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794章 天品仙丹 内城金殿
    果然,从其他方向上过来,应该可以路过古墓的丹殿。

    

    凌天将那些瓶子打开,但是让凌天有些失望的是,其中所有丹药,都已经化成了粉末,时间太过久远,就是仙丹,也早已经灵气尽失了。

    

    不得不说,这江迎风的运气还真是够差的,好不容易到了丹殿,还一无所获。

    

    连漏网之鱼都没有。

    

    “唉,看来真是造化弄人,杀了这江迎风,屁都没有。”

    

    赵敏看着凌天拿出来的那些瓶子,不禁叹息一声。

    

    如果这些古丹是完好了,哪怕是一粒,也可以卖上一个极高的价格了,况且这古丹对于炼丹宗门甚至炼丹协会,都是极有研究价值的。

    

    在全聚阁,一整年,也碰不到几粒古丹。

    

    “不见得,只要这些粉末没有消失,就是有用的。”

    

    凌天将那瓶子中的粉末倒出来,用手指一撮,剑影便是从其中穿梭而过,一道道光影,便直接涌入了凌天的脑海之中。

    

    从这丹药的材料到炼制方法,简直比之丹方还要详尽百倍。

    

    脑海之中,这是一枚通体火红,似火玉的仙丹,品阶极高,竟然是到了天品仙丹的程度!

    

    这才凌天的认知当中,还真的从未见过,仅仅是在脑海中显化这枚天品仙丹曾经的模样,就隐约可以感应到这丹药散发出的炙热气息,显然这不是凡物。

    

    不仅如此,当凌天的神念在那天品仙丹之上凝聚之时,那仙丹之上忽然响起一道尖锐厉啸。下一刻,这火红的丹药,陡然溃散成一团火红的丹云。

    

    那丹云滚滚犹如洪流,顷刻间化成一只俊逸无比的火红云雀,双翼绽放,振翅高飞。

    

    丹药化形!

    

    这是丹药化形!

    

    凌天知道,仙丹到了一个品级之后,就犹如通灵一般,可以化成形态,或者是飞禽走兽,或者是仙云雾霭,甚至草木人形。

    

    但无一例外,凡是能够化形的丹药,最差的都是天品仙丹,极其珍贵。

    

    此时凌天脑海中悬浮这一只火色云雀,便是一枚名为火陨云霄丹所化。

    

    虽然仅是一道火云气息幻化而成,但从这光影之中依旧有炙热温度传出,好似令人亲临其境,亲眼看到了这火色云雀雄踞天空的英姿。

    

    而且,这枚丹药的炼制难度也是极高,甚至需要一只天仙品级的火属性飞禽妖兽内丹,辅以各种名贵的火系草药炼制而成,一旦丹成,主修火属性的武者吞服,可以让自身的修为暴涨。

    

    甚至能够让九重地仙,无视境界壁垒,直接突破到天仙一重巅峰层次。

    

    一枚丹药,足有顶的起九重地仙数十年苦修,这其中的价值,就可想而知了。

    

    不仅如此,这天品仙丹炼制方法的复杂和难度也让凌天叹为观止,即便是以凌天如今的地仙神念,看仍旧在检索了一遍之后,而微微昏沉目眩。

    

    难度,绝对是他接触丹道之后,所见过的,最难的。

    

    想要炼成这枚丹药,凌天需要在脑海之中炼制无数遍才行。

    

    虽然此时凌天手中没有任何一种这所谓的天品仙丹的材料,但凌天只要将这炼制之法参悟通透,到时候一但材料凑齐,就可以直接炼制。

    

    想来,到时候这一枚丹药,绝对可以卖出一个天价。

    

    即便没有材料,凌天也可以将参悟通透的炼丹之法,铭刻在玉简之中做成丹方,同样是价值连城!

    

    看着凌天搓着那一手的药渣子傻笑,却是让赵敏和陆知谣吓了一跳。

    

    “凌天,你怎么了,难不成这些药渣子里有毒?”

    

    赵敏惊讶道。

    

    “呵呵,没有。”

    

    凌天将那些药瓶都手里起来,这些药渣滓,可都是一个个丹方啊。

    

    除了仙石和药瓶外,这江迎风手中,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甚至连一件像样的仙宝或者符宝都没有,城主府之子混成这般模样,可真是够寒酸的了。

    

    原本凌天还想将这家伙体内的灵骨拿出来给陆知谣,但是后来才知道,只有灵体之上的道体灵骨,才是能够反复取出,为人所用的,灵级灵骨只能转移一次,在入体之后,再取出,便是失去了所有灵性的废灵骨,毫无价值。

    

    “好了,城外已经没什么威胁存在了,我们也该探探这内城之中,到底有何璇玑了。’

    

    凌天带着两女和二十八战俑将军上前,径直走到那内城门下。

    

    “难道,这城门之上,也有阵法阻隔不成!”

    

    见凌天伫立在城门之前,迟迟不动,陆知谣蹙眉道。

    

    从进入古墓至今,她都没有看到所谓的灵骨,而内城,就成了她所有的希望所在。

    

    “不,我奇怪的是,这城门之上,竟然一点儿禁制都没有。”

    

    凌天蹙眉,脸色冷峻道:“而且,我感应到了一股很是可怕的气息,就在这内城之中,怕是推开此门,我们所要面临的,将是难以想象的挑战,甚至,可能会死!”

    

    “你们,怕么!?”

    

    凌天浑身,看向两女。

    

    “不怕,不还有你呢么!”

    

    赵敏嫣然一笑,脱口而出。’

    

    不过她旋即便是反应过来,直接揽过陆知谣的肩膀,“陆妹妹,你说对不对,凌天如今地仙修为,我们就乖乖跟在后面,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嗯,没错,凌天,你快点儿吧,如果晚了,宝贝可能就被人捷足先登了。”

    

    陆知谣催道。

    

    “行吧。”

    

    凌天颔首,旋即直接伸手,按在了那漆黑的大门之上。

    

    吱呀呀!

    

    古老的大门,可能自从建立以来,第一次被人推开,发出一震犹如枯木摩擦的刺耳声音,在寂静的内城外,好似深渊鬼哭,可怕极了。

    

    赵敏和陆知谣身子一紧张,眼睛乱转着跟在在凌天身后,手中兵刃已经蓄满了元气,随时准备出手了。

    

    “嗯!?”

    

    不过,当三人走进内城门,却是发现内城之后,竟然是片空旷的场地,占地,足有方圆百里,而在其正中间,赫然伫立着一座极其恢宏的青金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