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654章 红拂相公 冉家女婿
    “我算什么!?”

    

    “我,是红拂的相公,是冉家的女婿!”

    

    凌天纵身一跃,便光影如电,直接出现在了石碑之下,目光直视曹飞,而后一掌轰落在石碑上。

    

    “还不够是么,那就看看,谁的血脉,更强!!”

    

    凌天声音落下,浑身就被淡金色的妖气升腾笼罩,而那雄浑的血脉气息冲天而起,注入血碑。

    

    嗡嗡嗡!

    

    血色石碑一震闷响,整个碑身都在震颤。

    

    曹冉两家所有妖族都齐齐看去,却是赫然发现那石碑上的血色光芒都蕴上了一层淡金之色,而后径直向上,不过三个呼吸之间,就超越了三十八丈的位置。

    

    铮!

    

    一声极速的轰鸣,那血色光辉急停下来,但让曹家妖族无法相信的是,那光辉,竟然就停在了三十九丈的位置。

    

    仅仅一丈之差,但还是力压曹飞!

    

    “嘶,散仙四品巅峰血脉!”

    

    “差一丈就到五品血脉了!”

    

    “看样子,貌似是玄金龙狮,这妖族血脉,的确比青光云天马高级些。”

    

    “这家伙哪里来的!”

    

    这下,不仅仅是曹家妖族惊诧,就连冉家上下,也都是面面相觑。

    

    冉红拂的相公,冉家的女婿?

    

    这是什么情况?

    

    白灵和猴机灵也是相视一眼,张大了嘴巴,完全无法相信。

    

    这才几天的时间,金三儿怎么就成了小姐的相公了。

    

    虽然这可以能是真的,但未免也太快了些。

    

    连冉红拂听了,也是俏脸一红。

    

    暗道就算是冉家招揽过来的妖族,也有资格进入血脉之地的。

    

    当然,她也没有反驳。

    

    心中,却还有些欢喜。

    

    “阿拂的相公……”

    

    “你在胡说什么!?”

    

    曹飞瞪着眼睛,可凌天的血脉,就是比他的青光云天马要强横一些。

    

    已然是事实。‘

    

    “呵呵,怎么,你还有什么疑问么?”

    

    “我只是想告诉你,别把自己看的太高,当初入你曹家地牢,不过是我闲来无事,看上一眼。”

    

    “你还真的以为,在这青风城,你就是最强天骄了么?”

    

    “真是笑话。”

    

    凌天收回手掌,气势溅起,根本不弱曹飞分毫。

    

    而且,其浑身淡金气息蔓延,让其看上去,更显高贵。

    

    “你!”

    

    “你这是自取其辱!”

    

    y{首发‘d0

    

    曹飞脸色陡然变的狰狞,闪身到那蚀砾石前,“既然你相比,那就接着比比看!”

    

    “血脉强横?但那可代表不了战力!”

    

    声音落下,曹飞手中光华涌动,凝成一杆青金色的掩月长刀,双手紧握,散仙中期的威压轰然散开,鼓动的劲风,席卷四周。

    

    “开!”

    

    一声怒喝,曹飞手中长刀怒斩而下。

    

    刀锋凛冽,在斩出的霎那间,便是让整个演武场内的妖族,全都寂静下来。

    

    冉府内,只能听到那长刀撕裂空间的可怕炸响。

    

    砰砰砰!

    

    曹飞的这一刀极为强横,那兵刃的品阶本就不低,远超炎鸢戟,而且曹飞的修为,也是在全场内无妖能及。

    

    光芒触碰蚀砾石的霎那,那石球,便一枚枚的崩碎开来,好似切豆腐一般。

    

    最后,刀光没入第十八枚石球内消失。

    

    咔嚓。

    

    三个呼吸之后,第十八枚蚀砾石球开裂成了两半。

    

    一刀碎十八枚石球。

    

    散仙中期的曹飞,力量竟然强横到了可以一刀轰碎十八枚石球的地步。

    

    这,已然是散仙中期大成的战力了,就是比之冉泓,都差不太多。

    

    难怪,这曹飞在曹天笑不再的时候,就敢来冉府。

    

    “呵呵,这便是差距,你还想和我比么!?”

    

    长刀落地,曹飞一脸傲然的看向凌天。

    

    他有绝对的信心,胜过凌天。

    

    “打这一堆石头有什么意思。”

    

    “既然你还不服,那就上来。”

    

    “你我真刀真枪的,来上一局,生死不论,怎样!?”

    

    众妖都以为凌天必然是要认输了,可后者却直接飞上了石碑对面的擂台。

    

    “这家伙疯了不成!?要上擂台挑战曹飞?!”

    

    “真是不想活了,还生死不论,真以为他是曹飞的对手么!?”

    

    众妖讶然。

    

    “哈哈哈哈,真是有意思,我曹飞在青风城数十万里内纵横,你还是第一个敢挑战我的后辈!”

    

    “好,既然你真的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曹飞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当即也纵身一跃,也飞上擂台。

    

    “金三儿,你会为你的愚蠢,而感到后悔的。”

    

    曹飞手中长刀低垂,浑身妖气犹如风暴一般笼罩在他的周围。

    

    “愚蠢,你的确是有够蠢的。”

    

    凌天却是轻笑一声,晃了晃脖子,右肩一震,嗡的一声铮鸣,一道黑光陡然撕裂空间乍现在他的手中。

    

    光芒浓郁犹如墨色岩浆,最后凝成一杆威武的大槊。

    

    槊锋直指曹飞。

    

    “你这兵刃,中品准仙兵!?”

    

    曹飞看到那大槊凝成,其上凌厉的锋锐气息,甚至隔得老远都能感觉道。

    

    这把兵刃,竟然也如此不凡,甚至,要超过掩月刀!

    

    “天,这金三难道是和冉红拂一起遇到的奇遇么?怎么如此强大的兵刃,一个个的出现了!”

    

    “是啊,仅仅是这大槊的价值,就绝对不可估量了。”

    

    “胜负,看起来还真的不好说.”

    

    冉家妖族都和见了鬼一样,冉若萱眼中,更是满满的嫉妒,如今她忽然觉得自己手中的炎鸢戟,简直就是垃圾。

    

    “不用太过惊诧。”

    

    “让你想不到的,还有很多!”

    

    凌天上前一步,浑身的淡金妖气,随他这一步泛起淡淡的涟漪。顿时间,有浑厚而凝重的威压弥漫出来,一股厚重而凌厉的气势出现在他身上,其修为,催动到了散仙初期巅峰的地步,和那冉若萱一样。

    

    “哼,冥顽不灵,就让我看看,你有何能耐!”

    

    感应到对方身上的气息,曹飞眼中寒芒闪烁,抬手间偃月刀舞动,便是一道轰杀了过来。

    

    刺耳的破空声响起,这一刀绽放出锋锐的青色刀光,离体数百丈,速度奇快无比。几乎是瞬间,就杀到凌天面前,刀芒声威之盛,妖力之浑厚,震的冉府都在颤抖。

    

    确实不弱。

    

    不得不说,这曹飞确实有些实力,甚至已经不弱于其父曹天笑了。。

    

    曹家底蕴的确深厚,若是寻常初期巅峰的后辈,只怕一刀就得败下阵来。

    

    可惜,他碰上的是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