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761章 打杀 收获
    “李队长,别来无恙啊!”

    

    凌天负手冷笑。

    

    “嗯?你知道是我?”

    

    那身影大袍斗笠之下,只露着一双眼睛。

    

    “呵呵,我凌天半个月来,从未出过张府,除了你,我也未曾得罪过什么人,除了李队长你,还能有谁呢?”

    

    “不过,我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着急找死!”

    

    凌天冷笑声中,双眸陡然一凝,悍然出手!

    

    先发制人!

    

    对付一个小小的散仙侍卫,凌天可不想浪费什么口舌。

    

    “嗯!?”

    

    李元还真的没想到,凌天敢先出手。

    

    在张府,像他这般不长眼睛的下人,他不知道暗中处理掉多少了,特别是三小姐陆知知谣手下,被暗中杀掉的更是极多。

    

    当即,突然阴沉着脸,厉喝一声,如脱缰野马一般,向凌天奔腾而去,手中闪烁出一把幽黑长刀疾速挥舞,磅礴的元气呼啸开来,竟是卷起一阵猛烈至极的数十丈黑色风暴,萦绕着宽阔的刀身向前滚滚而去。

    

    飞沙走石,风云色变。

    

    这把刀是二小姐赐下的,但如今还不属于他,只要今天将这凌天斩杀,那么这把比之他那长枪品质还要好的准仙兵,就彻底属于他了。

    

    转瞬之间,那黑色风暴就已卷至面前,凌天面色不变,急冲中的身影,陡然爆发出一道烛龙火色,血脉之力,裹着火拳,便是化作一道流光,径直砸了过去。

    

    如今凌天的气力已经到了武皇巅峰,在烛龙霸体的肉身加持下,可根本不惧什么寻常散仙。

    

    拳头过处,啸音激荡,竟同样带起了异常狂猛的劲风。

    

    “轰!”

    

    刹那过后,这股劲风便与对面呼啸而来的黑色风暴硬撼在了一起,劲气肆虐,虚空剧烈波动。

    

    周围百丈内的参天古木全部崩裂。

    

    不过,碰撞所带来的冲击之力却没能撼动凌天身躯分毫。

    

    下一刻,凌天右拳便已穿越了身前这片猛烈的劲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落在了那劈砍而下的长刀刀身上。

    

    “砰!”

    

    震耳欲聋的鸣响声震荡密林。

    

    瞬息过后,那长刀刀身竟是如被巨锤敲击,斜荡而出,至极崩飞了。

    

    而那李元则是承受不住刀身上传来的巨力,手掌虎口直接崩裂,鲜血横流,整个人,也直接被震飞了出去,沿路山石崩裂,惨叫连连。

    

    “咳咳,这么可能?你真是那凌天!?”

    

    “你的力量,为何如此雄浑!?’

    

    “还有你的肉身!究竟是怎么回事?”

    

    被凌天一拳憾退,甚至连准仙兵都被凌天徒手震飞,那李元躺在地上大惊失色。

    

    半个月前,这个凌天还不过是一个连自己三成战力都接不下的废物,如今为何突然变的这般厉害了。

    

    凌天踩着碎石一步步走上前,站在李元身前,伸手捋了捋自己两撇小胡子,“想知道?但是你不配啊!”

    

    “让我凌天亲自出手杀了你,已经算是你莫大的造化了!”

    

    凌天抬手,掌印之间,有游龙原环绕,就要拍下。

    

    “不,你不能杀我,我是二小姐的人!这次,也是她让我来杀你的,若是我没有回去复命,你一样要死!”

    

    那李元惊恐不已。

    

    “二小姐!?’

    

    凌天双眸微眯,对于这个他从未见过的二小姐,这半月以来,凌天已经不止一次听人说起了,

    

    据张小四儿说,这二小姐和陆知遥不同的是,人家是张家老将军的嫡出,而且武道天赋乃是下品灵级体质,在朔方城,天赋算是上等层次,是张家后辈中,除了不在朔方城内的大公子外,最有可能在近期渡劫成就地仙的后辈,所以向来跋扈。

    

    对于张府下人,动辄大骂,若是有看不顺眼的,就会暗中打杀。

    

    虽然张家老将军治家严格,但奈何那二小姐又生性狡猾,从不漏马脚,随意从未被发现过。

    

    张府内,没有几个人不怕她的。

    

    可凌天怎么也没想道,就是这么一个从未见过面的二小姐,竟然想要杀他。

    

    在下界,凌天被人族奉为神明,如今却是在旁人眼中,就像一个猪狗一般随意想打杀的下人,这让凌天心中怒火更甚。

    

    “呵呵,怕了吧?”

    

    “如今二小姐渡劫在即,到时候,别说张家,就算是在朔方成内,都无人敢惹,你算什么东西?”

    

    那李元见凌天犹豫,当即狞笑连连。

    

    “愚蠢的东西,我不管他是谁,想杀我,那她就必死!”

    

    凌天冷哼,手掌直接拍落。

    

    虽然他如今实力未曾恢复,行事谨慎,但区区一个侍卫队长,可还是不放在眼中的。

    

    清理了下战场,将那李元身上用来遮掩气息的黑袍和斗笠首席,拔下储物戒指,拿上那长刀,凌天便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良久之后,一群黑衣人从密林中摸了上来,找到打斗过的痕迹之后,便匆匆离去复命了。

    

    ……

    

    张府门西阁第五炼器院。

    

    凌天回来的时候,已经傍晚,炼器师们已经都歇下了,凌天跟张小四儿报个平安,让这傻小子无需为自己担心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盘膝坐下床上,凌天取出那黑袍和斗笠,看了一遍之后,再次被上界的炼制工艺所折服。

    

    虽然这黑袍看起来不过是寻常散仙用来府主神念遮蔽气息用的,在这朔方城算不上多么名贵,也就是和准仙兵一个价位,但其造诣和手法,却是在下界从未见过的。

    

    这就像那凌天买来的两枚丹药,从炼制手法和材料上,凌天都是闻所未闻,要不是他有剑影可以作弊,怕是下界的炼丹宗师飞上上来,也得是要从新钻研了。

    

    李元的储物戒指也还在手中,但凌天如今的神念,还不足以打开戒指。

    

    如果说凌天曾经的神念好似一方大海汪洋,那么如今就和小溪没有什么区别,更何况他之前还消耗了不少用来催动剑影鉴石。

    

    如今,神念就更稀薄了。

    

    旋即,凌天便掏出了那在全聚阁买来的那灵魄丹,直接吞了下去。

    

    丹药入口既化。

    

    霎时间,一股旺盛的神念能量,犹如火一般在凌天体内燃起,而后一股脑的涌入凌天意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