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659章 鳄鵟
    “血灵哪有那么好找的,这里如此之大,我们还是小心一些,慢慢寻找吧,不然遇到厉害的血灵,我们可能连命都没了。”

    

    冉若萱提着战戟在手,显得很紧张。

    

    “呵呵,怕,就呆在这里不要动了,这里,应该还算安全。”

    

    “我们走!”

    

    凌天嗤笑一声,手中大槊显化,便一震狂风般,冲向血脉之地深处,冉红拂也毫无惧色,紧跟而上。

    

    “你们!”

    

    “等等我啊!”

    

    冉若萱一跺脚,可看着那犹如血海般的天穹,浑身却是一颤,咬着贝齿拼劲全力追了上去。

    

    一晃,凌天进入血脉之地,已然一月之久。

    

    血脉之地的辽阔,远超凌天的想象。

    

    别说是他,就是幻刺蜂,也没能将这血脉之地摸透。

    

    而且,其内的血灵之强横,也远超凌天的预料。

    

    一路上,随着他们越发深入,所遇到的血灵,甚至已经拥有了媲美散仙后期的战力,这些血灵乃是上古时期死在这里的妖族强者血液凝成,虽然肉身不强,但存在不知道多少万年,仍旧凶悍。

    

    如果不是凌天在,就算冉红拂,也绝对无法抵挡如此强大的血灵。

    

    =?0QY

    

    当然,那冉若萱就更不知道要死多少次了。

    

    一路上,收获也自然是不菲的。

    

    血脉之地的血灵存在的形态核心,仍旧是妖族的晶核,杀死了血灵,就可以得到晶核,而且晶核之中的精纯妖气,可以被妖族直接炼化,足以媲美那灵丹妙药和天地精华。

    

    而且,击杀血灵之后,就能得到那血灵之身中残留的上古血脉之力,被妖族炼化入自身血肉之后,就可以提升自己的血脉品级,甚至一旦破境,就可以发生变异返祖,直接越级。

    

    一个月来,收获最大的,当然还是冉红拂,如今的她,修为已经突破散仙中期,甚至已经到了中期小成的地步,一个月接连突破两个小境界,这速度可不慢了。

    

    而在血脉上,冉红拂实际是红鸾变异血脉,比之那六品的青鸾还高贵。

    

    如今,血脉越发精纯,距离六品巅峰,已经越来越近了。

    

    而那冉若萱,虽然得到了只是一些冉红拂看不上的血灵和晶核,但修为也是不如散仙中期,血脉,更是到了四品的地步。

    

    “嘭!”

    

    一声惊天咆哮,空气中,一杆火红大戟撕裂空间,爆射而出,正中一只高达五十丈的雕类血灵。

    

    大戟刺入那血灵体内,霎时间,鲜血飞溅,血灵更是一声凄厉嘶吼,羽翼猛然一震,便凝成无数道血色翎羽,犹如箭雨一般,激射而出。

    

    铛铛铛!

    

    火红大戟飞回,被冉红拂在身前轮起一面火色光盾,虽然将那箭雨等下,可巨力万钧,还是让她不住的后退。

    

    嘭!

    

    最后一道箭矢足有手臂粗细,爆射而来,更是将冉红拂直接震飞出去了。

    

    “哼……”

    

    那血灵闷哼一声,“没想到,血主大人说的没错,还真的有不怕死的妖族又来我血脉之地夺我等造化。”

    

    “不过,等待你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你们的血,将为我等破开封印,重现世间!”

    

    那血雕虽然不能化形,但一身威压,却堪比散仙后期小成,就算是如今的冉红拂,在红鸾血脉之力未能全部解开封印之时,也无法抵挡。

    

    戾!

    

    一声尖鸣,那血雕电射而来,巨大利爪震荡在冉红拂的大戟之上,后者便一口鲜血喷出,再次被震飞了出去。

    

    冉若萱擎着大戟在一旁迎上,可仅仅是余波,就将她掀飞了。

    

    一路上,凌天和冉红拂不知道救了她多少次,如今的冉若萱,变的安静了许多。

    

    “呵呵,死吧,你们的鲜血,将会让我变的更加强大!”

    

    血雕刺耳怪叫,从天而落,向着冉红拂扑杀而去。

    

    眼看着,那所化成的血色闪电,就要将冉红拂撕的粉碎,千钧一发之际,远处一道伫立在山巅上的身影,忽然动了。

    

    “呵呵,扁毛孽畜,血灵之身还敢猖狂!?!”

    

    “看槊!”

    

    一道身影在虚空之中蓦然响起,而下一刻,从冉红拂身前的虚空中,那道身影便陡然显化,而且手中的一道大槊,也轰然爆斩出来。

    

    “嗯!?”

    

    突然出现的身影,让血雕一惊,不过双方的速度,都还是太快了,不等他反应,一道漆黑的大槊锋刃,便斩在了他的身上。

    

    噗哧!

    

    顷刻之间,那血雕的利爪就被斩断,槊锋没入血雕身躯,呼吸之间,就将其斩成了两截。

    

    如此强大的血灵,甚至到灭亡前的一瞬,都未曾看清,他自己是怎么死的。

    

    哗……

    

    血灵溃散,一缕璀璨的精血犹如火焰一般,想要逃离,但却被凌天直接抓在手中。

    

    随手将那晶核和那掉落下来的一杆红色战戟遗宝接过,凌天这才将冉红拂搀起。

    

    “哼,可恶的家伙,我还是打不过.”

    

    冉红拂很是不服气。

    

    “不错了,你不过才中期小成的修为而已,等你到了大成,就能斩杀这等血灵了。”

    

    “毕竟,这家伙战力已经比散仙后期小成的妖族厉害些。”

    

    冉红拂不置可否,却是一瘸一拐的将那冉若萱从地上拉了起来。

    

    “你逞什么能,不知道那血雕是什么样的存在么?”

    

    冉红拂紧绷着脸,擦掉嘴角的血迹,“我不是非要你们来保护才行,不管怎样,我都要试试。”

    

    “不用,你是冉家的希望,你只要不死,就是最大的造化了。”

    

    “我明白,我会照顾好自己。”

    

    冉若萱挣开冉红拂的手,自己吞下一粒疗伤丹药。

    

    “走吧,下一个血灵,才是挑战。”

    

    凌天将战利品收起来,带着两女继续掠向深处。

    

    “凌天,能确定前方的血灵战力真的恐怖么?”

    

    凌天和冉红拂在血色的山脉之间飞掠。

    

    “能,那个血灵是一只鳄鵟,就算不到散仙后期大成,但也绝对远超那血雕了。”

    

    凌天颔首。

    

    “什么,鳄鵟么?那血脉倒是不错……”

    

    一边飞掠,冉红拂一边炼化着那血雕的晶核,虽然不能短时间内,突破到中期大成之境,但能增加一点儿战力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