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33章 欺人太甚 不想忍了,干!【五】
    从战功衙门出来之后,众人便是向着云麓仙居回返。

    

    当然,一路上还是不免尴尬。

    

    特别是凌天。

    

    紧紧抿着嘴,脸色已经黑成了碳。

    

    “哎呀,好了啦,咱们不生气了,好不好?”

    

    “我不是说了么,有朝一日,我们必杀那个赵泰,给你出气!”

    

    赵敏揽着凌天的肩膀道。

    

    “我不生气,我很好。”

    

    凌天面无表情。

    

    “看把我小男人气的……”

    

    赵敏叹息一声,知道如今是怎么哄,都是没用的。

    

    “敏姐姐,你听到了么,好像有特别好听的琴声传来呀!”

    

    这时,允儿忽然看着街道的远方道。

    

    “哦,是么?我怎么没听到?”

    

    不过,赵敏蹙眉。

    

    允儿的听力,特别是对音律的敏感,是远超旁人的,即便赵敏,也是不如她。

    

    不过,就在众人飞掠过广场擂台之后,便是都听到了一道琴音和萧声并起的旋律。

    

    却是如允儿所说,很好听。

    

    而且远远的,就能看到那音律升起的仙光异象,犹如红白相间的彩霞,从大街远处,渐渐而来。

    

    不仅如此,很多武者在听到琴声之后,便都朝着那音律来的方向狂涌而去,脸上,更是带着兴奋的神色。

    

    “走走走,听闻是这一届的浩然七秀中的两位人族新秀来浩然城了!”

    

    “浩然七秀?哪两个?”

    

    “听着琴音和箫声便知道,一定是那七秀第一的顾双骄之一的顾白,和那七秀第三的洛家洛染梅了!”

    

    “哎呦,那还真的是顶级世家子弟啊,传闻两人金童玉女,今天可得去见识见识。”

    

    越来越多的人涌向大街另一侧。

    

    让广场擂台周围的人,越发的少了。

    

    “唉……”

    

    而那偏僻擂台上的迟三七也终于叹息一声,如剑般的身子一软,跳下擂台,背上那牌子便是慢悠悠的朝着如山斋走。

    

    “爹,你走了这么多年了。”

    

    “如山斋,还是没能让我经营起来。”

    

    “她们都说我晦气,可是,三七并不想害人的。”

    

    “我什么时候,能还如山斋,还您一个青白啊!”

    

    夕阳渐渐西沉,空旷的擂台广场上,晚霞将迟三七的身影,拉的很长……

    

    “顾白?浩然七秀第一,听说是顾无双的弟弟,这次是准备要拜入拂云剑宗的。”

    

    “其实,就算没有这次西疆战役,他想进入拂云剑宗,都是很容易的。”

    

    大街上,凌天四人仍旧在飞掠,但是距离那迎面而来的人潮,越来越近。

    

    甚至,凌天已经能看到那坐在两道飞辇之上的两道身影,

    

    也就是那所谓的顾白和洛染梅。

    

    其中,那顾白和方才在战功衙门见到过的顾无双,却有几分相似,不过看起来更加的年轻。

    

    其一袭素白长衫,端坐在华丽的飞辇之上,披散着黑发,头顶悬浮这一道三重仙光,修为是很不错的,而且气质极佳。

    

    膝盖上放着一面仙琴,那潇洒的琴音,便是其奏出来的。

    

    而在其旁边的另外一道飞辇之上,则是端坐着以为容貌极其俏丽的女子,年纪和顾白相仿。

    

    修为和天赋,看上去,也是不差顾白多少。

    

    此时,其手中端着一支古萧,和顾白合奏,两人配合的极为默契,看上去,还真是一对儿璧人,天作之合。

    

    从那身后的人潮也能看到出来,这对儿男女在浩然七秀之中,声望是极高的,‘粉丝’不少。

    

    “真的很好听呀!”

    

    允儿最喜欢音律了,如今这顾白和洛染梅的合奏,是她到了这浩然城之后,所听到的最美的。

    

    “还行吧,比我差点儿。”

    

    赵敏耸耸肩。

    

    “哼。”

    

    凌天更是一声冷哼,什么都没说。

    

    这顾白是顾无双的弟弟,那么他,可没什么好感。

    

    甚至,一个报复计划,已经在他脑海里凝成。

    

    “咦,看他们的方向,应该是去云麓仙居的!”

    

    “没错了,作为浩然七秀,别的客栈,他们是不屑于去的。“

    

    欧阳询轻疑了一声。

    

    “呀,那是不是和我们能成为邻居啊!”允儿忽然拍手道。

    

    “呃,那怕不是什么好事。”欧阳询脸色一沉。

    

    此时,四人已经回到了云麓仙居楼下。

    

    凌天并没有什么想要去围观的意思,所以三人都在其身后跟着。

    

    不过,四人还未进大堂。

    

    便是迎面走来两个好似仙居卫士的武者,将众人拦下。

    

    “诸位可是凌天公子一行人?”

    

    凌天蹙眉,“没错。”

    

    “哦,是这样的,有件事情通知你们一下,之前诸位定下的两间天字号房,需要换一下。”

    

    那武者道。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可是交了钱的!”

    

    赵敏蹙眉。

    

    什么情况,怎么糟心事一个连一个?

    

    “呵呵,我们当然知道诸位是交了钱的,所以才下来专门通知一声,至于为什么……”

    

    那武者指着已经要到了云麓仙居楼下的人潮,道:“是他们两位,要入住天字号房。”

    

    “至于诸位交的钱,我们退了便是。”

    

    说着,那武者将那赵敏的戒指扔了过来。

    

    “对了,诸位也不用上去了,行李,我已经替你们拿下来了。”

    

    另一个武者大袖一抖,一堆玩偶掉落下来。

    

    摔在地上,碎掉了。

    

    “这……这是我的木偶,你们,你们竟然把它们给摔坏了!”

    

    “我恨你们!”

    

    不过,允儿在看到那摔碎一地的木偶零件,便是忽然哭了出来。

    

    她蹲在地上将那木偶一块块的捡起来,豆大的泪水,不断掉落,“你们,你们都是坏蛋!”

    

    “这些木偶,是我爹和我娘给我做的,从小跟着我,你们竟然把他摔坏了!”

    

    “你们太欺负人了!”那向来老实的欧阳询也轰然暴怒,抬手一拳便是直接杀了过去。

    

    她的妹妹,就是他的逆鳞。

    

    “嘭!”

    

    不过,下一刻,欧阳询直接倒飞而出。

    

    哪两个武者都是地仙二重,地仙一重的欧阳询在他们眼中,弱的可怜。

    

    “怎么回事?”

    

    这时,顾白和洛染梅的飞辇到了近前。

    

    “哦,顾公子,洛小姐,他们是两位房间的原房主,我们正在处理,两位现在上楼便是。”

    

    那武者道。

    

    “哦,不过是碰瓷而已,多赏他们一些仙石补偿吧,从我的金卡里扣便是,你们也是的,那两间房我们本来就定好的!”

    

    洛染梅摆摆手,很是不耐的样子,摆摆手,便是和顾白越下飞辇,走向大堂。

    

    那武者回转身来,厌恶道:“呵呵,这些仙石,是补偿给你们的,走吧,不然,就将你们打出去!”

    

    旋即,两人扔了一地的仙石,转身边走。

    

    而人潮将仙居之前围拢起来,凌天四人,再度成了围观的笑柄。

    

    凌天始终没有说话,他紧绷着脸,看着那抱着木偶,跪在重伤的欧阳询身边泣不成声的允儿。

    

    袖中的大手,倏然紧握。

    

    去特么的瞻前顾后!

    

    去特么的城池律法!

    

    “给我站那!”

    

    凌天倏然抬眸,一声戾喝。

    

    那两个武者闻言,蹙眉回身。

    

    可视线还未凝聚,便是看到一道斗大的拳锋,轰然而来!

    

    嘭!

    

    霎时间,没有任何保留的凌天,一击烛龙霸体铁拳将两个武者瞬间吞没。

    

    一声闷响,两位地仙二重的武者倒飞而出,直到大堂之前,这才停下!

    

    犹如死狗,奄奄一息。

    

    而那刚刚走进大唐的顾白和洛染梅也是惊诧回身。

    

    这人疯了?

    

    在云麓仙居前动手?

    

    “你们,都算是个什么狗东西!”

    

    凌天收拳,双眸之中,尽是无处发泄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