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18章 可愿入我拂云剑宗?
    如此,青邙大军的第一个地仙三重将军,直接阵前陨落!

    

    这一幕落在人族大军眼中,简直是一针强心剂!

    

    青邙大军更是一阵骚乱。

    

    如今,最强的妖帅,还在高天之上和人族拂云剑宗的长老大战,胜负未分。

    

    可他们的两元大将,却是已经陨落了一个,剩下的青稚,更是在那恐怖的战俑面前,被杀的毫无还手之力!

    

    不仅如此,那斩杀了青堰的人族剑修,更是肆无忌惮。

    

    好似并没有想要将青稚也直接斩杀的模样,反而是剑阵齐开,犹如割韭菜一般,虐杀着青邙族大军!

    

    “可恶,人族剑修,我青邙蛇族,和你不死不休!”

    

    那被战俑压制的连连后退的青稚,看着凌天当着她的面虐杀自己的族妖,顿时目眦欲裂,可就是无能为力!

    

    这凌天此举,分明是要杀蛇诛心啊!

    

    “哈哈,真是痛快!这凌天作风,颇和我脾气!”

    

    朔方城墙之上,柳惊风捧着宝剑大笑,“此乃我剑修之无上风采!痛快,真是痛快!”

    

    就连那将军张说眼中,也是异彩连连,心中的小算盘,已经叮当乱想了。

    

    此时,人族大军已经气势大起,无数的人族武者冲出朔方城,开始反压青邙族大军。

    

    一边倒的战局,竟然被凌天几乎是以一人之力,顷刻反转过来。

    

    凌天从外围杀到中军,再从中军杀到两族阵线交锋之处,往来冲突,如入无妖之境地,最后和赵敏汇合一处,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此时,凌天牌子中的战功,已经到了一个堪称恐怖的程度,也就没有在继续厮杀了。

    

    和赵敏以及陆知谣一通回返朔方城墙之上,看着两女大军厮杀。

    

    周围,朔方城主和四大将军脸色各异,

    

    之前他们有的人还在鼓噪着要弃城而逃,如今却是不由的,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不过,其中唯有陆知谣的父亲,张说,一脸慈祥都看着凌天,那摸样,好似看着自己的女婿一般。

    

    “知谣姑娘,如果我没记错,我那儿子顾晨,应该是和你们一同出的城,如今你等已经归返,那我儿子呢!?”

    

    顾钧终于是没忍住,当即问道。

    

    这次,陆知谣算是出尽了风头,让顾钧心里,很不是滋味,如果这次力挽狂澜的能是他的儿子顾晨,那多好!?

    

    日后必然可以被拂云剑宗招入,成为核心弟子。

    

    “城主,顾晨确实和我们一同出城,但是到了啸风城之后,我们就遇到了青邙蛇族大军,后来我们便走散了,如今他在何处,我们也是不知。”

    

    陆知谣淡淡道。

    

    虽然她不会将古墓的事情说出来,但顾晨,确实是失踪了。

    

    她们找遍了古墓,也没有看到顾晨的身影。

    

    但可以肯定的是,那家伙,没有死。

    

    “哦,那便罢了。”

    

    顾钧颔首,没有再问,此时他手中攥着顾晨的命牌,其上虽然充斥着裂纹,但并没有性命之忧。

    

    “哈哈哈,凌天兄弟,在下拂云剑宗,柳惊风!”

    

    这时,那满是尽是暗红血迹的柳惊风,背着长剑走了过来,看到凌天,便是拱手一礼。

    

    “哦,久仰拂云剑宗大名,今日一见惊风兄,当真不愧我剑道弟子,凌某,佩服!”

    

    对于柳惊风这等剑道豪侠,凌天是打心里敬佩的。

    

    方才柳惊风死战不退,那一句剑意永存,凌天都是听在耳中,心中,亦是震撼。

    

    “不不不,在下和凌兄比起来,还是差的太远,我仅仅是一腔热血,但剑道有限,不如凌兄强横,挽人族大厦将倾!”

    

    柳惊风又是恭维道。

    

    “哼,真是可笑,战事还未结束,你等这就庆功了!?”

    

    “要知道,那高天之上的青邙妖族妖帅还未降临,等你们那拂云剑宗长老被斩杀,这朔方城,仍旧不保!”

    

    “若是现在还不弃城而逃,你等还是难逃一死!”

    

    那雷鸣谷的弟子雷动,在后面抱着长刀一声冷嗤道。

    

    不过,凌天和柳惊风等人一齐冷眼横过去,便是让那雷动嘟囔一声,没有再说。

    

    “你若是现在想逃,没人拦着你!”

    

    “只不过,你身为浩然城三大仙宗弟子,如此临阵怯战,真是让人不耻至极!”

    

    “雷鸣谷,不过如此!”

    

    赵敏在凌天身侧,负手冷笑道。

    

    “你!”

    

    被一介女流如此当众挤兑,雷动羞怒不已,“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辱我雷鸣谷!?”

    

    “你又算什么东西,没将你以逃兵之罪斩杀于阵前,已经是便宜你了,你若是敢再说一句话,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我不管你那什么雷鸣谷,不信,你就试试!”

    

    不等赵敏在开口,凌天却是已经一脸怒色,眸光如剑,让那雷动不禁倒退了数步。

    

    凌天仅仅是用气势,就足以镇压雷动。

    

    后者脸上的肌肉不断的抽动着,可就是无法发作。

    

    他确实怕了,从凌天的目光之中,他能感觉到对方那恐怖的杀意,而且,这家伙绝对是真的没有将雷鸣谷放在眼中。

    

    不管怎么说,今天雷鸣谷的威名,在这朔方城,算是彻底被人踩的粉碎了。

    

    这种羞辱,又没有能力反驳的窘境,让雷动很不到找个地缝钻进去。

    

    “凌天,这个仇,我雷动记下了!”

    

    “在西疆,没人敢侮辱雷鸣谷,我们,走着瞧!”

    

    雷动仅仅攥着拳头,已经在心中发誓,等他回返雷鸣谷,就将此事上报宗内师兄,到时候,必须当着所有浩然城武者的面,将这凌天就地斩杀!

    

    “呵呵,凌兄,那蠢货你理他作甚!?”

    

    “雷鸣谷,在浩然城,是出了名的欺软怕硬,嘴巴又臭的很!”

    

    柳惊风提剑笑道,“听说,凌天兄如今还未加入任何重镇大军,也没有入任何门派!?”

    

    见凌天颔首,他轻咳一声,急道:“那不知凌兄愿不愿意加入我拂云剑宗!?你如此剑道造诣,入我剑宗,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没想到,柳惊风竟然如此着急,在阵前就招揽凌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