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710章武皇献身乞天弟子
    “凌天!”

    

    但凌霄却是将凌天叫住,将其拽了回来。

    

    “罢了。”

    

    “既然武皇他老人家不愿意见我这个没有用的老臣,那就不见了吧。”

    

    “毕竟,我们是相识千年的君臣了,也不差这最后一面。”

    

    “等灭那魔巫族的时候,我舍了我这条命,也算没白活一回。”

    

    凌霄摇摇头,拉着凌天就往回走。

    

    “只不过,到时候,怕是在也没有机会见到武皇了。”

    

    凌天蹙眉,“老祖,你说什么……”

    

    但不能凌天说完,两人身后便是响起一阵嗡鸣。

    

    “凌霄,是我对不住你……”

    

    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攥着凌天手臂的凌霄,便是浑身一颤。

    

    凌天诧然看去,却是发现此时的老祖,已经老泪纵横。

    

    “武皇!”

    

    凌霄转过身来,便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是老臣无能!”

    

    “此去妖域五百年,才将这太初武魂,给您寻了回来。”

    

    “若不然,陛下也不会剃度出家!”

    

    “这,都是老臣的错!”

    

    凌天也跟着回身,没有任何的避讳,抬眼看向那站在石门之后的身影。

    

    让凌天微微一惊的是,这所谓的南唐武皇,看起来,竟然是如此的年轻。

    

    虽然已经剃度为僧,但一身袈裟干净整洁,面如冠玉,目若朗星,剑眉高耸,天台饱满,甚至,其身上仿佛有龙虎之气,站在那里,尽管好似一介凡人,但却仿佛身遮霞光,贵气逼人。

    

    此人,不愧是天子!

    

    这等相貌气质,当真是世所罕见,至少在凌天的印象之中,没有一个人族,能够与之相比。

    

    “凌霄,你若是再跪我,今天,就是你我二人的最后一面。”

    

    那通玄大师双手合十,面色忽然冷漠。

    

    “好好好,我不跪我不跪。”

    

    凌霄连连称是,凌天也赶紧将他扶了起来。

    

    “两位施主请进吧。”

    

    通玄大师的脸色,这才好看一些,转身便入了洞府。

    

    凌天两人对视一眼,赶紧跟了上去。

    

    “陛……通玄大师,别的我就不多说了,这太初武魂,我给你找到了,你收下。”

    

    进了洞府,凌霄便将那锦盒放在了通玄大师盘坐的蒲团之前。

    

    凌天则是打量了一下这座洞府。

    

    简单至极,石桌石台和石床,外加一张蒲团,再无其他。

    

    天知道这武皇是如何就这般枯坐五百年的。

    

    “呵呵,为了这个东西,你不顾自己的安危,练那化妖秘术,深入妖域。”

    

    “你知道我心中有多么愧疚么!?”

    

    通玄大师忽然淡笑一声,“五百年前,我不是那张道陵的对手,无法调动人族大军驰援东域大荒州。”

    

    “但我也没有让你冒死去寻这个狗屁太初武魂!”

    

    “就算是去,也应该是我去!”

    

    通玄的语气,越来越激动。

    

    “你知道么,你走了之后,那九霄红娆和玄冥的绯玉罗都来找过我,后来你失去了消息,我算不出你的天机,更是无颜面对她们二人。”

    

    凌天却是忍不住蹙眉问道,“那大师为何不去妖域,亲自寻我老祖呢?”

    

    “凌天!是我在和大师说话,你少插嘴!”

    

    凌霄急道。

    

    “呵呵,你就是那凌家后人吧??你叫什么?”

    

    不过,通玄大师却没有任何不悦之色。

    

    “晚辈凌天!”

    

    凌天拱手,算是打过了招呼。

    

    其实,凌天心中还是对这南唐武皇,有不少怨气的。

    

    当年若不是他将南唐那副烂摊子扔下,他也就会跳什么绝天井,搞的如今不但无法和娘妻妹妹相见,就是那亲生骨肉,都未曾见过一面呢。

    

    “呵呵,天字,倒是有意思了。凌天,凌天之志,不错!”

    

    通玄大师嘀咕了一声,而后颔首,“不愧是应劫之人,气运之深,人族唯一。”

    

    “至于你刚才问我,为何不去那妖域寻凌霄。”

    

    他看向凌天的眼睛,“你可知道,为何那九霄之主和玄冥的绯玉罗,也不曾入那妖域去寻凌霄么?”

    

    “以她二人对你老祖的情义,是连死,都不怕的!”

    

    “为何!?”

    

    凌天想了想,却是不解。

    

    “当然为了凌霄,也为了你啊!”

    

    通玄笑道。

    

    “什么,为了我!?呵呵,大师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五百年前的事情,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凌天摊手,如今已经是一头雾水了。

    

    “呵呵,当然有,这里的一切,都和你有关系!”

    

    “难道你自己就没有想过,为何你进了妖域,就能正好赶上那血脉之地开启,又恰好赶上了那天鹏一族数百年的计划开启了龙域,又刚刚好的撞见了那擎天龙宫现世?”

    

    通玄起身,一步步走向凌天。

    

    后者却是眉头依旧紧锁,如今一想,事情却是貌似太过巧合了一些,几乎是有一个节点错过,那么今天,他都不会来到此处。

    

    “究竟怎么回事?这些事情,你在天谕仙岛内,又怎会得知?”

    

    凌天挑眉。

    

    “呵呵,我当然知道,那太初在龙域,而龙域只能通过血脉之地,才能进入,这些东西,我早在五百年前,就算出来了!”

    

    “如果不然,你凌家老祖,又怎会直接去妖域寻那太初武魂?”

    

    “今天你两人到了我面前,我便自然知道那擎天龙宫,你们已经入了,更何况,你身上还有烛龙的气息。”

    

    通玄走向洞内山壁,大袖一挥,拂去其上厚厚的灰尘,裸露出来的山壁之上,竟然密密麻麻都是晦涩而杂乱的符号。

    

    这些符号杂乱无章,犹如天书。

    

    凌天扫了一眼,却不知所云。

    

    “这些,便是我当年拜乞天道人为师,参悟天机得来的,那个时候,天机卦象之上,就不允许我等入那妖域!”

    

    “后来乞天道人也告诫我,若是我等入了,则天道大乱,无数人族,都将要殒命。”

    

    “而这所有卦象箴言之上,唯独没有凌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