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44章再闻天玑剑尊之名
    或者说,其他的他一盖没有看清。

    

    “哈哈哈,你还是被迷惑了。”

    

    不料,那老者豁然一声大笑,好似心中有了些许平衡一般。

    

    “这,根本不是什么兵刃,而是一道剑意!”

    

    “什么?一道剑意!?”凌天顿时不由的一声惊呼。

    

    从他进来看到这断剑的第一眼起,就以为这是一个实物。

    

    可从未想过,这竟然是一道剑意显化。

    

    “而且,至少在我守护在他身边的时间,就已经……一百二十年了!”

    

    “没错,就是一百二十年,我悟剑百载,死了二十年,我女三七,如今应该也要二十岁了。”

    

    那老者怅然道。

    

    “什么!?前辈是三七姑娘的生父!?”凌天从石凳上站了起来。

    

    那这岂不是说,迟三七的父亲,并没有死!?

    

    难道,是假死?

    

    “呵呵,你如此激动做什么!?三七是我女儿不假,而且,他也不知道我还活着。”

    

    “我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因为这道剑意。”

    

    “那老者指着身前的断剑,这道断剑极其强大。”

    

    “如今你能看到的,不过是他沉寂状态。”

    

    “但仅仅是它逸散出来的些许气息,都足够恐怖。”

    

    “我看了他百年,最终双目被其剑意所伤。”

    

    “可百年来,我获益匪浅。”

    

    “如今,更是参悟到了传说中的道级剑域!”

    

    那老者说道此处,不免傲然。

    

    “道级剑域……”

    

    凌天瞳孔一缩。

    

    他如今是知晓的。

    

    在灵级剑域之上,便是道级剑域。

    

    可即便是天仙,能领悟到这等级别的剑域之力,也是极其稀少的。

    

    没想到,他今天便遇到了。

    

    “一百五十年前,我迟如山,曾是西疆第一天骄,我以地仙七重,上阶灵级剑域之力,去往中域圣城,参加升仙路资格的争夺。”

    

    “当年,与我一起的,有五人。”

    

    “哦,还有哪四人?”凌天挑眉。

    

    “当然是如今的浩然城主,慕容止,拂云剑宗宗主刑云子,傲雪阁主,周伊寒,以及雷鸣谷谷主,雷千嵩!“

    

    “当年,我目空一切,本以为自己可以一举成就天仙,杀入升仙路。”

    

    “可谁知,后被那雷千嵩暗中陷害,最后失去了资格。”

    

    “不过,也倒也无妨,到了中域,我才知道,人外有人,我的那点儿本事,的确没资格去升仙路。”

    

    “后来,我们都回到了西疆。”

    

    “我虽然灵骨被剥离,但我一心向剑,誓要突破灵级剑域!”

    

    “或许是上天怜我,让我在这雁栖湖旁,发现了传授中的葬剑之地!”

    

    “怕是那些老狗们,也没有想到,这传说中的葬剑之地,就在这浩然城中,就在这云麓仙居之前吧?哈哈!”

    

    老者忽然一声大笑,好不畅快。

    

    “其实,也不怪他们找不到。”

    

    “这葬剑之地中,藏着的曾经天玑剑尊的一道剑意精华,只有被他选中的人,才能找的到,不然,一切都是徒劳。”

    

    不过,凌天此时却是忽然一声低呼。

    

    “什么,天玑剑尊!?”

    

    这不能怪他如此反应。

    

    实在是因为,这天玑剑尊之名。

    

    他并不是第一次听闻。

    

    “怎么!?难道你真的认识天玑剑尊不成!?”

    

    “不可能,天玑剑尊是曾经从这片混乱战域走出的,但如今已有数万年之久了,如今已经陨落。”

    

    那老者横眉过来,紧闭的双眸,朝着凌天。

    

    “我的确不认识天玑剑尊,但是其名,我知道。”

    

    “我曾在下界,遇到过剑尊的一尊宝器冰魄钟,而且用剑尊的乾蓝冰焰,灭杀过一尊强横异魔。”

    

    凌天道。

    

    “哈哈哈哈,那看来,真是天意了。”

    

    “没错,天玑剑尊曾经便是和一众仙尊大战暗黑帝宫的强者,你说的那乾蓝冰焰,正是天玑剑尊独有的仙火。”

    

    “那罢了,看来,你才是他真正选择的人。”

    

    “我能守候在这到剑意之前领悟到如今,已经心满意足,如今,便交给你了。”

    

    那老者盘膝不动,指着那断剑道:“不过,天玑剑尊的断剑之志,可仍旧不凡,能得到什么收获,就看你的本事了!”

    

    “小心你的眼睛,别逞强,到时和我一般,可就一辈子,别想出去了。”

    

    说罢,那老者便不在言语,甚至连气息,都彻底消失不见,盘坐在那里,犹如一道干尸。

    

    见此模样,凌天自然也不会再多嘴了。

    

    虽然心中仍旧疑问重重。

    

    但如今,他也知道。

    

    机缘,就在眼前了!

    

    曾经,他也算是和天玑剑尊打过交道。

    

    虽然不知道天玑剑尊究竟有多么厉害。

    

    但万年前的强者,又是有着剑尊之名,那应该是仙尊了。

    

    不知道,如今的他这道剑意,能给自己,馈赠一些什么。

    

    凌天走到那断剑之前,盘膝而坐。

    

    提剑的十万剑意,再度凝在双眸之中,看上那柄朦胧的断剑。

    

    “嗡!”

    

    果然,十个呼吸之后,凌天再度看到了那天玑四象几个古字。

    

    旋即,凌天努力的凝聚剑影,想要看到其中真谛。

    

    可仍旧只有这四个字,除了能够感受到其弥漫开来的强大剑意之外,再无其他。

    

    不应该。

    

    靠着这强横战意,却是可以淬炼剑域之力不假。

    

    甚至仅仅是这么片刻,凌天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剑域,在不断的凝实和扩张。

    

    但,仅仅是提升剑域之力,凌天可不甘心。

    

    凌天将凝聚在双眸之中的剑影震动频率加快。

    

    一道目光,犹如剑刃锋芒一般,疯狂的朝着那断剑刺去。

    

    试图一举破剑而去。

    

    嘭!

    

    但这一个过程,极为漫长!

    

    凌天足足用来一个多时辰。

    

    疯狂的消耗神念来控制剑影,让凌天险些要昏迷过去。

    

    但伴随着一声炸响。

    

    那断剑终于是被凌天的十万剑影,撕裂开了一道缝隙,钻入其中。

    

    “风!?”

    

    不过,剑影刺入其中。

    

    凌天却是发现,自己的神念,仿佛到了一片风的世界。

    

    狂风呼啸。

    

    仔细凝眸。

    

    凌天却是赫然发现,这些所谓的狂风。

    

    竟然都是剑意所化!

    

    无边无际。

    

    犹如天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