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696章 烛龙精血的恐怖
    凌天说罢,直接崩碎手中的瓶子,那一滴烛龙精血,叮咚一声,落入水中。

    

    “好,我在外面,等着你。”

    

    老侯抿抿嘴,拍了拍凌天的肩膀,叹息一声,便推门而出。

    

    而此时那落入水中的烛龙精血,眨眼间便溃散在水中,几乎是瞬间,万年玄兵化城的水,就沸腾了起来。

    

    而那烛龙精血,也沿着凌天的伤口,一点点的渗入凌天的血肉中,沿经脉疯狂运转,逐渐火热,肉身在顷刻间似是要燃烧起来。

    

    痛!

    

    烈火焚身一般的痛!

    

    仅仅是刚刚开始,凌天就感觉到了这烛龙精血带给他的痛苦。

    

    仿佛骨髓深处,都开始燃烧一般,连神念,都无法压制。

    

    “我一定能行!”

    

    凌天咬着牙,直接催动龙血霸体决的最后一重。

    

    今天,无论如何,他都要吞噬了这一滴烛龙精血,不管有多痛!一定要将这血液吞噬。

    

    在催动龙血霸体决的瞬间,凌天双眸,便蒙上了一层烈火。

    

    凌天心中充斥火热,身体随之颤抖。

    

    下一刻,随着凌天催动功法,那烛龙精血在血脉之中疯狂奔腾,不一会,便游走四肢百骸,到了心脏之内。

    

    血液落入,整个心脏瞬间化为火红之色,看上去,就好似一个被烤红了的铸铁一般。而与此同时,凌天体内的血液以一种惊人速度疯狂运转,奔流之间甚至发出江海湖泊汹涌澎湃之音,煞是骇人。

    

    痛!

    

    密密麻麻绵绵不绝自身体百骸每一寸血肉之内发出,凶悍暴虐。这痛苦程度以凌天心境也近乎瞬间崩溃,比较他之前所有承受痛楚都要强烈十倍、百倍。

    

    烈火焚心之痛,身体内每个细胞都被灼热的痛苦,简直被死还要恐怖。

    

    哼!

    

    闷哼中,凌天直接瘫倒在石缸之中。

    

    痛苦,一点点将他淹没,甚至,他体内的气海,都在一点点的被烛龙精血内的烈火焚化。

    

    这一滴烛龙精血的融入,却是以极为霸道的方式直接改造凌天体内血脉,这种强行提升所带来的痛苦自然是猛烈无比,寻常武者难以抵挡万一。

    

    现在每一股进入心脏然后重新融入经脉的血液,都会夹杂上点点火红之色,然后在穿梭之中疯狂融入血肉,钻入骨头,扎进血髓深处。

    

    这无异于,是凌天的涅槃。

    

    这精血虽然不能直接提升凌天的修为,但它可以将凌天的肉身,转化为这世间拥有最为顶级强横的存在,让他拥有无匹的力量。

    

    这种机缘造化,在上界,都是颇为珍稀,而在这下界,就更加的唯一了。

    

    凌天此刻面临大危机,一旦无法承受血脉融入改变体质,肉身气海便会在这霸道血脉之力作用下瞬间湮灭,生命烙印从天地之间强行抹除。

    

    但这大危机中同时伴随大机缘,若能撑过今日劫难,日后修炼必定事半功倍,成为那万万人之上的人族巅峰存在。

    

    成败与否,便在今朝!

    

    凌天在这血脉改造之时,意念已经近乎处于崩溃边缘,这种痛苦根本无法抵挡,即便封印六识也能将之清晰感应。

    

    坚持!

    

    凌天心中惟独剩下这一个信念,那便是活下去。

    

    他的身世之谜,还未解开若就这般死去,怎能心甘?

    

    他还未曾回返南唐,去看看他的娘亲,妹妹,以及崔裹儿,和他的孩子,他怎能心甘!?

    

    外界美人翘首期待,秦明月,姬九幽柳依依尽皆世间绝色,能够得佳人青睐,已然是凌天天大的福气。

    

    此刻死去,他怎能心甘?

    

    魔巫族势大,屠灭人族之心不绝,万年来的血海深仇,不将之千万倍悉数奉还,怎能心甘?

    

    踏足大道,虽历经磨难数度面临死劫,但终究化险为夷步步前行。得四象塔,逆天改命开启造化,求的是踏足武道之巅峰,尚未功成便殒身于此,怎能心甘!

    

    心中有太多太多的不甘不愿,凌天即便意念模糊,心中却不断疯狂咆哮。

    

    不能死!

    

    绝对不能!

    

    我要成就龙血霸体,我要渡劫成为散仙!

    

    我要飞升上界!

    

    烛龙!

    

    就算你化身大日,烈火焚我身又能如何!?

    

    我凌天,偏不怕火!

    

    火起!

    

    凌天在心中怒吼,气海之上,十万剑影震颤不休,一道道猛烈的火焰显化而出,想要以火攻火!

    

    四象塔外。

    

    此时那杨霖和凌霄老祖等人,听着四象塔内凌天压抑到极致的低声嘶嚎,也都没了心思继续打牌了。

    

    凌天的痛苦,听起来,实在是有些吓人。

    

    “老侯,什么情况!?”

    

    杨霖等人赶紧围了上去。

    

    “和我所料的不差,那烛龙精血太过凶猛炽热,而凌天也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强性格,如今竟然是要以火攻火!”

    

    “而这,简直就是胡闹,如此做的结果,只能是焚身而死!”

    

    老侯也急的跺脚。

    

    “那你还在这里等什么,赶紧进去救人啊!”

    

    凌霄老祖急了,推开众人就要上前。

    

    “不行!现在进去强行打断,你无法将烛龙精血逼出,凌天还是一样要死!”

    

    可老侯却是将他拦下,

    

    “那你说怎么办?”

    

    凌霄看向那杨霖,“你这老头子,不是和我吹牛你无所不能么?赶紧想办法救我凌家后人!”

    

    杨霖紧紧蹙眉,可最后还是摇头,“我也没见识过烛龙精血,更没有炼过什么龙血霸体决,我上哪知道该怎么办?”

    

    他看向那老侯,“老侯,你是从上界下来的,论见识,我们都比不上你,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吧!?”

    

    “我要是有办法,就不会让凌天这么痛苦了,我的记忆,很多已经想不起来了。”老侯也是摇头。

    

    “咳咳,那个,我也是从上界下来的,你们怎么就不问问我啊!?”

    

    不过,正在众人在凌天痛苦的呻吟中,几近绝望的时候,青虚弱弱的在众人后方嘀咕了一声。

    

    “对呀,我怎么把你这个老瘪犊子给忘了!”

    

    杨霖一跺脚,伸手将那青虚拎到众人身前。

    

    “青虚,你有办法!?”

    

    众人一脸希冀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