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648章 天鹏和红鸾【四更感谢我大哥肥皂!】
    当冉红拂带着魂不守舍的凌天落在冉府之前的时候,冉府大门内外,都是谈论着那天劫的一众妖族,其中就包括冉府的少爷和小姐们。

    

    “小姐,你回来了!”

    

    白灵和猴机灵方才到处都寻不到冉红拂,别提多急了。

    

    如今见到冉红拂平安无恙的归来,而且那金三儿也跟在身后,当即便是大喜。

    

    “小姐,你……你的修为……”

    

    不过,白灵几个忽然发现,冉红拂的气息和之前完全不同了,虽然看不透,但绝对不是顶级妖皇。

    

    “小姐,你成就散仙了!何时渡的劫啊!?”

    

    “难不成……三百里外的雷劫,是小姐引来的!?”

    

    白灵和猴机灵都是惊呼一声。

    

    不过,冉红拂还未应声,府门内,却是响起了一声刺耳的嗤笑声。

    

    “呦,看看是谁回来了,啧啧,红拂,你这出去一趟就成就散仙了?难不成,那劫云之下真的是你!?”

    

    “哼,怎么可能,外面已经传回了消息,说是那渡劫的存在有强者守护,不但一招轰杀了曹休,就连那城主曹天笑都是不敌,重伤而逃,再说,那劫云笼罩百里,其血脉必然强大至极,怎么会是冉红拂。”

    

    一众少爷小姐们走出来,为首的便是如今冉家第一天骄,冉若萱。

    

    此女天赋极好,尽得鸾鸟后裔红鸢的血脉,修为更是进境极快,如今已经是散仙初期巅峰。

    

    对于冉红拂,两女从小便是不合,而年幼时冉红拂的修为和战力,都是力压冉若萱,前者更是受那老太爷的百般恩宠,冉若萱自然看不上冉红拂。

    

    如今,冉红拂回了冉家,修为更是不如她,她怎么会错过这奚落的机会呢。

    

    “呵呵,是不是我,又能如何呢?冉若萱,我劝你好自为之。”

    

    冉红拂顾忌冉家情面,便也没想和冉若萱计较。

    

    说罢,便带着凌天几个步入冉家府门。

    

    “呵呵,我之前还听说她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妖族散仙后辈,而且还因为争风吃醋,将那曹昂伤了,是谁啊!?”

    

    “呵,得罪了曹家,有什么好果子吃,还争风吃醋,难道那妖族后辈不知道自己是何种样貌,能和曹昂相比么!?”

    

    “喂,那小子,不会就是你吧!?”

    

    一众小姐们七嘴八舌,冉若萱却是挡住了走在最后,垂头失神的凌天。

    

    “恩!?”

    

    不过,凌天豁然抬头,一头银发飘逸的甩在身后,露出了那一张蕴着淡淡金光的脸。

    

    凌天幻化出来的相貌本就在妖族之中几乎无可比拟,如今在和冉红拂有过鱼水之欢后,更是浑身上下氤氲着一股隐隐高贵神秘的气息。

    

    只是一眼,便将冉若萱等一众冉家后辈全都震在了原地。

    

    “金三儿……”

    

    前方,脸色渐冷的冉红拂回身看来,凌天这才反应过来,讪笑一声便越过冉若萱跟了上去。

    

    “哇,他好帅啊!”

    

    “就是啊,好帅,而且修为也到了散仙了呢!”

    

    “从没见过妖族之中,还有这般相貌的年轻后辈,若萱姐,他怕是比那曹家大世子曹飞还要好看呢!”

    

    众小姐将目光齐齐看向冉若萱。

    

    曹飞是青风城公认的第一美男妖,而且冉若萱更是倾心曹飞已久。

    

    “哼,长的好有什么用?能有曹飞哥哥厉害么!?”

    

    “没见识的家伙,懒得理你们,让开!”

    

    冉若萱心中没来由的一真恼怒,挤开众人便走了。

    

    “冉红拂,我绝对不许你有一丁点儿比我强!一点儿都不行!”

    

    疾行中的冉若萱紧紧握着拳头。

    

    ……

    

    冉红拂小院。

    

    白灵几个都被支出去了,小院里,只剩下冉红拂和凌天两个。

    

    “你……”

    

    “我……”

    

    沉默了半晌,凌天和冉红拂几乎是同时开口。

    

    “你先说。”凌天摸了摸鼻子。

    

    “我是想问,金三儿……你,喜欢我么?”

    

    冉红拂心中嘭嘭乱跳,但一双眸子却是异常的坚定,甚至带着侵略性,直直的看着凌天。

    

    “我……喜欢。”

    

    凌天抬眼,咬着牙,“从在大营内,你为我求情的时候,我便知道……你属于我。”

    

    “呵呵……”

    

    冉红拂目光一软,垂下臻首,“那……还好。”

    

    “如今,你我既然已经有了夫妻之实,那我就不能对你有所隐瞒了。”

    

    “其实,我冉红拂是红鸾之后,只不过,在我出生之前,我红鸾被天鹏族和青鸾一族里应外合所灭。’

    

    “我爹我娘为了保护我,将我送了出来,便到了爷爷这里,也就是冉家。”

    

    “我的红鸾血脉变异,意外获得了炎凤的气息,不过也因为如此,我的血脉之力被封印,只能随着修为的提升而慢慢解开。”

    

    “我的天赋便是伤的越重,修为提升的就越快,而且在渡劫之前,必须经历假死,才能成功。”

    

    “也就是……就是方才。”

    

    说到这里,冉红拂忽然有些羞赧。

    

    “什么!?你是假死,难道不是诅咒?!”

    

    不过,听到这,凌天却是大惊,一双眼睛瞪的滚圆。

    

    “什么,什么诅咒?”

    

    “我就是假死啊,那也是我最虚弱的时候,谁曾想,你就趁着那会和我……虽然,虽然我也不讨厌你……”

    

    冉红拂脸色更加羞红了。

    

    “我……日!”

    

    凌天攥着胸前的桃核,气的险些要直接冲进去质问杨霖了。

    

    桃园内。

    

    酣睡的杨霖忽然打了个喷嚏。

    

    “靠,谁骂我!”

    

    老侯和青虚对视一眼,“还能有谁,凌天呗?不过,你之前和凌天说的那些话,到底靠谱不靠谱?”

    

    “我说什么了!?”

    

    “我丫的喝醉了啊!”

    

    杨霖揉揉眼睛,倒头便又睡了过去。

    

    青虚:“……”

    

    老侯:“傻了……”

    

    ……

    

    “怎么了?”

    

    冉红拂见凌天那气汹汹的模样,有些意外。

    

    “啊,没事没事。”

    

    “我,我那是情不自禁。”

    

    凌天搓着大腿,暗道没办法了,只能这样了。

    

    “不过,你方才说,你红鸾一族被灭,而且还是那天鹏和青鸾里应外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了避免尴尬,凌天将疑惑说了出来。

    

    “当然还是为了血脉。”

    

    冉红拂叹息一声,“天鹏和鸾族本就都属天地之玄鸟,而天鹏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他们的天赋是吞噬,他们可以直接吞噬任何种族的血脉,壮大自己,是妖族其他种族,远远不及的。”

    

    “而天鹏之主不知道从哪里听闻,只要吞食了妖族顶级的五行属性血脉,就可以将天鹏族的血脉进阶到极致,从未成为金翅大鹏!”

    

    “其他妖族都屈服于天鹏的强横,而我红鸾一族天性不屈而好战,所以……那一战,我红鸾就被灭绝了,只留下我自己……”

    

    “不过老天有眼,那天鹏之主集齐了五行血脉,可还是未能让血脉进阶。”

    

    “这,也是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