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755章 欺人太甚
    而准帝,自然就是这仙灵界,除了无武帝之外,最为强大的存在了,这般修为的武道巨擘,没有任何一个仙国能供奉的起,所以,多是被各大帝宫招揽,或者是隐居避世在密境之中。

    

    准帝之上,则是七大武帝。

    

    成就武帝极难,不但要获得天道任何,功参造化,还要在称帝之后,承受下其他武帝的征伐。

    

    不然,也必然陨落。

    

    但不管怎么说,武帝都是这仙灵界,最为顶尖的存在了,如今距离凌天的飞仙境,不知道有多远。

    

    “呵呵,看来,征途不过刚刚开始!”

    

    “不错,我喜欢这种感觉!”

    

    “七武帝,等着我吧!”

    

    “我凌天,必然成就武帝,夺回属于我人族的东西!”

    

    神念从玉简之中收回,凌天紧紧攥着拳头,嘴角已经扬起。

    

    神念消耗不少,凌天感激闭目孕养,之前吃下的那一大盘妖龙肉让凌天明显感觉到了肉身力量的增加,想来再吃上那么十天半个月,他的力量就足以和顶级武皇抗衡,恢复到散仙战力,就之日可待了。

    

    “肉身虽然还能用,但还是要想办法搞到一些恢复元气和神念的灵药才行!”

    

    一个时辰之后,凌天叹息一声。

    

    眉头紧锁,不能恢复到飞天境的战力,一只好似一个大石头一般压着他。

    

    “嗯!?”

    

    不过,就在这时,凌天的耳郭轻动,听到院子外面,忽然响起一阵喝骂骚乱之声。

    

    微微蹙眉,凌天赶紧下床,窜了出去。

    

    院子外,是一个很大的空旷的场地。

    

    只不过,那不是演武场,其上有着一座座升腾真火焰的炼器灶台。

    

    此时,一圈人围拢在场地中央,人分两群,从战甲服饰上,就能看出不同,和凌天自己所着简陋战甲不同的是,那群气势嚣张的武者,身上所穿战甲为青黑色,看上去很是完整,有战盔,一看便知道是类似侍卫般的存在。

    

    修为,也多是在武皇巅峰境界,要比张小四儿那一阶武皇,强横太多了。

    

    “赵老师傅,不是我们几个难为你们,实在是这兵刃如今出了问题!”

    

    “谁都知道,这些兵刃,是从你们这炼器院出来的,如今出了问题,你们总不能不认吧?”

    

    那一群侍卫中为首着,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的中年模样,黑黄的脸,狭长的眉眼,看上去,便是一副尖酸刻薄的模样,只不过,他看上去应该是初入散仙境界,是所有人中,修为最高的。

    

    此时,他指着被张小四儿等人簇拥着的一位白发老者,冷笑连连。

    

    凌天凑上前,看到那白发老者也和自己一样,身着简陋战甲,手中捧着一柄长枪,长枪品阶倒是不高,寻常准仙兵,即便是在下界,也算不上多么珍贵的东西。

    

    不过,仅仅是这混乱战域,一个不起眼的张府内的侍卫都用的是准仙兵,那这可就不是下界可以比拟的了。

    

    只不过,此时那准仙兵上,有着几道惹人瞩目的裂痕,虽然不至于让整个兵刃报废,但却品阶大降,已经不能用了。

    

    可凌天凝眸分明能够看的出来,这柄长枪是被巨力震裂的,和炼制兵刃的炼器师,并没有什么关系。

    

    一时间,凌天便是将这里的来龙去脉,猜的差不多了。

    

    这无非,是来欺负人罢了。

    

    “李队长,你说这话,就是摆明了欺负我们炼器院了,这谁都能看的出来,是你自己将兵刃震裂的,如今却是要让我们赔偿,这是哪门子道理!?”

    

    那白发老者将长枪扔了回去,脸色不悦道。

    

    “哼,老东西,你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那李队长当即也是一怒,神手便是将那白发老者抓了过来,“老东西,今天你赔也得赔,不赔,也得赔!”

    

    “知道老子投靠的是什么人么?你等不过区区炼器院的准仙炼器匠,也敢和老子耍横!?”

    

    白发老者的修为还不到散仙境界,怎能是这李队长的对手?

    

    当即便是被掐住了脖子,脸色通红。

    

    “松开赵师傅,别以为你们是二小姐门下,就可以在这里耀武扬威了,你要忘了,这里是西阁炼器院,是三小姐的地盘!”

    

    一众炼器匠师不敢吭声,但最小的张小四儿,却是看不下去了,直接伸手上前。

    

    “你算是什么狗东西,三小姐?怎么,你等现在也承认了,是三小姐指使你等这般偷工减料,坑害张府侍卫的了!?”

    

    那李队长狭长的眼睛一瞪,目光中,闪过一丝狡黠,旋即扔开那赵老师傅冷笑道。

    

    “什么!?谁说三小姐指使的了?你,你这是血口喷人!”

    

    张小四儿一怔,当即惊怒道。

    

    “哼,就是你说的,我们可都是听的清清楚楚,你亲口说的三小姐,难道现在又不承认了?是不是兄弟们!?”

    

    那李队长冷笑一声,周围的侍卫也跟着起哄。

    

    张小四儿嘴笨,炼器院外面也围上来不少丫鬟侍女小厮,这要是传出去,绝对是给三小姐摸黑了。

    

    当即,张小四儿羞怒不已,“我没有说这东西和三小姐有关,你有能耐,冲我来!”

    

    “你?呵呵,你算什么东西?”

    

    “在炼器院,你不过就是个打铁的,你连炼器匠都算不上!”

    

    “怎么想逞强是么?好啊,那你把我的枪修好!”

    

    “或者,赔给我一把新的!”

    

    那李队长将手中长枪扔了过来。

    

    “我,我不会修兵器,我……我也赔不起!?”

    

    张小四儿涨红了脸,一时间哑口无言。

    

    他刚到炼器院不久,有没有火种,如今只不过是个打杂的,手里更是没有多少积蓄,哪能赔得起准仙兵?

    

    “那你是在耍老子了!”

    

    “狗东西,今天不给你们这些废物点颜色看看,还真是拿我东阁的侍卫不当回事了!”

    

    那李队长大怒,抬手便是要一拳轰向张小四儿。

    

    “慢!”

    

    “不就是一件准仙兵么,我给你修!”

    

    可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张小四儿身后响起。

    

    众人一怔,旋即人群分开,却是见到身形极为健硕的凌天,缓缓走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