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726章 云扬!?【大章】
    “什么?”不过,众人听闻,脸色顿时大变。

    

    凌天,要独去望断山迎战?

    

    这不是找死么?!

    

    “不可,凌天,你这般做,实在太过危险了,再说我们已经来了,怎能让你一个人去?”

    

    “绝对不行!”

    

    李太玄当即佯怒道。

    

    “不,我是大军主帅,我说如何做,就如何做。”

    

    “况且,和魔巫族之间的一战,也本就是因我凌天而起。”

    

    “还有,我不怕他魔巫族有千军万马。”

    

    “这次天吴魔国之主约战,望断山的确凶险至极,我能感觉的到。”

    

    “或许,大军兵临,将会死伤无数。”

    

    “如今的我,并不怕他。”

    

    “但,你们不行。”

    

    说罢,凌天光影一闪,便隐入了虚空,再没有气息了。

    

    “他走了!”

    

    半晌之后,李太玄眉头这才金锁,喃喃自语。

    

    “前辈,我们怎么办?”

    

    龙玄见凌天一个人走了,当即便是大急。

    

    “不行,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他一个人独自去望断山!”

    

    不等李太玄说话,人群中,秦明月便是召唤出坐骑白犼,冲天而去。

    

    “我们也要去!”

    

    柳依依姬九幽几女,也是紧跟着追了出去。

    

    就算是凌天为了她们着想,但死亡,她们并不畏惧。

    

    “我也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凌家后人,一人战一国!”

    

    “武皇,我得去!”

    

    凌霄老祖抿抿嘴道。

    

    “你们,都不怕死么?”

    

    李太玄生息一口气。

    

    龙玄站出来,“当然不怕!”

    

    “不怕!”

    

    “我们竟然已经跟随凌天远征至此,就没有怕过!”

    

    “对,我们不怕死!”

    

    越来越多的强者站了出来。

    

    最后,大军舰队之上,一股战意,冲霄而起。

    

    李太玄目光睥睨,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不禁心中激荡。

    

    多少年了。

    

    曾经他领军在南唐一统九州,靠的,不也正是那一群悍不畏死的兄弟姐妹么!

    

    “好!”

    

    李太玄嘴角忽然扬起一抹阴戾的笑,“既然如此,那我们还真的不能让凌天一个人面对了!”

    

    “他魔巫族就算是布下了天罗地网,我们也要闯上一闯!”

    

    “大军听令,即刻开拔,杀向望断山!”

    

    ……

    

    望断山。

    

    这里唯一天吴魔国境内。

    

    距离魔国的主城不过万里之遥。

    

    而这里,曾经是天吴魔国的禁地,即便是魔巫族战士,千年来,也禁止踏入此地。

    

    黑漆漆的山脉之上,尽显荒凉死寂,甚至没有任何生灵的气息,而且还常年黑雾弥漫,不见天日。

    

    不过,就在三族大军攻破结界后的第十天,一道巨大的青黑身影从天而降。

    

    遮天蔽日般的身躯,足有两千丈之巨,翅膀张开,更显庞然,遮天蔽日之下,一道巨大黑影映照在地面之上。

    

    不过,顺着那青黑身影望去,却是发现这东西的头颅极其狰狞,好似从地狱之中爬出的凶兽,浑身升腾着黑色火焰,威压滚滚。

    

    而在那头颅之上,此时有一道白衣身影负手而立,看着眼前黑雾弥漫的山脉,轻哼一声,便步入其中。

    

    这,便正是一人独自前来的凌天。

    

    天吴魔国之主约战的日子,还有五天,但是凌天,便已经先一步到了。

    

    穿破重重迷雾,凌天在这望断山的中心停了下来,寻了一处山峰,便在山巅之上,盘膝而坐。

    

    这里,并没有魔巫族的气息。

    

    后续,那天吴魔国之主,也没有想到凌天能来的这么快吧。

    

    “夭夭,能看出来这里有什么异样么?”

    

    凌天抬眼,透过迷雾,看向天空中那道恐怖到极致的漆黑裂隙道。

    

    “没有,但这里邪门的狠,天道法则已经破坏的支离破碎,我隐隐能够感觉到这里貌似有阵法的痕迹,但需要时间来研究。”

    

    凌天的肩膀上,桃夭夭这一次,也是一筹莫展,而且看着天空中的那一道横贯天穹的虚空裂隙,也是不禁肃然,“这天上的空间裂隙,未免也太可怕了些!”

    

    “如此裂隙,竟然无法弥合,好像彻底崩开了一般,难道这魔巫族就不怕这片空间这地崩碎,生灵绝灭么?”

    

    “我也没明白魔巫族在这里动出如此大的裂隙,是要做什么。”

    

    凌天也看了半晌,可终究想不透。

    

    旋即,他光看向远处,隐隐约约的,好似有一道通天红芒在涌动,但是那个方向之上,空间法则混乱,更是看不清楚。

    

    总之,在迈入天吴魔国的时候,凌天便觉得这里诡异到了极致。

    

    “既然看不透,那边等着他们吧,反正,他水来,我便土掩!”

    

    凌天闭目,开始盘膝静坐。

    

    五天的时间,悠悠而过。

    

    当望断山的大地开始巨震,黑雾驱散,无边无际的天吴魔国大军出现在望断山脉之时,凌天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神念散开,这片空间的扰动,已经到了极致,甚至以他的神念,也只不过能延伸数十里罢了。

    

    这没有任何办法,并不是阵法,而是法则混乱,神念也是无用。

    

    不过,当那些天吴魔国看到山巅之上盘膝而坐的身影之时,也都是面面相觑,极为惊诧。

    

    这人族,竟然只来了一个人!?

    

    本以为今天将会来一场惊天大战,可却没想到,人族大军根本未到!

    

    “呵呵,有意思,凌天是吧,你这人族倒是真的有种,敢自己一个人来我这望断山!?”

    

    魔巫大军从中间散开,数道身影飞出。

    

    其中为首的,便是那金光灿灿的天吴魔国之主。

    

    天吴魔国之主金翅收敛,化成人形,但却身遮金袍,悬浮在大军之下,居高临下的,看着下方的凌天。

    

    “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凌天长身而起,负手悬浮于天。

    

    面对数之不尽的魔巫大军,面不改色。

    

    “哈哈哈,我只是觉得,你三族大军,竟然能让你一个人前来,啧啧,不过是一群贪生怕死之辈罢了!”

    

    那天吴魔国之主声音陡然转冷,满是杀意道:“虽然你大军未到,让我很是失望,可我也不和你废话,既然来了,这望断山,便是你殒命之地!”

    

    “你等,谁上前将他击杀!?”

    

    天吴魔国之主的声音落下,从其身后,便是显化出十道身影。

    

    这些身影一个个身着黑金战甲,气息雄浑,战力波动,竟然都是到了几乎媲美散仙巅峰的地步!

    

    天吴魔国的战力,果然强横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这十位强者,乃是天吴魔国的十方诸侯,五百年前,就已经是散仙大圆满战力,没想到五百年之后,战力仍旧在成长,恐怖如斯。

    

    可这是十方诸侯,刚想动身,从其之后,便忽然又走出一位魔巫。

    

    “我来,足以!”

    

    旋即,那道身影上前,可还未出手,这魔巫武者,便陡然将身上的白袍摘下。

    

    “凌天!你可还曾记得我么?!”

    

    听到着声音,凌天瞳孔也是一缩,定睛一看,眉头不禁一挑。

    

    “云扬!?”

    

    不怪凌天惊诧。

    

    谁能想到,在那南唐一界,已经被灭杀的云州世子,竟然出现在了这一界。

    

    而且,还变成了魔巫族的魔子!

    

    不仅如此,其浑身上下,所散发的气息,竟然也已经到了散仙巅峰的境地,比之那十方诸侯,还要凶悍。

    

    这,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哼,没错,正是我云扬,没想到吧,今天,我们还能一战!”

    

    此时的云扬,脸色雪白的渗人,而且其实他如今看起来,就不是人族。

    

    其整个脸上,隐隐能看到那魔巫族才有的图腾纹路,而且背后白色羽翼收敛,绝对是魔巫无疑。

    

    “拜你所赐,当年我舍弃了人族肉身,落到了这一界!”

    

    “如今,我已经成为高高在上的魔国之子,又请下至强天魔战魂在身!”

    

    “今天在这望断山,我云扬,便要将你凌天击杀,以雪我云家之耻!”

    

    云扬手中猛然显化出一柄雪白长剑,直指凌天!

    

    “呵呵,我云扬义子,难不成,这位就是你说过的,那个你必杀的仇人么!?”

    

    “啧啧,还真是天意,没想到就是这凌天!”

    

    “罢了,若是你之前就告诉我,这凌天早就死了。”

    

    “不过现在也好,你和他公平一战,义父为你掠阵!”

    

    那天吴国主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