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777章 荒原匪盗 凌天固执
    “呵呵,顾晨,看来你这毒手,还真是不一般呢!”

    

    凌天冷笑一声,他当然不惧这般毒素,无论是在下界,还是上界。

    

    更何况,顾晨的这毒,也没多么高明。

    

    凌天立刻催动剑影,将那体内的体内的百道血丝全部用剑影逼出。

    

    毒素化成一滴暗红色的血滴,悬浮在凌天手指之上。

    

    凌天如今还分辨不出这是什么毒,但还是用瓶子将其装了起来。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滴毒,他要亲手还给顾晨!

    

    “你醒了!?”

    

    这时,石洞内的扇面一阵震颤,有阵法结界落下。

    

    而后赵敏从笑吟吟的走出。

    

    原来,她一直都未离去,而是在在洞内布置了阵法。

    

    “嗯,多谢赵姑娘救命之恩!”

    

    凌天赶紧起身,拱手向着那赵敏一拜。

    

    不管怎么说,这赵敏的情,凌天是欠下了。

    

    “无妨,你对进入那上古洞府很重要,而且你还会炼丹炼器,又能鉴石,我是惜才,所以……才出手救你。”

    

    “你不用想太多。”

    

    赵敏看到凌天目光在盯着她,一时间,眼神还有些闪烁。

    

    “而且,十天前要不是你将那青邙蛇族强者的一锤拦下,怕是受伤的就是我了。”

    

    “再说,你也太莽撞了,我手中可是有很多手段的,就算是不敌,也能保下你我,你却非要拼命。”

    

    赵敏摇头叹息一声。

    

    “呵呵,我凌天行事,向来磊落,赵姑娘不欠我的,所以,我不会让赵姑娘身临险境,哪怕是你有手段自保,但我不许有任何意外发生。”

    

    凌天淡笑一声,俊秀不再,但沉稳内敛的刚毅容颜之上,却是散发着一股成熟的魅力气息。

    

    甚至,是霸道。

    

    赵敏心中一震。

    

    她向来对于那种看起来模样俊俏,但实则幼稚的贵门公子不感冒。

    

    但像凌天这般成熟霸道的,却是让她心中忽然小路乱撞起来。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

    

    赵敏,你在想什么啊!

    

    怎么见到这凌天,你心中的坚守都没了!?

    

    不行,你是要继承赵国根基的仙王血脉,千万不能在这个是时候动情!

    

    这个凌天,只是你壮大自己的一枚旗子!

    

    不过,在这时,赵敏脑海中,天人交战,有一道声音,好似在赵敏脑海中响起。

    

    这让赵敏的脸色,瞬间恢复如常,袖中的素手紧握。

    

    长出一口气,赵敏只是淡淡道出了一个哦字。

    

    “嗯。”

    

    凌天颔首,一时间,两人相对,一是无言,气氛有些凝固尴尬,只有那小白趴在凌天的肩膀上,看看赵敏,再看看凌天,喵喵的叫着。

    

    嘭嘭!

    

    可就在这时,从山洞外传来几声闷响,打破洞中的尴尬境地。

    

    凌天当即一怔,耳廓轻动,神念透过山洞外的阵法蔓延看去,旋即便是挑眉一惊。

    

    “是人族!?”

    

    凌天眼睛一转,“赵姑娘,此处是何地!?”

    

    据赵敏如此说,他已经昏迷十天了,只记得之前他召唤出了小青,但不知道最终到了哪里。

    

    赵敏闻言,素手一扬,将手中玉简中的地图光影散落在凌天身前。

    

    而后指着一个点道:“你看,这里就是隶属于青邙蛇族边境的幽篁山脉,青邙山就在这里,还有这儿,是青邙废矿,就是那上古洞府的所在之地。”

    

    “距离我们差不多十万里,如今我们就在荒原和幽篁山脉之间,这儿!我让小青兜了一个大圈,从青邙族大军的侧后方,迂回过来的。”

    

    凌天倒吸了一口气,没想到阴差阳错,他这昏迷了十天,竟然已经穿越了荒原山脉了。

    

    “那这里怎么会有人族!?”

    

    “而且,看样子,好像还是被追杀的!”

    

    凌天想了想,还是提起那靠在石床旁边的风幽扇,就要出去。

    

    “你要干什么!?”

    

    不过,赵敏却是一把抓住凌天的手臂。

    

    “当然是去救人!”

    

    “外面是我们人族的武者被追杀,我做不到袖手旁观。”

    

    凌天淡淡道。

    

    “你这个人,看上去听沉稳的,怎么心肠如此软?”

    

    “如今是什么境地你不知道么!?”

    

    “青邙蛇族几乎是倾巢而出,和人族开战,如此大的动作,绝对不一般,虽然青邙大军已经远去了,但这里毕竟还是离青邙领地太近了!”

    

    “你就不怕碰到地仙级别的青邙武者!?”

    

    赵敏蹙眉急道。

    

    以她多年混迹混乱战域的心性,这般人族被追杀,甚至被虐杀的场景她见的太多了!

    

    “那又何妨?见死不救,不是我凌天的性格。”

    

    “而且就算是有地仙,我也要试试!”

    

    凌天挣脱赵敏的手,便走向洞外。

    

    “凌天!被追杀的人族那么多,就算是你我想救,你救的过来么!?”

    

    赵敏实在无奈。

    

    “救不过来,也要救,能救多少,救多少!”

    

    凌天头也不回,提扇而出。

    

    “啧,唉,这个呆子!”

    

    赵敏深吸口气,一跺脚,还是追了出去。

    

    ……

    

    “哈哈,没想到我们刚刚潜入这战场后方,就有所收获了啊!”

    

    “这些躲藏在暗中的人族武者,竟然都是啸风城醉韵阁的弟子,真他娘的便宜我们了!”

    

    密林沟壑之中,响起一震呼喝和惊叫之声,这期间,还夹杂着污言秽语,极其难听。

    

    而一道道流光在密林之上飞度,是一群衣衫散乱,可皮肤白皙,身段妖娆的人族女子。

    

    这些女子修为已经不低,都在散仙后期到圆满境界,在啸风城中,已经算是不错的后辈了。

    

    可此时,她们娇滴滴的脸上,尽是惶恐和绝望之色,虽然体内的元气已经明显要干涸了,但还是死咬红唇,拼命的奔逃。

    

    因为在她们身后,是一群骑乘在狰狞坐骑之上的荒原匪盗!

    

    这些匪盗,亦是人族,只不过他们身着斑驳战甲,面目丑恶,手中擎着各色的兵刃,人数足有上百!

    

    不仅如此,这些匪盗的实力,也都是不俗,不但人数众多,而且其中还有着一位散仙巅峰,已经半步地仙的匪盗首领存在,此时就半趟在匪盗中间,一艘飞舟之上。

    

    这般战力,在荒原之中,已经算是比较强横的匪盗了。

    

    这些匪盗素来肆无忌惮,不论是青邙蛇族还是人族,只要是实力不如他们的,他们便是直接出手抢掠,碰到姿色标志的,更是直接奸,淫。

    

    这次,虽然碰到的不是青邙蛇族的美女蛇妖,但醉韵阁的弟子,也是在啸风城内,以美貌著称的。

    

    如今他们在这荒原之内碰到了,岂能有放过的道理。

    

    所以,他们一路追杀而来,誓要将其全部擒下,以发泄兽,欲。

    

    “儿郎们,别玩了,为免夜长梦多,速速将这些美人儿擒下,找个山洞快活一番!”

    

    “我们可还要去发大财呢!”

    

    此时,那飞舟内的盗匪首领一声呼喝,其身后便是点射出数道散仙大圆满人族匪盗。

    

    速度快到了极致,撕裂虚空,横渡到那十几名醉韵阁的女弟子之前,将其全部拦下。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那些女弟子被拦下,顿时花容失色,想到要被这些丑陋恶心的家伙玷污了青白,她们就浑身发抖。

    

    原本她们意外躲过了青邙族大军,得以平安,却是没想到,最后要落在了同族匪盗之手!

    

    “干什么!?诸位姑娘如此诱人,如果不让我们快活一番,岂不是罔来这世间一遭!?”

    

    “放心,我们这些兄弟,功夫都是极好的,就算是那青邙蛇族的女妖,我们都能应付,保证让你们这些美人,欲仙,欲死!”

    

    那些将醉韵阁女弟子拦下的一众匪盗脸上荡漾着淫笑,口水都止不住的流出来了。

    

    简直灭绝人性的模样,看起来,更像是淫兽!

    

    “我们,我们是醉韵阁的弟子,你们若是动了我等,我们醉韵阁,定然不会放过你们这些匪盗!”

    

    有女弟子壮着胆子道。

    

    她们的阁主是啸风城内的地仙存在,平日里,威望还是极高的。

    

    “哈哈,真是可笑,你等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界!更何况,那啸风城已经被攻破,你们的阁主,没准已经死了!”

    

    那些匪盗猖狂大笑。

    

    “蠢货,和他们废话什么,赶紧将其擒下,将其中最诱惑的抓出来,献给首领!”

    

    飞舟之下,有小头领怒道。

    

    “嘿嘿,小的们这就动手!”

    

    霎时间,这些匪盗淫笑着,便是纷纷伸手上前,想要将这些女子擒下。

    

    “该死的东西,人族怎会出现你们这群败类!”

    

    可就在这时,从下方的山涧密林之中,陡然响起一声戾喝。

    

    旋即不等这些匪盗惊诧,一股黑风,便是从下方席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