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14章 拂云剑宗 死战不退!
    “哼,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人族的传送阵法,必然是从各地前来驰援朔方城的!”

    

    “兄弟们,上峰有令,如今乃是攻城之紧要之机,断然不可让人族驰援朔方城,一会儿不论从其中出来的是谁,都就地格杀!”

    

    “哈哈,必须的,这等军功,兄弟们可要下手快些,抢不到的,一会可别怪我等手快了!”

    

    上百散仙巅峰蛇族手中擎着兵刃,已经气势全开了。

    

    这般强者战力联手之下,即便是地仙一重的人族武者,也抵挡不下。

    

    “嗡!”

    

    很快,那阵法光芒涌动到了极致,一道身影,忽然从中显化而出。

    

    那身影越发清晰,青邙蛇族的强者,全都屏住呼吸准备雷霆一击。

    

    而那身影渐渐清晰,紫晶色的战甲,勾勒出了一道曼妙的身影。

    

    这从阵法之中传送过来的,竟然是一个人族女子。

    

    “人族武者无疑,杀!”

    

    那青邙蛇族为首的散仙强者惊呼一声,当即便是一声大吼,其他蛇族也都斩下兵刃,试图一击将其灭杀。

    

    “肮脏的蛇族,不自量力。”

    

    “滚!”

    

    不过,那阵法之中显化的身影却是陡然间睁开了双眼,地仙一重的强横气息陡然爆发,手中一道银枪显化,直接横扫而出!

    

    此人,正是陆知谣。

    

    二品地仙器长枪乃是凌天为其重铸而成,在加上如今修为,强横程度自然不是散仙可比。

    

    当即那枪芒犹如惊涛海浪狂卷而去。

    

    “不好,是地仙,速退!”

    

    那些青邙蛇族的散仙武者顿时大惊失色,疯狂的向四周逃窜。

    

    但如今陆知谣的枪芒何其凌厉,霎那间,便是将周围千丈横扫,山石古木,尽皆化成齑粉。

    

    那上百青邙蛇族,更是瞬间全部死灭。

    

    地仙战力,恐怖如斯。

    

    散仙之流,不过蝼蚁。

    

    嗡嗡!

    

    而此时,那阵法之上,又是两道身影浮现而出。

    

    一人青衣白发,一人女扮男装,犹如浊世公子。

    

    正是凌天和赵敏。

    

    三人对视一眼,便是再度冲天而起,直奔朔方城杀去。

    

    此时,远远看去,朔方城已经笼罩在一层血光之中,那冲霄血煞之气,已经染红了方圆数十万里!

    

    青邙蛇族,已经发动最后的总攻了!

    

    朔方城。

    

    此时朔方城的城墙之上,已经尽是疮痍,城内更是乱成一团。

    

    城墙之上,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族武者,足有数十万之多。

    

    虽然此时朔方城的护城大阵仍旧未破,但看上去已经犹如薄纸,而密密麻麻的攻击,仍旧不断的落在阵法之上。

    

    而让人族武者心惊胆颤的,是那将朔方城围的水泄不通的青邙蛇族大军。

    

    数量,足有七八十万!

    

    近乎于两倍人族的大军,而且在战力上,更是远超朔方城人族一个层次。

    

    朔方城守军仅仅是抵挡了不过一个时辰,便是已经有了溃败的局势。

    

    而在城池之下,此时却是有着数万武者正在和那青邙蛇族在厮杀。

    

    当然,敢出城厮杀的,都是人族之中强横存在,其中最为惹眼的,便是三个天骄后辈。

    

    这三人,两男一女,其中一人持剑,周身剑光涌动,剑域笼罩之上,剑气横飞,虽然只是地仙一重的修为,但却是让青邙蛇族的地仙强者都难以招架。

    

    此人便是来自浩然城拂云剑宗的内门核心弟子,柳惊风!

    

    第二人,手轻一把板门大刀,舞动之中,掀起漫天刀芒,声威赫赫,也是不俗,此人正是浩然城雷鸣谷的核心弟子,雷动。

    

    最后一个女子,看上去不过二十几岁的年纪,而一身嫣红战甲,手中一把大戟犹如旋风一般,在青邙蛇族的战群之中往来冲杀,虽然是一介女子,但却巾帼不让须眉,此女来自浩然城傲雪阁。

    

    三人都是地仙修为,乃是跟随拂云剑宗长老陈怡然驰援朔方城而来。

    

    不过,驰援大军一到朔方城,青邙蛇族便是发动了总攻。

    

    对方更是有那和陈怡然同为地仙六重的青邙妖帅,将前者直接接下,如今正在朔方城之上的高天中厮杀,一时间,难分胜负。

    

    不仅如此,在青邙蛇族大军之中,地仙存在足有十五个之多,其中匹敌朔方城主,地仙三重顾钧的,就有两个之多!

    

    而人族一方,三大仙宗驰援而来的天骄,再加上朔方城主以及四大将军,地仙战力,也不过只有八人。

    

    堪堪到了青邙蛇族的一半。

    

    如此形势之下,朔方城战局,已经岌岌可危。

    

    即便,人族天骄英勇。

    

    “不行,城主,我们还是守不住的,这群青邙蛇族畜生,今天是铁了心,想要将我们朔方城踏平啊,城主,我们撤吧!”

    

    朔方城下,地仙将军朝高,冲着朔方城主顾钧低吼道。

    

    其两位地仙将军,跟随在顾钧身后,眼中也尽是怯战之意。

    

    他们虽然是朔方城守将,但一把年纪,修炼到如今这般地仙境界,实在不易,他们比谁都要怕死!

    

    而陆知谣的父亲张说,则是不发一言,鬓发皆白的他,浑身浴血,挥舞着长枪仍旧冲杀在最前。

    

    “这,如果我们撤了,朔方城内的数十万人族武者该怎么办!?他们可逃不掉青邙蛇族追杀……”

    

    “更何况,拂云剑宗长老还未回返……”

    

    顾钧面露难色。

    

    其实,在青邙蛇族大军未到的时候,他就已经准备撤退的,毕竟那强如啸风城的守将,都是弃城而逃。

    

    他可没有想过和朔方城同生共死,而且他的爱子顾晨之前就已经离开,所以他心中更是没有估计。

    

    但后来拂云剑宗长老陈怡然率领大军驰援而来,却是让他又没办法逃了。

    

    “城主,都这个时候,还管那些作甚!?”

    

    “即便是那拂云剑宗的长老又如何,你看她已经被将那青邙蛇族的妖帅杀的节节败退,被斩杀也是迟早的事!“

    

    “现在撤退,我们可以保存战力,杀出重围!”

    

    “最起码,能保住朔方城的人族精锐!”

    

    “至于其他的人族废物,死了就死了吧,这混乱战域,哪天不死人!?”

    

    朝云秀的父亲朝高,厉声道,一脸上黑红肥肉,显得极为恶心。

    

    “这……”

    

    顾钧仍旧犹豫不定。

    

    “顾城主,朝将军说的没错,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现在撤退,还来得及,我可不想让我们雷鸣谷的弟子,白白死在这朔方城,他们可是我仙宗的精锐!”

    

    此时,那雷鸣谷弟子雷动在远处大喝道。

    

    “不行!我们乃是受命而来,死守朔方城,岂能临阵遁逃!?”

    

    不过,那雷动声音落下,另一侧战群之中的傲雪阁弟子周凝霜黛眉倒竖,娇喝道。

    

    “拂云剑宗弟子,死战不退!”

    

    而在战阵最前,已经战甲撕裂,鲜血淋漓的拂云剑宗弟子柳惊风仰天一声怒吼,带着身后已经不足千人的拂云剑宗弟子半步不退,仿佛洪流之中的一道即将崩塌的堤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