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43章 坟中老者 一柄断剑
    这突兀的声音,实在是让凌天心中吓了一跳。

    

    这孤坟和古墓还不一样,实在是太过阴森了。

    

    “谁!”

    

    “在这浩然城内装神弄鬼!?”

    

    凌天神色一戾。

    

    浑身烛龙气息瞬间升腾而起。

    

    至刚至阳的血脉威压,可以抵挡邪崇。

    

    魑魅之类,可还动不得凌天道心。

    

    “呵呵,你此来我如山斋,却还问我是谁?“

    

    “到了这里,你不就是来找我的么?”

    

    那声音再度响起。

    

    凌天可以完全确认,这声音就是出自眼前的孤坟!

    

    不过,这声音锋芒毕露。

    

    闻其声,就好似利剑当面。

    

    绝对不是这世间邪崇鬼魅之音。

    

    倒更像是,剑之强者临于前!

    

    “之前那冲天剑意,是你搞的鬼?”

    

    凌天蹙眉,恍然道。

    

    “哈哈哈,没错!”

    

    “这个,我倒是要感谢你了。”

    

    “如果不是你的那一首曲子,还无法勾动我的剑意!”

    

    “没有你的曲子,我也不会,将这憋屈了这么久的剑意释放出来!”

    

    “真是爽快啊!”

    

    “哈哈哈!”

    

    不过,面对这孤坟中的声音,凌天却是根本听不懂。

    

    “罢了,小友如果不介意,当可来里面一叙,这里,或许有你要找的东西。”

    

    不过,那声音却是忽然邀请。

    

    “呵呵,既然如此,那晚辈,叨扰了。”

    

    既然已经到了跟前,凌天自然也没有胆怯的道理了。

    

    他可不会让人看轻。

    

    当然,凌天也是有过思量的。

    

    方才那声音之突兀,他毫无防备。

    

    如果这声音的主人,想要对他不利的话。

    

    如今他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而且,从那声音之中,凌天能听到的是,一个修剑者的凛然正气。

    

    这股气息,不是谁都能拥有的。

    

    “哈哈,痛快!”

    

    孤坟中一声大笑,旋即凌天便是感觉到一股撕扯之力陡然从那孤坟之中射出,旋即凌天卷入其中。

    

    “呃……”

    

    一股极其强横的眩晕感,席卷凌天的意海。

    

    这是自从飞升仙灵界以来,凌天从未有过的感觉。

    

    能给凌天这种感觉的传送阵法,要么就是极远,要么,就是极其强大。

    

    但前者,基本上可以排除。

    

    在这浩然城中,不可能有距离极远的传送大阵存在。

    

    除非阵法远超浩然城的护城大阵。

    

    亦或者是,浩然城主所有。

    

    不过,等凌天睁开眼睛,却是发现,他竟然就身处在一处普通至极的石室之中。

    

    石室极其简陋,除了一道石床和蒲团之外。

    

    就剩下那中间,插在地上的半截断剑。

    

    不过,当凌天看到这断剑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的目光之中无法凝聚在其上。

    

    只要多看了那么几眼,双眸就犹如被利剑刺穿一般,刺痛无比。

    

    “哼!”

    

    不过,凌天倒是急了。

    

    他十万剑影在身,岂能被一柄断剑所挡!?

    

    当即,十万剑影汇聚在凌天双眸之中,抵抗着那恐怖的凌厉剑意。

    

    霎时间,凌天迎着那断剑,足足坚持了十个呼吸之间,终于看清了眼前的这把断剑。

    

    “天玑四象!”

    

    不过,凌天破去那断剑之上的凌厉剑意,却是赫然看到了其上的四个古篆字!

    

    “嗯!?你竟然用这么短的时间,就看到了这四个字!?”

    

    忽然,一声惊疑,将凌天唤醒。

    

    凌天双眸之中的十万剑影顷刻间散去。

    

    忽然转身,却是看到一道身影,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那石床之上。

    

    其一身古旧的蓝袍,紧闭着双眸,虽然须发皆白,但却是整齐的束在脑后。

    

    脸上尽是苍苍的褶皱。

    

    但却犹如剑锋雕琢,极为凌厉。

    

    其虽然盘膝坐在那里,却是让凌天不由的退后了两步,这才站稳。

    

    这老者,就好似一柄为出鞘的利剑。

    

    仅仅是坐着,那恐怖的剑道威压,就让凌天不得不运转体内十万剑影,才能安然站立。

    

    这,还是凌天步入武道之后,所碰到的第一个,剑意如此强大的存在!

    

    即便是在得到万剑决的时候,那感觉,也不过如此。

    

    此人,不一般!

    

    “晚辈凌天,见过前辈!”

    

    凌天拱手。

    

    “呵呵,凌天……”

    

    “剑意凌天,名字不错。”

    

    “老夫,迟如山。”

    

    “洞府简陋,小友随便坐吧。”

    

    那老者摆手,一尊石凳,便是出现在了凌天身后。

    

    “多谢!”

    

    凌天端坐。

    

    这才发信,老者始终都未曾睁开眼睛。

    

    不过,迟如山这个名字,却是让凌天心中一凛。

    

    难道,这家伙是迟三七的先祖不成!?

    

    凌天感觉不到这家伙的气息,看不出其修为。

    

    但最起码是在普通的天仙修为之上。

    

    如此返璞归真之气,才最为骇人。

    

    “呵呵,你能找到这里,也算是有缘,如今又是能看到这断剑之上的字,真是让老夫自惭形愧。”

    

    “如此剑心,我平生罕见,怕是那拂云六子之首的刑云子,也远不如你啊!”

    

    那老者仍旧闭眼低语。

    

    凌天也是看出来了,这实力强大的老者,竟然是个瞎子。

    

    不过,至于其口中的拂云六子,还有什么刑云子,凌天是不认识的。

    

    猜测,是那拂云剑宗的强者么!?

    

    “前辈谬赞了,晚辈初出茅庐,还是蝼蚁。”

    

    凌天讪笑道。

    

    “哈哈,不不不,如果你是蝼蚁,那这世间,就不会有强者了。”

    

    “或者说,任何一个强者,曾经也都是蝼蚁。”

    

    “但蝼蚁不同,有的天生傲骨,志成天尊,而有的,却是连眼前的百年之路,都还看不清呢。”

    

    “有理,受教了。”凌天颔首。

    

    “天玑四象,呵呵,如果不是我亲耳所听,我都不敢相信。”

    

    “这让我迟如山用了百年时间,一双眼睛的代价才看清的东西,竟然被你用十个呼吸就看清了。”

    

    “天意啊,天意弄人。”

    

    那老者长叹一声,“罢了,或许他让我做的,不过是守护这里而已。”

    

    “凌天,你可知,这断剑是什么!?”

    

    那老者手指断剑道。

    

    “呃……”

    

    凌天用余光瞄了一眼那裂入石中的断剑,道:“难不成,是某种强横的兵刃?”

    

    他刚才只是看清了那剑上的四个字,其他的,竟然什么都没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