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793章 轰杀 古丹
    凌天根本不由分说,暴起之时,地仙修为已经尽皆释放而出,浑身暴躁的元气灌入在擎天棍之上,虽然没有什么品阶极高的杀招,但仅仅是梵音无相棍法的梵经八杀,也已经足够震撼了!

    

    秦天棍是由定海神针铁炼制而成,在材料上,根本不差龙渊剑分毫,虽然如今凌天还不知道擎天棍位列仙器之中的什么品阶,但至少要比江迎风手中的仙剑强悍就是了!

    

    再加上凌天厚积薄发,即便也是不知道自己的体质算是什么品级,但凌天感觉体内的强横能量仿佛无穷无极,绝对比之这江迎风厉害就是了。

    

    所以,重重加持之下,即使凌天手中没有趁手的仙级棍法,但还是气势惊人。

    

    “什么!?‘

    

    江迎风看着那擎着大棍从天而降,近乎是蛮不讲理的凌天,顿时惊怒不已。

    

    但无奈,那一棍几乎千丈光芒,让江迎风心中也是大骇。

    

    这一棍,不一般!

    

    当即,不容他多想,提起手中黑色仙剑,便是祭出自认为最强横的仙术剑招,迎了上去。

    

    铛!

    

    又是一声炸响,两人第二次真正意义上的交锋,都是没有留手。

    

    音波犹如爆炸一般轰鸣开来,让赵敏和陆知谣都被险些震聋了,可两女还是死死的捂住耳朵,眼睛以顺不顺的看着那火光爆炸的方向,不肯移动。

    

    江迎风作为啸风城城主之子,无论修为还是在功法之上,优势还是很大的。

    

    凌天能不能抗的下来,两女心中,还真的是没有底。

    

    不过,当那恐怖的风波席卷整个外城广场,还未散去之时,一声惨叫,便是猛然响起。

    

    噗!

    

    紧接着,便是一道黑漆漆的身影从风暴核心被震飞了出来。

    

    咚!

    

    那身影重重的摔落在地上,将外城那剑影无比的石板,都震裂了,一道大坑之中,江迎风右手满是鲜血淋漓,握着胸口,眼中满是羞怒和惊诧!

    

    一棍!

    

    他连凌天的一棍,都没有接下!

    

    不仅是他,就是赵敏和陆知谣都惊讶不已。

    

    她们自然是知道凌天一直隐藏战力的,一直以来,她们都不知道凌天的极限在那里,但如今,一棍直接压制江迎风,貌似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同为地仙,而且都是地仙一重,差距竟然这么大!?

    

    不过,事实就是如此,江迎风在凌天一棍之后,已经起不来了。

    

    手中的仙剑,也已经崩飞。

    

    无力再战。

    

    “呵呵,啸风城主之子,也不过如此!”

    

    风暴散去,凌天提着擎天棍,一步步的走上前来。

    

    大坑之中的江迎风看着凌天那脸上弥漫着的杀意,也是陡然惊恐。

    

    他忽然觉得,眼前这个他素不相识的家伙,真的要杀他!

    

    “你,你要干什么!?”

    

    江迎风捂着胸口不住的后退。

    

    “干什么?当然是要杀你了!”

    

    凌天冷笑,一步步上前,杀意渐浓。

    

    “不,你不能杀我,我是啸风城主之子!虽然我啸风城破了,但是我爹没死!”

    

    “你若是敢动我,这西疆,就没有你容身之地!”

    

    江迎风惊恐不已,虽然他是啸风城住之子,但是和其他十七座人族重镇的城主之子比起来,他是武道天赋最差的。

    

    甚至比不上寻常的地仙子女,这让江迎风从小就非常自卑,甚至自卑到了极致,就变得性格乖戾,得不到的,他就毁掉,经常滥杀无辜,但是因为其是啸风城主之子,而且啸风城又是位列十八重镇中的第四,所以没人敢惹他。

    

    啸风城主用了无数的灵丹妙药,甚至找来了灵骨给江迎风,这才让其堪堪突破到了地仙。

    

    本想着他儿子从此能出人头地,但奈何又被青邙大军偷袭,啸风城江家弃城而逃,江迎风因为在外寻花问柳,所以走散,流落到了这青邙山地界。

    

    而江迎风本以为借助这突然出现的上古洞府,从而让他的武道天赋再度暴涨,让那些曾经嘲讽过他的城主子女刮目相看,但如今却是又一道了凌天这么一个狠人!

    

    这让他怎能接受!?

    

    “呵呵,啸风城主?不过是一个弃城败军之将,也配让我在西疆无立足之地!?他算是什么东西!”

    

    凌天走到那江迎风身前,手中擎天棍已经抬起,正对着那江迎风的头颅。

    

    “贪生怕死之辈,不配披坚执锐!”

    

    “莫给给我人族丢人!”

    

    “青邙一族屠戮人族当死!”

    

    “弃城不战之将,也必不得活!”

    

    “你,便是第一个!”

    

    “死!”

    

    话音落下,在那江迎风睁大的双眸之中,凌天的擎天棍,轰然砸落。

    

    霎时间,血溅三丈,江迎风顷刻身死。

    

    这家伙的身上,除了储物戒指外,也就那兵黑剑还算不错。

    

    即便是最普通的仙剑,但也和那顾晨手中的兵刃差不多了。

    

    凌天随手将黑剑扔给后方正怔在那里的陆知谣,她的兵刃在之前和战俑将军厮杀的时候就被毁掉了,如今虽然这仙剑不是长枪,但也比赤手空拳强的多。

    

    而当陆知谣接过长剑,她这才反应过来;

    

    “你,你就这样把江迎风杀了,难道,你真的不怕啸风城主报复!?”

    

    提着江迎风的黑剑,陆知谣惊道。

    

    “我凌天一世,从不惧报复,我只知道,他江迎风必死,这就够了。”

    

    “至于他爹,呵呵,区区一个地仙城主,我还真的没放在眼中。“

    

    凌天淡笑摇头,此时已经打开了那曾经属于江迎风的储物戒指。

    

    那啸风城主虽然战力很强,但凌天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和其争端,等他的修为再度精进,到了地仙三重以上,那么他就无惧啸风城主了。

    

    虽然如今他不过地仙一重,他凌天能感觉到,地仙九重之内,前几重似乎并没有瓶颈,一切只需要大量的修炼资源,甚至特殊的丹药,他就能够突破。

    

    这看起来,貌似并不难。

    

    不过,这江迎风的储物戒指,倒是让凌天眼睛一亮。

    

    虽然其中的仙石并不多,可能在之前都被他挥霍掉了,但是丹药却是不少,而且很多都是用古老的瓶子装着,从气息上判断,应该是得自于这古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