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05章 陆家先祖 女将军
    中品灵骨已经可以问鼎朔方城,如果得到了这般上品灵骨,那么即便是去那浩然城的三大宗门,也足以会被捧为做核心弟子的。

    

    这,不就是陆知谣多年来的梦想么?

    

    不过,当这如此极品的灵骨出现在陆知谣的眼前时,后者反而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恍惚之感。

    

    要不是赵敏猛的摇了她几下,陆知谣都不知道要魂游太虚多久了。

    

    “妹妹,你醒醒,如此灵骨,终于是找到了,你赶紧收着,找个时间,就炼化了吧!”

    

    赵敏将那淡紫色的灵骨塞进了陆知谣的手中。

    

    “姐姐,这,这灵骨太贵重了,本来我只是想找到一根中品灵骨就心满意足了,这……这上品灵骨,我怎么能要?”

    

    陆知谣抿抿嘴,却是摇头。

    

    如此极品的灵骨,她反而是没办法要了。

    

    “姐姐,你的武道资质本就比我好,这上品灵骨给你,才是最适合的,你收下吧,我再去寻别的灵骨。”

    

    “傻妹妹!”赵敏揉了揉陆知谣的头,笑道;“我们不是说好了,这次来,主要是给你来寻灵骨的,我什么时候说我需要灵骨了?”

    

    “可是,一路上,我什么忙都帮不上,我就是个累赘,怎么能要的起这么极品的灵骨呢?”陆知谣撇撇嘴,心中还是过意不去。

    

    “不,如果没有你的玉坠,我们根本就找不到这古墓的位置,就更谈不上发现灵骨了,所以,你才是最重要的一环,这灵骨,理应就是你的!”赵敏哎呀一声。

    

    “那,好吧。”

    

    陆知谣张了张嘴,可最后还是叹息一声,收了下来。

    

    没办法,灵骨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过重要了。

    

    要说不心动,那是假的。

    

    “让我来看看,这棺椁里,还有些什么宝贝吧!”

    

    凌天此时已经趴在了棺椁之上,往里一瞧,却是并没有发现尸骨,只有一副战甲。

    

    或许尸骨在这数万年来,早已经化成了灰烬。

    

    但是那副战甲,却是还在的。

    

    凌天将那副战甲挑起,可又是蹙眉起来。

    

    因为这战甲虽然看起来不错,但看上去,更像是一副女性战甲,实在是太过紧致了一些。

    

    战甲通体呈清水色,微微有些泛紫,还别说,看起来,还真的和陆知谣的一头紫色长发很是相配。

    

    “这墓主人,原来是女人!?”

    

    到此,凌天这才恍然,之前那壁画之上所刻画的犹如恶鬼一般的战将,原来是带着一副狰狞假面,谁能想到,其实际上会是个女子啊。

    

    除了那战甲之外,还有一些璀璨的宝石以及墓主人生前所用的仙宝以及兵刃。

    

    当然除了宝石外,很多宝贝都早已经失去了原本的灵性,成了一堆没用的废铜烂铁。

    

    凌天在里面寻了半天,这才将一把还闪烁着淡淡荧光的长枪,和一方紫金色的大印拿了出来。

    

    “还好,剩了两件。”

    

    凌天从棺椁里爬出来,捧着一大堆宝贝笑道:“两位,这里面的墓主人,是个女将军,陆小姐你的这个灵骨,算是没有继承错。”

    

    “诺,剩下的,就是这些宝贝了。”

    

    凌天将战甲,兵刃和仙宝逐一放在两女身前。

    

    “战甲虽然灵性流失了不少,但品阶应该还在二品地仙器,足以用的,兵刃差了些,我看下,这长枪的枪身已经不能用了,但是里面的沉睡器魂,应该还有地仙修为,若是重铸一下,仍旧能够成为一件不错的二品地仙器!”

    

    “至于这件仙宝,上面有铭文,名为紫宝金印,算的上是二品仙宝了。”

    

    “哦,对了,这金印看上去,倒像是缺了点什么,仙宝之内的仙灵也在沉睡之中,我看上面,应该还有个挂饰!”

    

    凌天捧着那紫金大印看了一会儿,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过,此时那将灵骨收起来的陆知谣却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凌天手中的紫金大印,忽然窜上前来,将那腰间的吊坠栓在了大印之上。

    

    嗡!

    

    霎时间,紫金大印嗡鸣一声,竟然在顷刻间紫光绽放,从凌天手中悬浮而起。

    

    不一会,那耀眼的紫光凝成一道曼妙的身影,虽然看不清其面容,但足以能够看出,这必然是紫金大印之中的器灵无疑了!

    

    这一幕,让凌天也是颇为惊讶,谁能想到,这陆知谣身上的吊坠,竟然是这紫金大印上的部件?

    

    如此岂不是说,这墓主人,和陆知谣有渊源?

    

    “先祖!”

    

    果然陆知谣双手将那金印捧了下来,旋即噗通一声便是跪在了棺椁之前,泣不成声。

    

    “先祖恕罪,后辈陆知谣无能,没能护佑您大墓安宁!”

    

    那金印之上的器灵,此时也已经站起身来,看着下方的陆知谣,朗声问道:“棺前之人,你可是陆家后人?”

    

    “晚辈是陆家后人,名陆知谣!”陆知谣颔首。

    

    “嗯,不错,想当年主人不过是大帝军中一寻常将领,十万年之后,还能为大帝完成如此一节计划,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你快快起来吧,虽然我已经失去了几乎所有的记忆,但作为主人的仙宝,日后我必当尽心竭力,助陆家后人崛起于这一世!”

    

    说罢,那紫金大印中的器灵,便回到了金印之中,应该是其器灵之身损耗太多,需要靠着那藏在玉坠之中的能量,修补器灵之体了。

    

    显然,日后这紫宝金印的品阶,绝对不止于二品仙宝了。

    

    毕竟二品仙宝怎么说,都不过是下三品,想要保护陆家后人,未免口气太大了。

    

    “恭喜妹妹了,没想到,这古墓竟然是陆家先祖,如此一来,还真的是宿命之中自由安排呢!”

    

    “这些传承,非妹妹莫属。”

    

    赵敏脸上尽是喜色,或许是看到陆知谣隐忍这么多年,如今终于要出人头地了,心底里,也是真正的为其开心。

    

    因为无论是这灵骨,还是战甲,兵器亦或者是那金印仙宝,都能让陆知谣从此脱胎换骨,最起码小小的朔方城,是绝对容不下的。

    

    “嗯,但还是要谢谢姐姐,还有……凌天,谢谢你,没想到,到最后,是我这个最没用的,得到的最多。”

    

    跪在地上的陆知谣站起身,十分歉意的看向凌天。

    

    “呵呵,不至于,我们也不是什么都没得到。”

    

    凌天将手掌弹摊开,笑道,“你们看,这里就还有很多宝石,如果我没有看错,应该是用来铭刻的,方才那林玉笙背后的风之光翼,应该就是因为这宝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