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760章 陆知谣的秘密
    凌天装模作样的将十来块石头收了起来,回身道:“老哥,我看这些石头挺好玩的,你看我能拿回去研究么?”

    

    “这个……啧……”

    

    那车夫一脸难色,凌天也自然明白其中意思,当即将最后七块仙石都塞进了那老汉的手中。

    

    “哈哈,好说好说,不就是几块石头么!你日后若是真是不死心,尽管来找我!”

    

    那车夫收了仙石,顿时喜笑颜开,悄声道:“这全聚阁的废石,每半个月,就会让我等运送到城外的石场,做成砖石,你若是真的想要,半个月后在东城门外,你来挑,但一口价,一次十块仙石!”

    

    “啧……老哥,说实话,我来看这些石头纯属好奇,只是喜欢那些入得了我眼的,这十块仙石,可不是小数目!”

    

    “罢了,十块就十块吧,半个月后,东城门外,我等老哥的车队!”

    

    凌天故作犹豫一番,便答应了下来。

    

    “呵呵,行,一言为定!”

    

    老汉顿时嬉笑颜开,心中却是暗道一声大煞哔。

    

    凌天冷笑一声,便也直接出了全聚阁后院,朝着张府方向回返了。

    

    不过,没走多远,凌天就感觉到有股气息,时隐时现的锁定着自己。

    

    若是寻常武皇,自然是无法感觉到,但这在凌天面前,不过是小儿把戏。

    

    “呵呵,看来,你还真是想找死!”

    

    凌天冷笑一声,转身直接向着城门外飞掠而去。

    

    当凌天身影消失在人流之中,从巷口内,一个身着长袍,头戴斗笠的身影走出,嗤笑一声,紧追而上。

    

    不过,或许两人都没有发现的是,那全聚阁的四重楼上,有两位身着炫彩霞衣的美女,凭窗而立,看着那人流之中窜行的身影,嘴角不约而同的扬起。

    

    “呵呵,看来,这个凌天,是有危险了,要不要我派人过去帮忙。”

    

    其中一位身着公子服饰,玉面金冠,如果不是没有喉结,那必然是一个丰神俊逸的豪门贵公子。

    

    “不必了,如果他连一个小小的侍卫队长都解决不了,那还值得你我姐妹二人,在这里看这么久么?”

    

    那女扮男装的美女身侧之人笑着摇摇头,如果凌天看的话,一定会大为惊诧。

    

    因为这女子,竟然就是张府的三小姐,陆知谣!

    

    “也是……”

    

    那男装女子负手,明眸转了转道:“不过,如今距离前往青邙废矿的时日已经不多了,你确定,这个叫凌天的,符合我们的要求!?他如今,连散仙战力都没有。”

    

    陆知谣颔首,“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就是我要找的人。”

    

    “如果他真的是从下界飞升而来,那么他的真正修为和战力,绝对不止于如此。”

    

    “之前我在妖龙谷救他回来的时候,那妖龙被一道火种之力灼瞎了眼睛,绝对不是等闲火种,而且,但是妖龙谷已经被我的人团团包围,那里谁不知道我要猎杀妖龙?绝对不会有人进去。”

    

    “所以,这凌天应该就是飞升而来,而且必定身怀极品火种”

    

    “除此之外,他用一百零八锤就修好了一把碎裂的准仙兵,若说他不是炼器师,怕是他当我是傻子了。”

    

    陆知谣摇头轻笑。

    

    “也对,那一百零八锤能修好准仙兵,可真是你神乎其技了,别说我全聚阁内的炼器师了,就怕是朔方城主府内的炼器师,也没有这般厉害的。”

    

    “知谣妹妹,看你不甚在意的模样,要不然我和你商量商量,你把此人,让给姐姐可好!?‘

    

    那男装女子挑眉,忽然问道。

    

    “怎么,姐姐忽然对男人感兴趣了?’

    

    陆知遥眉眼带着狭促。

    

    “呸,一说到正经的,你就胡言乱语了!”

    

    “行,我知道你不会撒手的,我不抢还不行么?”

    

    那男装女子抱着手臂,撇撇嘴,不再说了。

    

    “我当然不会撒手。”

    

    “我陆知谣不甘心在这朔方城浑浑噩噩下去,我要得到更加强大体质,征战混乱战域,有朝一日,重回七大仙州!”

    

    “姐姐,你可还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的,我娘过世的时候,曾经留给我的那个坠子么?”

    

    陆知谣柔美的脸上,满是冷厉坚韧之色,旋即看向那男装女子。

    

    “记得,就是那个满是符文的玉璧?”

    

    男装女子挑眉。

    

    “嗯!”

    

    陆知谣手掌翻开,手心里,便是一个青碧色的玉璧,只不过,此时那玉璧上面,荡漾着浅浅的荧光。

    

    “咦,这玉璧怎么还发光了?”

    

    看到那玉璧的异样,男装女子大为惊诧。

    

    “我也不知道为何发光,但是那日在我到了妖龙谷之后,这玉璧就忽然发生了这般异变,而之后我才在那山谷中,将这个凌天救了回来。”

    

    “我娘说,这玉璧藏着大机缘,如果我能将其参悟透了,那么就可以平步青云,一飞冲天。”

    

    “可惜,这么多年,我一直无法破解这玉璧上的秘密,直到这个凌天出现。”

    

    “我不知道他是为何让我娘的玉璧发光的,但我相信,你是我娘在黄泉之内,给我的指引。”

    

    “他是我的人,谁也不能抢。”

    

    陆知谣将那玉璧收了起来,绝美的俏脸之上,满是冷峻。

    

    “好吧……”

    

    男装女子,拍了拍陆知谣的肩膀,“姐姐知道你这些年在张府过的有多么难,武道天赋需要强大的体质,我觉得,你一定能得到灵级体质,渡劫成就地仙的!”

    

    “姐姐,从没和你抢过东西,就像你从没朝我要过什么。”

    

    “姐姐,谢了!”

    

    陆知谣袖中的素手紧握,狠狠的攥着那块小小的玉壁。

    

    ……

    

    朔方城外。

    

    “啊切!”

    

    穿行在密林中的凌天禁不住打了个喷嚏。

    

    “呵呵,你小子,这个时候了,还不忘了骂我么?”

    

    看看周围的地貌,此时已经出城三十里了,密林之中昏暗不见人焰,正是寻仇的宝地了。

    

    旋即,凌天直接停下身子,转身负手看着来路。

    

    不一会,便有一道黑影,从密林之中窜了出来。

    

    不过,这人看到凌天就站在那里看着他,一时间也是一怔,有些惊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