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695章 大道有缺
    “这个呢,是那恶龙万年来,在深渊之中,从五色龙族的骸骨之中炼化出来的精血,虽然不如那烛龙精血尊贵,但胜在浓郁精纯,你炼化入体之后,未必不能出现返祖的情况,到时候,你的龙族血脉,便是这龙域最高贵的存在!”

    

    说着,杨霖便是将那精血扔向龙玄,“这东西,也本事你龙族之物,如今凌天已经有了烛龙精血,也就用不上这个了,你拿去吧。”

    

    龙玄接过那五色龙血,终于是缓过神来,身浑身激动的都在颤抖。

    

    正如杨霖所说,他能感觉到这精血之中浓郁而旺盛的气息,他是将其炼化,血脉品级,必然能够突破到八品巅峰!

    

    甚至触摸到九品神级,都有可能!

    

    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他莫大的机缘。

    

    “龙玄,拜谢前辈!”

    

    将那精血手下,龙玄躬身。

    

    “好了好了,龙玄你赶紧整顿龙域吧,明月丫头,进桃园,让凌天疗伤。”

    

    杨霖白白手,旋即回身,却是和那凌霄老祖,对上了目光。

    

    “嘿,你这老头子哪里冒出来的!?’

    

    片刻后,杨霖蹙眉。

    

    “我还没问你呢,你谁啊!?在这里大呼小叫,指来指去的!?”

    

    凌霄掐腰。

    

    “你管我是谁,这里我最厉害,我当然可以指!”杨霖嗤笑。

    

    “嘿,我还是凌家老祖呢,这些都是我凌家的媳妇,你瞎指挥个屁!”凌霄撸起袖子,一脸的不服。

    

    “嘿,怎么着,想试试!?”

    

    “试就试!”

    

    凌天:“……”

    

    秦明月:“……”

    

    一众龙族:“……”

    

    桃园。

    

    凌霄老祖经过三位凌家媳妇的指点之后,很快就学会了麻将,当即和那杨霖大战起来。

    

    谁也没想到,这两个老头子所说的试试身手,竟然是玩牌……

    

    当然,凌天是没有闲工夫观战了,此时他体内的血脉每一刻,都在疯狂流逝。

    

    被恶龙之主重伤的恐怖,远超他的想象。

    

    凌天先是看了眼冉红拂,此时她已经被桃夭夭安排在了四象塔的第二层,浑身周被血红色的光茧包裹着,还未苏醒。

    

    而小影则是被桃夭夭脱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用桃树的根须,为其恢复生机,而那天鹏圣子的精血,已然入体。

    

    两位妖族都脱离了生命危险,而且机缘都是不小。

    

    而且,龙玄也拿出了不少晶核,让凌天带进来,说是小影和冉红拂在恢复之后,必然需要大量的妖族能量。对于此,凌天也没拒绝了。

    

    几乎可以预见,她们两位在出世时候,必然是妖族的一方巨擘,恐怖程度,绝对会远超所有人的想象。

    

    四象塔内,凌天褪尽衣衫,独自迈入石缸之中。

    

    如今,他浑身仍旧是狰狞的撕裂伤口。

    

    鲜血未曾凝固,瞬间就染红了缸内那万年玄冰融化后的水。

    

    刺骨的冰凉,缓解了一些肉身的彻骨痛楚。

    

    手中握着那装着烛龙精血的小瓶子,凌天激动的,嘴唇都在哆嗦。

    

    “呵呵,烛龙……今天,我终于知道,当初是谁把我打下这一界的了。”

    

    石缸旁,老侯背负着双手,忽然嗤笑一声。

    

    “哦!?你的意思,是这烛龙!?”

    

    凌天挑眉。

    

    “嗯,而且应该是烛龙之中,那个炼成了大日精火的顶级烛龙仙尊。”

    

    老侯颔首,“不过,罢了,我只是忽然响起了他的气息,也终有一日,我会重返上界,报仇雪恨!”

    

    说着,老侯的脸上,恢复那已经消失了不知道多久的狰狞恐怖之色。

    

    或许,这才是身为黄泉守护神兽该有的威严吧。

    

    “老侯,你这根本无需担心,你重返上界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等我炼化了这烛龙精血,我的战力,便可到达这一界巅峰。”

    

    “步入飞天,指日可待。”

    

    凌天笑道。

    

    “这是自然……”

    

    老侯忽然沉吟了一声,“不过,你真的准备好炼化这烛龙精血了么?”

    

    “当然,难道还有什么不妥么!?”

    

    凌天蹙眉,他听的出来,这老侯似乎话里有话。

    

    “倒也没什么。”

    

    “我只是忽然想起了一些东西。”

    

    老侯忽然俯首看向凌天,“你身世不凡,连我都看不透。”

    

    “那么早,就凑齐了战神意志,又身怀各种神秘而强大的功法,机缘更是无数,虽然一路以来,也是九死一生,艰难重重,可说到底,还是逢凶化吉,太过顺了一些。”

    

    “而我观这方世界的天道有缺,才没能压的住你,但你身上,同样是大道有缺!”

    

    “嗯?大道有缺?什么意思?”凌天听了更是疑惑,手里的烛龙精血,都跟着放了下来。

    

    “我也是隐隐有所感应,总觉得的,天道不会让你这般顺利,你还有坎。”

    

    “就比如这烛龙精血,说实话,你想要炼成龙血霸体,成就顶级肉身,与之那元气修为相辅相成来渡劫成就散仙的路子,是没错的,但这精血,其实有些超过了你的需求。”

    

    “它,太强了。”

    

    “而且,烛龙吞日而生,乃是龙族的至阳至火之龙,在上界,他生活在冥界九幽寒溟,才能克制他体内强横的能量,你用他的精血炼成霸体,怕是……钢过易折啊!”

    

    “想要找平衡,可你体内有缺,这到坎,便是大道之缺,比之那散仙之劫,还可怕。”

    

    老侯深吸了一口气。

    

    “吞日而生,至阳至火,呵呵,这不用怕吧?老侯,你忘了我可以演化万道火种么?我并不怕火的。”

    

    凌天倒是不甚在意。

    

    “这我知道,而且我也只是推测,毕竟你不炼化精血,谁也不知道结果如何,但是……真的会很痛苦,比你经历过的一切,都要痛!”

    

    “你……行么!?”

    

    老侯按着凌天的肩膀,有些担心。

    

    “哈哈哈哈,老侯,你这是怎么了?今天这些话,可不像你平时的样子,担心我作甚,不就是痛么!?”

    

    凌天先是大笑,而后笑容猛然收敛,“我连死都不怕,还怕那痛么?”

    

    “老侯,我知道你也是为我着想,但生于世间得到踏足大道机缘,若是不放手一搏,我心中绝对不甘。”

    

    “这世间真正巅峰存在者,哪一个不是经历无尽凶险一脚一步坚实前行,最终才能成为这世间巅峰存在的呢,即便下一步是死,我也要试试。”

    

    “此事我心念已定,炼化烛龙精血,成就……”

    

    “霸体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