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21章 长老赐宝 霸剑术
    此时的蛇族大将青稚,也已经被巨型战俑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在凌天斩杀青傲天的霎那,那青稚心里方向瞬间就被击溃,被战俑一斧斩杀在大军之上。

    

    因为战俑身上也是有着凌天的神念气息,所以战功,仍旧被凌天所得。

    

    如此以来,凌天便是成了斩杀这一支大军三个顶级将领的存在,战功,无人能及。

    

    反攻尚且需要时间,但作为最高统帅,陈怡然并没有继续参加。

    

    对于战功,她也根本不在乎。

    

    而是带着凌天,回返朔方城墙。

    

    “朔方城城主顾钧,恭迎陈长老归返!”

    

    看在陈怡然冷冽的目光注视之下,浑身顿时一震,连忙躬身颔首。

    

    “呵呵,恭迎?若不是方才这剑修后辈出手,怕是你们都没想过给我收尸吧!?’

    

    陈怡然一声冷笑。

    

    让他顾钧等人,如坠冰窟。

    

    “顾钧,罔你也是我剑宗顾院长的嫡系亲属,但你毕生修剑,那剑意,是修到狗肚子里去了!?”

    

    “还有你等!”

    

    陈已然目光从那其他将军,和一众雷鸣谷弟子身上扫过,后者,尽皆低眉,不敢与之对视。

    

    “我陈怡然,耻与你们并肩而战!”

    

    “都给我退下城墙!今天的事情,我会如实禀报剑宗,到时候,你等就等着浩然城惩戒吧!”

    

    “是,还请陈长老恕罪!”

    

    那顾钧脸上已经见汗了,可虽然陈怡然语气极为不善,但他们还是相视一眼,退下了城墙。

    

    “小友,你叫什么名字?是何出身!?”

    

    这时,那陈怡然转身,凌厉的神色,消失一空,和颜悦色的看向凌天。

    

    “哈哈,师叔,凌天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武者,还没有出身呢!”

    

    不等凌天说话,柳惊风便是抢着笑道。

    

    “哦?没有出身?那何不加入我拂云剑宗!?”

    

    那陈怡然挑眉道:“我拂云一共六剑峰山,定然有一个,适合凌小友的!”

    

    “嗨,师叔,你就别拉人家凌天了,我方才问了,凌兄如今,还没有加入任何势力的打算,一个人,自在一些。”

    

    凌天也是颔首,“确实如柳兄所说,不过,若是日后在下到了浩然城,定然会去拂云剑宗拜剑的!”

    

    “哈哈哈,那就好,既然你是下界飞升而来,先适应适应,也是正常,我们不着急。”

    

    陈怡然将长剑背在身后,旋即想了想,还是掏出一枚玉简,递给凌天。

    

    “这玉简是我曾经在终于历练的时候,偶然所得,因为其剑道和我不合,我也没有徒弟,所以收藏至今,如今,便送你了。”

    

    “当然,这并不是拂云剑宗之传承,所以,你便收下吧。”

    

    凌天闻言有些惊诧,但还是将那玉简接了过来,放在额头上简单的看了一眼,瞳孔也是一缩。

    

    这玉简像是被人匆忙拓下来的,只有短短的数百字,但却极为玄妙晦涩。

    

    但是其中所记载的东西,却是让凌天心中一震。

    

    拔剑既胜,闻剑者惊。

    

    拔剑之术。

    

    霸剑术!

    

    没错,这数百字记载的,竟然好像是一部类似剑道秘法的东西。

    

    虽然不是纯粹的剑法,但是从其介绍上看,竟然是可以增幅剑气威力之用,让自身剑招,更加的气势凌人,威武霸道。

    

    在剑修拔剑的瞬间,便是将剑道意境,催动到极致,慑人心魄。

    

    这实在太符合凌天的剑道意志了。

    

    “晚辈多谢陈长老赐宝!”

    

    凌天收起玉简,当即便是拱手施礼。

    

    虽然陈怡然看上去,脸色云淡风轻,但剑修都明白,这霸剑术的价值。

    

    虽然如今这玉简中,只有短短的一重,但绝对不凡。

    

    “哈哈,无妨,你喜欢我就放心了。”陈怡然摆摆手,笑道:“既然如此,那凌小友,我们就此别过,日后到了浩然城,千万别忘了来剑宗找我,这次我出来的匆忙,手里没拿什么宝贝,等你来了,我再补给你,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陈怡然,可要还了这个人情!”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凌天淡笑颔首,虽然陈怡然看起来已经年近四十的中年女剑修,但看上去,却是豪气依旧,让凌天心中敬佩。

    

    “师叔!?什么意思?难道我们这就走!?”

    

    不过,柳惊风却是蹙眉。

    

    “嗯,这朔方城的危机已经解除,但是其他战线上,不一定乐观,我们现在要赶往其他师弟师妹那里,帮他们抵御青邙蛇族,不过,我有预感,青邙四族的联军,要撤退了。”

    

    陈怡然目光远眺,旋即便是一声剑啸声起来,召唤出一道剑光落在脚下,旋即便是没有任何拖泥带水,御剑乘风而去!

    

    “那凌兄,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柳惊风和那上千剑宗弟子,也没有多问,纷纷召唤出脚下飞剑,朝着凌天等人人最后拱手,便化作一道剑光洪流,追随陈怡然而去。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剑宗如斯,不问生死,不贪功过,实在洒脱。

    

    “嘶,厉害。”

    

    凌天收剑负手,看着那渐渐元气的剑宗弟子,不禁叹道。

    

    “凌天,其实,我觉得你挺适合拂云剑宗的,而且剑宗作为浩然城三大仙宗,你以此为跳板,也还是不错的。”

    

    赵敏忽然道。

    

    “是么?或许吧。”

    

    “顺其自然就好了。”

    

    凌天不置可否。

    

    “没错,这是凌天自己的选择,姐姐,还是不要去管他的,况且,凌天如今还是我张府的人,他去哪,还是要和我商量的。”

    

    陆知谣抿抿嘴,却也是开口笑道。。

    

    “陆姑娘,在下怕是要先和你说清楚,之前你是救了我的命不假,但是这次古墓之行,我也算是救过你的命,你我之间的恩情,已经了了。日后,还是不要再说我是什么张府的人,我凌天,就是凌天。”

    

    不过,凌天却是回身,没有任何避讳的看向陆知谣。

    

    而后者一怔,脸上的笑容,顷刻间定格,旋即双眼有些洇红,嘴唇咬的死死的,可最后,还是没能说出来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