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02章 雷鸣谷 林玉笙
    虽然这里有阵法阻隔,但怎能抵挡凌天呢?

    

    赵敏和陆知谣也围了过来,对于未知的区域,她们也是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如此古墓,仅仅是得到了一些灵药,她们可是绝对不会甘心的。

    

    果然,在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凌天终于将地上的阵法破开。

    

    嗡嗡嗡!

    

    地下,一阵机关的声音在咔嚓之声中,缓缓开启一道漆黑的大门。

    

    大门之内,能隐隐看到向下延伸的石阶。

    

    “好了,开了,我们走吧。”

    

    凌天嘴角,此时才得意的扬起。

    

    或许那慕容子琰也没有想到,这下面还别有洞天吧?

    

    没准,里面的宝物和机缘,比之那天域仙兵,还要珍贵呢!

    

    两女跟在凌天身后,小心翼翼地沿着石阶向下。

    

    出乎三人意料的是,这石阶的深度,竟然长达百里,天知道这地下,究竟有多么深。

    

    而给凌天异常感应的那种火热,也越发的清晰。

    

    “到了。”

    

    终于,凌天提着龙渊剑,站在一堵石门之前。

    

    石门之上,有着一团青色火焰图腾。

    

    让凌天微微蹙眉的是,这火焰竟然足有四十八层,比之他的烛龙之炎,还要多出十二层。

    

    除此之外,那火焰图腾之中,赫然刻画着一尊巨大棺椁,其上满上淋漓鲜血般描绘着一道深沉的人影。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如果没有猜错,这到石门之后,应该就是那所谓的椁室了。凌天,小心一些。”

    

    赵敏提醒道。

    

    外面的大殿之中,就已经出现了地仙四重的巨型傀儡,这下面的密室如此深,理应有更强的东西守护。

    

    “嗯,跟紧我。”

    

    凌天颔首,旋即身后按在石门之上。

    

    让三人微微惊讶的是,这石门应声而开,反而是很容易了。

    

    “果然是椁室!”

    

    三人步入其中。

    

    这一层的空间很大,方圆足有万丈的样子。

    

    而且很黑,即便是凌天手中的龙渊剑光芒异常的明亮,但仍旧无法彻底驱散灰暗。

    

    “呀!”

    

    当朦胧中,四周出现那一个个凶神恶煞的鬼影之时,饶是陆知谣,也不禁惊呼出声。

    

    但细细凝眸看去,众人却是发现,那不过是刻画在墙壁之上的壁画图腾。

    

    只是因为刻画的极为精致,在朦胧的光芒之下,好似活了一般。

    

    “这壁画应该是记录了这位墓主人的生平。”

    

    赵敏接着身上的光芒将四周墙壁之上的壁画,全都看了一遍。

    

    其上,是一幅幅将军征战厮杀的场景,犹豫将军威武狰狞,所以看上去浴血之身,很像是地狱恶鬼一般。

    

    “不过,这壁画很明显,葬在这里的,应该是上古时期的一个人族战将,将军墓……”

    

    赵敏微微蹙眉,“如此看来,这将军生前也是一个武道绝顶之辈,就算不是一个仙王,但也绝对是一个顶级金仙了。”

    

    “只是有些奇怪,混乱战域,何时出现过这么一位将军?我怎么从未见到典籍中有过记载呢?”

    

    “呵呵,是谁,只要开棺验尸,一看便知。”

    

    此时的凌天已经来到了这密室中间的巨大棺椁之前。

    

    棺椁通体为青黑之色,看上去,非金非木,是一众叫做青金仙楠的古木直接挖空做成的。

    

    如此大的一株青金仙楠,即便是不能用来炼器,但也足够罕见了。

    

    棺椁之上,倒是极为朴素,什么花纹都没有,但一股肃杀之气,却是凝聚在这棺椁周围,让人不寒而栗。

    

    “嘶嘶!”

    

    凌天的手,刚放在那棺椁之上,一团黑漆漆的植物,便是从桃园之中涌了出来,而后化成一道人形,站在凌天身边。

    

    这突然出现的怪物,倒是把陆知谣吓的不轻。

    

    “呵呵,不用奇怪,这是小黑,从小跟着我,他对于这墓穴最为敏感,刚才也是他提醒了我,不然我也不会断定大殿下面,还有玄机。”

    

    凌天笑道。

    

    不过,此时那小黑却是指着棺椁,一副忌惮不已的样子。

    

    “怎么,呵呵,难不成这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将军,能尸变变成大粽子?!”

    

    小黑摇摇头,但是忌惮之色,却是依旧。

    

    “嗯!?”

    

    “不是将军!?”

    

    凌天蹙眉,眼睛一转,也是想到了什么,当即大手一招,让两女退回到椁室的石门之后,而后擎起龙渊剑,插入了那棺椁的缝隙之中。

    

    “棺椁有松动的痕迹!”

    

    凌天心中微微一惊,旋即心中便是一声冷笑。

    

    看来,这椁室并不只一条密道通进来,而且,如今这古墓之中,也不仅只有他们三个人在。

    

    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可笑,那慕容子琰抢了本属于我的宝贝,这次,我岂能让这种事情,再度发生!?”

    

    凌天怒喝一声,手中长剑猛然一震,巨力冲击之下,那棺椁的盖板,直接被崩开了。

    

    唰!

    

    不过,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道锋利的刀锋尖鸣,忽然从棺椁之内暴起。

    

    一道寒芒,在黑暗之中陡然炸裂开来,直取凌天!

    

    不仅如此,在那寒芒乍起的同时,一股极为强横的气息威压,也从那棺椁之中喷涌而出,犹如炸雷一般!

    

    不过,凌天早有预料,当即手中长剑一卷,直接迎了上去。

    

    剑锋破空而至,剑意在铮鸣中,仿佛大帝都为之颤动。

    

    而另一道寒芒,却仿佛雷芒凝光,充满无尽暴戾气息,欲要炸裂万物。

    

    铛!

    

    一声爆响。

    

    犹如黑暗之中的一道怒雷轰鸣。

    

    剑刃相交的霎那之间,嗡鸣之音,带着恐怖的气流席卷开来,赵敏和陆知谣都惊恐不已。

    

    如此气势,虽然不如那慕容子琰,但也绝对够恐怖了!

    

    等烟尘散尽,两女赶紧探出石门,向椁室内看去,

    

    却是发现,手轻长剑的凌天和一道悬浮在棺椁之上的身影,遥遥对立。

    

    刚才的那一剑,似乎是打了个平手,谁也没能奈何得了谁!

    

    凌天一剑,竟然未曾建功!?

    

    这不得不让人惊讶,毕竟如今手中拥有龙渊剑的凌天,一剑之下,就算是一重地仙,也绝对抗不下的。

    

    可当两女看清了那手中提着一把战刀的,衣甲咧咧作响的身影之时,顿时瞳孔一缩!

    

    “雷鸣谷弟子,林玉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