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22章 娶陆知谣?
    “呵呵,那个,现在说这些做什么,我们之间,都是出生入死的朋友了,妹妹,走,我们还是去杀青邙蛇族,赚战功去!他,凌天是不缺的,但是我们可缺。”

    

    赵敏横了那凌天一眼,旋即便是拉着陆知谣飞下了城墙。

    

    看着陆知谣犹如发疯了一般的虐杀着青邙蛇族的武者,凌天摇摇头,便是下了城墙。

    

    这陆知谣的占有欲太强,凌天知道,如果现在不断个干净,迟早会出问题。

    

    清剿朔方城外的青邙族大军,仍旧用了三天时间。

    

    这段时间内,凌天一直都没有继续参战。

    

    但凌天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所以只能先回到张府。

    

    张说和陆知谣一直都没有回张府,凌天一直不好不辞而别。

    

    赵敏或许是因为避嫌,回了全聚阁之后,就没有在过来。

    

    在张府上下,所有人都是知道了凌天的来历,和凶横战力。

    

    一人斩杀青邙蛇族三大统帅,这等狠人,怕是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的。

    

    所以,不管是谁,见了凌天,都浑身发抖,就差跪下来磕头了。

    

    特别是那曾经属于张蓉阁内的侍卫,更是没有一个人敢出现在凌天面前的。

    

    地仙喜怒无常,他们怕无缘无故的就被凌天给处死了。

    

    至于那张小四儿和一众炼器院的师父们,就更对凌天奉若神明了,在凌天回到炼器院内之后,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尽管凌天已经说了很多次,让他们不要这般拘谨了。

    

    可,还是没用。

    

    终于,在五天之后,凌天终于坐不住了。

    

    张说和陆知谣不回府,他也不打算继续待下去了,是时候离开了。

    

    凌天将那张小四儿等人召来,赏了他们很多的仙石。

    

    这些仙石,足够他们一年挥霍了。

    

    旋即,凌天收起龙渊剑,就要出门。

    

    可还未等他走出炼器院,便是看到陆知谣站在门外,好似在等他。

    

    “你要去哪?”

    

    陆知谣看着凌天的样子,当即蹙眉。

    

    “离开。”

    

    “至于去哪,这怕是陆姑娘,管不着吧?”

    

    凌天笑道。

    

    “哦,行。”

    

    “不过,要走,也应该和我爹打声招呼吧?他回府了,也正想见你。”

    

    陆知谣的脸色顿时沉默下来,低声道。

    

    “那行,我和将军到个别。”

    

    凌天深吸一口气,想了想,并没有拒绝。

    

    不过,到这府内大堂,见了张说,凌天却是没想到,这张说竟然还是带着目的的。

    

    “什么,让我娶陆姑娘?!”

    

    凌天豁然从下首的椅子上站起,眉头蹙成了山。

    

    这张说看门见山,上来就说让他娶陆知谣,这实在有些鬼扯。

    

    “贤侄别急,我知道,如今的你武道资质,在朔方城无人能及,但我家知谣,也不是很差。”

    

    “况且,你飞升上界之后,便是第一个与我女知谣相识,知谣也和我说了,她很喜欢你,所以,我才拉下这张老脸,主动和你说一说。”

    

    张说讪笑一声。

    

    之前他在朔方城墙之上,便是看的出来,这凌天志向极为远大,连拂云剑宗都拒绝了,怕是不可能成为他张家的女婿。

    

    但,陆知谣却是罕见的让他将凌天找来,说一说此事,张说,便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了。

    

    毕竟,陆知谣长这么大,从未求过他什么。

    

    从陆知谣之前那满脸的泪痕之中,张说知道,自家的这女儿,是真的喜欢上凌天了。

    

    可凌天的反应,和张说之前所想,不差分毫。

    

    “将军,凌天再次,多谢将军厚爱,也再次谢过陆姑娘之前的救命之恩,但是这娶亲之事,恕凌天,难以从命!”

    

    凌天摇摇头,退后一步,便是朝着两人一拜。

    

    而这一拜,这算是彻底击垮了陆知谣最后一丝丝希望。

    

    “为什么!?”

    

    陆知谣扬着下巴,让眼中倔强的泪水,不至于现在就流下来。

    

    “不为什么,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我对于你,之前仅仅只有救命之恩,仅此而已,陆姑娘,你要想清楚。”

    

    凌天抿抿嘴,迎着陆知谣的目光。

    

    “呵呵,想清楚么!?不过就是我陆知谣配不上你,这我知道。”

    

    陆知谣冷笑。

    

    “并无此意,凌天不过一介地仙,从未觉得高人一等。”

    

    “那是什么!?难不成,是因为那赵敏!?”陆知谣双眸微眯,那目光,犹如枪芒凌厉。

    

    “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凌天的眉头,蹙的更紧了。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和赵敏之间的眉来眼去,我都看在眼中。”

    

    “呵呵,陆姑娘,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凌天,也不想解释,无论我和赵敏之间有什么,我凌天,都不会和你成婚。”

    

    “言至于此,只是希望,姑娘断了在我身上的念想,姑娘大好年华,前途无量,若无纠葛,你我仍是朋友。”

    

    “告辞!”

    

    凌天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就走。

    

    “凌天,我不要和你做什么朋友,我要你娶我!”

    

    陆知谣冲着凌天低吼。

    

    不过,凌天却是脚步未曾停下一瞬,消失在了两人视线之中。

    

    “赵敏!”

    

    陆知谣站在张说身后,死死的攥着拳头。

    

    一道道血滴,顺着拳头缝隙,滴落下来。

    

    “知谣,算了吧。”

    

    张说叹息一声。

    

    “不!我陆知谣从小到大,从未认输过!”

    

    “只是我没想过,抢走我最心爱东西的,是我最好的姐妹!”

    

    “父亲,我要去浩然城,我要变强!”

    

    陆知谣咬着嘴唇,一字一句道:“我会让自己变得更强,我要让他凌天,后悔今天的决定!”

    

    “行吧,离开这朔方城也好,我也得到了消息,不久之后,中域的圣城会派人来西疆,若是你成长的够块,没准有机会被招入圣城之内修行。”

    

    “爹一生窝囊,没什么能耐,只是希望你能活的开心一些。”

    

    张说,连连叹息,起身便走了。

    

    凌天背着长剑,在朔方城内漫无目的晃荡。

    

    说实话,如此绝情的拒绝一个女人,凌天从未有过。

    

    但他真的不想再犯之前和下界一般的错误。

    

    让那些女子,为自己耽误了一生。

    

    “出来了!?”

    

    不过,忽然身后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凌天豁然转身,便见到一身贵公子装扮的赵敏,巧笑嫣然的看着自己。

    

    待两人对视,心中,便都是一震。

    

    不过几天未见,却好似相隔了许久重逢一般。

    

    “嗯,想你了。”

    

    凌天颔首,脱口而出道。

    

    “啐,几天不见,你倒是会油嘴滑舌了。”

    

    “走吧,你这个无家可归的可怜人,还是我来收留吧!”

    

    赵敏啐了一口。

    

    “哈哈,那就叨扰掌柜了!”凌天躬身一礼。

    

    “嘴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