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10章 金棺开启 万古焚天【三千大章】
    “这……”

    

    此时,就连老侯和青虚,都远远的看着,不禁张大了嘴巴。

    

    凌天更是目瞪口呆,他能够分明的感觉到,金棺之上的九条金龙,是没有任何生灵迹象的,但如今那恐怖的龙族气息,却是让凌天连呼吸都是困难。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这九条金龙,分明就是真的神龙无疑!

    

    能被这等东西锁住金棺,凌天甚至觉得,即便是那慕容子琰用天罪戟,都休想将眼前的这金棺破开。

    

    嘭!

    

    又过了十个呼吸,金棺之上缠绕的九条金龙才渐渐散去,融入到了金棺之内,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样。

    

    而此时,那金棺一声闷响,从侧边裂开了一道缝隙。

    

    “开了!?”

    

    凌天和我老侯青虚面面相觑

    

    “应该是,凌天,你去看看!没准,里面真的是青霄大帝的尸身!那你可就发了!”青虚怂恿道。

    

    “大帝尸身?那不可能!”

    

    凌天自然是不害怕的,当即上前,麒麟臂伸出,抓起那黄金盖板,便是缓缓将其推开。

    

    “嗯!?”

    

    不过,当凌天探身看向金棺之内的时候,也是瞳孔猛然一缩!

    

    一个人!

    

    此时那金棺之中,确实躺着一个人!

    

    而且,让凌天有些难以相信的是,这里面的人,还是一个女人!

    

    甚至这个女人的模样,和澹台金珠,竟然还有这八分相似!

    

    如果不是澹台金珠没有此女身上的那种华贵之气,凌天都险些觉得躺在里面的,就是澹台金珠了。

    

    此时,这棺内的女子一身黄金华服,容貌端庄瑰丽,犹如女王一般,虽然双眸合起,好似正在沉睡,但却人就给人一种神圣无比的感觉,连看上一眼,都觉得是在亵渎一般。

    

    “这,这怎么可能!?”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帝妃,甄宓!?”

    

    青虚和老侯此时也趴在棺椁之上,可震撼之色,却是比之凌天,还要更甚。

    

    “甄宓?六爻鼎的主人!?”

    

    凌天倒吸了一口气,可当他的眸光再度凝在那女子的双眸之时,其豁然张开了一双漆黑的瞳孔。

    

    其双眸之中,连眼白都有,豁然张开,犹如深渊黑洞,仿佛能吸纳一切。

    

    嚯,鬼呀!

    

    不过,这一幕却是把凌天三人吓了一大跳。青虚大叫一身闪了出去,凌天和老侯,也是本能的退后。

    

    “什么情况,帝妃,帝妃没死!?”

    

    青霄跑的最远,不住的拍着自己的胸脯子,喘着粗气道。

    

    “怎么可能!那都是十万年前的存在了,如果不死,帝妃甄宓绝对是仙灵界的第一武帝了!”

    

    老侯也蹙眉道。

    

    “怎么不可能,你在黄泉的时候,有见过帝妃甄宓的魂魄么!?”

    

    “那倒是没有……”老侯一怔,“武帝之上陨落之后,魂魄都是不到黄泉的。”

    

    “那不就得了,谁知道这帝妃有没有陨落!?”青霄耸肩。

    

    “都别吵了,没被她吓死,也要被你们给吓死了!”

    

    凌天横了一眼方才突然叫出声音的青虚,旋即便是起身又回到了那金棺之旁。

    

    “嗯!?人呢!?”

    

    不过,让凌天挑眉的是,此时这金棺之内,空空如也,哪来的帝妃身影!?

    

    帝妃就这般,在眼皮子地下,没了!?

    

    “不对啊,难不成真的是帝妃甄宓实战了无上法术,已经离开此地了!?”

    

    青虚挠挠头,一脸不解。

    

    “你这蠢货器灵,方才一声大叫,险些将本神吓死!”

    

    不过,此时一道凌厉的女子声音,陡然响彻在众人耳边,那青虚闻言,更是直接多道了凌天身后。

    

    “是那个六爻鼎!她说话了!“

    

    青虚指着仍旧端方在金棺盖板之上的六爻鼎,惊呼道。

    

    “嗯,六爻鼎!?“

    

    凌天自然也是在第一时间,便是听到那从六爻鼎之内传出来的声音。

    

    当即便是退步拱手,“六爻前辈,晚辈人族凌天,若有冒犯,还请海涵。”

    

    “呵呵,你小子倒是会说话,没关系,我融合了我器身之内的些许记忆,它对你,感觉不错。”

    

    “只是那个老头子,烦人的很,这多年来,几乎天天在本神旁边蹭我的鼎气!”

    

    “猥琐!”

    

    此时,在凌天惊诧的目光中,一道身影,缓缓从那六爻鼎之中悬浮而起。

    

    从衣着和样貌上判断,正是方才那躺在金棺之内的女子无疑。

    

    如今,凌天心中也是渐渐恍然。

    

    原来,这躺在金棺之中的,并不是什么帝妃甄宓,而是六爻鼎的器灵之身!?

    

    这座青霄大帝疑冢,就是为其所建的啊。

    

    “谁,谁猥琐了!”

    

    青霄被骂,当即还想反驳,可是看到那六爻器灵横眉瞪眼,顿时就萎了。

    

    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段。

    

    青虚能恢复到如今这般堪比三品仙宝的等级,全都是借助了六爻鼎之力。

    

    而且,六爻鼎本就比青虚高贵的多,在那一个眼神之下,青虚怎么能抵挡的住!?

    

    “罢了,老娘才不和你这般猥琐的家伙一般见识。”

    

    那六爻器灵冷哼一声,目光转过来,看向凌天。

    

    “呵呵,小家伙,我们终于见面了,你可知道,我在这大墓之中,等了你多久!?”

    

    不过,六爻的一句话,却是让凌天豁然抬眸,旋即眼睛一转,笑道:“晚辈也是不知六爻前辈的器灵之身在此,今天前辈能灵身合一,晚辈也倍感庆幸。”

    

    “不不不,我说的并不是我的鼎身,我等的,就是你啊!”

    

    但是六爻却是摆摆手,似笑非笑道。

    

    “什么!?”

    

    凌天挑眉,不解道:“晚辈不懂前辈语中何意!?”

    

    “哈哈哈,你觉得,我这六爻鼎乃是帝妃甄宓手中之无上神器,能平白无故的,为你所用!?”

    

    “而且,你能落入这片混乱区域,也是因为我的指引!”

    

    “包括上面那陆将军后代信物能对你产生异象,也是因为受到我六爻鼎身的原因.”

    

    六爻很是得意道。

    

    “前辈的意思是,自从我飞升到这混乱战域的那一天起,前辈就知道了!?”

    

    凌天讶然,心中很是无奈了。

    

    谁能想到,这一切,都在这青邙山下古墓之中的一个器灵掌控之中呢!?

    

    “算是吧,没有你将鼎身送来,我也无法从这金棺之中脱身。”

    

    “至于我为什么一定要等你,或者说,我的鼎身为什么就选择了你。”

    

    “这应该才是你最想知道的吧!?”

    

    六爻翘起二郎腿笑道。

    

    “正是,还请前辈解惑。”

    

    凌天再次俯身拱手。

    

    “哈哈哈,我不能说。”

    

    凌天:“……”

    

    “呵呵,不逗你了,难得这十万年来,我能说这么多话。”

    

    “我能告诉你的,当然会告诉你,而且,保证比你旁边这两个家伙知道的多。”

    

    六爻从鼎中跳出,化身成和凌天一般大小的光影,在周围踱着步子,缓缓道:“如今的你,实力还是太弱,所以你只需要知道,你的身世,远超过你的想象。”

    

    “甚至,你所看到和经历的一切,可能都是被无上大能者,安排好的。”

    

    “至于安排这一切的人,你尽可以往大了去想,因为你想不到。”

    

    “至于为什么如此对你,当然是因为你很重要,你是这方这世界,十万年以来,最有可能成就大帝的人!”

    

    六爻最后一句话道出,凌天还未反映过来,那青虚和老侯便是一惊。

    

    十万年来,最有可能成就大帝的人,这评价,未免也太高了吧!

    

    而足足过了半晌,凌天这才反应过来

    

    “前辈怕是过誉了。”

    

    他虽然自命不凡,但是对于那所谓的大帝,可还真的从未想过。

    

    “哈哈,这有什么过誉的,我说你能行,你就能行,我曾经跟随过青霄大帝之帝妃,我能骗你不成!?”

    

    那六爻却是不置可否、。

    

    “我知道,对于此,你目前还很难接受,但这并不重要,你终有一日必将成就大帝,但这也并非一条坦途,其中艰难险阻,更是万般。”

    

    “当年青霄大帝部下疑冢,一是为了不让那些宵小找寻到他的任何秘密,二,便是为了等你。”

    

    “十万年来,他失败过一切,但是这一次,你不能再输了,大帝们,也输不起。”

    

    凌天蹙眉,“失败过一次,这是何意!?”

    

    “哈哈,这个嘛,你不久之后就会知道!”

    

    六爻却是已经不想再说,伸手一招,便是将那金棺之上的六爻鼎器身招了过来。

    

    不过,此时的六爻鼎的四面鼎炉之身上,已经有着两面显化出了崭新的古老图腾纹路,其上光影流转,散发着淡淡的火焰光芒,透着一股神圣气息。

    

    “凌天,你看,我如今的身躯,不过只有我曾经百分之一的能力,所以,我只能再度开启其上一面鼎图。”

    

    “不过,加上原本的一面,如今是两面鼎身,已经足够你用了。”

    

    六爻说着,结印在手,旋即点落在凌天额头之上的天地印记之上。

    

    嗡!

    

    凌天根本躲不开,不过,六爻鼎并不会害他,他也是知道的。

    

    可随着那六爻鼎点落,凌天的意海狂震,旋即一道道玄奇无比的光影和文字,便是犹如泉涌一般,显化在凌天的神念之中。

    

    “万古焚天决!?”

    

    可当那些光影全部显化完毕,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图案光影充斥着凌天的脑海。

    

    当看到那些光影汇总成古字时,凌天便是不由的一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