    第二战,仍旧是迟三七获胜。

    

    而且,迟三七的剑,来无影去无踪,比之方才,貌似更强了。

    

    “雷鸣谷,童贯!”

    

    迟三七又是低语一声,仍旧淡漠。

    

    可雷鸣谷已经被逼入了死角。

    

    只能迎战。

    

    “老子就不信,治不了你这个女人!”

    

    雷鸣谷的童贯,乃是宗门之内的第三天骄,此时已经忍无可忍。

    

    当即抽刀飞临到擂台中央。

    

    不过,虽然他在迟三七的剑下,坚持了四招之多,但最后,还是被迟三七一脚踹下了战台。

    

    至此,雷鸣谷已然三场连败。

    

    简直要沦为了天骄盛筵的笑柄!

    

    “不能忍了!”

    

    雷万辰脸色羞红无比,感受着那四面八方投射过来的目光,他从未如此耻辱过。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一次,他作为雷鸣谷第二天骄,决定亲自出手!

    

    雷万辰走出,他是雷鸣谷这一辈天骄之中,仅次于他哥哥雷万擎的存在。

    

    “迟家三七,承让!”

    

    不过,让雷万辰险些要吐血的是,他刚要迈步,那擂台中央的迟三七,却是收起孤影剑,退了!

    

    马德,这就不打了?

    

    天骄盛筵的规矩是,挑战者可以连续主动挑战,但若是连胜之后,可以暂退,下一场,便可以获得免被挑战的权利。

    

    这,让雷鸣谷,无可奈何。

    

    凌天抱着肩膀,在一旁贱笑不已。

    

    谁都能看的出来,这分明就是凌天早就安排好的。

    

    太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