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630章 凤凰后裔 冷血寨主
    “金三儿不知道寨主此言是何意。”

    

    “我自幼在深山中修炼,也是最近才出山,并没有任何图谋。”

    

    “如果寨主容不下我,那我金三离开便是。”

    

    “告辞!”

    

    说罢,凌天冷哼一声,便豁然转身离开。

    

    算他这次瞎了眼,没事找事。

    

    大不了,换个山寨投靠便是。

    

    “金三儿!”

    

    白灵一跺脚,想要拦下凌天,可是她有没办法做主。

    

    “站住!”

    

    不过,那寨主却是一声戾喝,身影一闪,便是将凌天拦下。

    

    “你杀了浑野,黑风山必然会将这笔帐算在我翎羽寨头上,而你,也休想抽身事外。”

    

    “我冉红拂虽然不怕事,但你,得留下!”

    

    说罢,不等凌天反应,那寨主便是伸出手指点落向凌天的胸口。

    

    虽然凌天可以在瞬息之间反击或者躲避,但他能感受到,这冉红拂身上并没有杀意,便浑身一震,强行忍了下来。

    

    冉红拂的手指点落,一道血芒,便瞬间隐入了凌天体内。

    

    眉头微皱,凌天发现那冉红拂点落的血脉对身体并没有半点伤害和影响,就好似再微弱不过的一道气息似的。

    

    不过,下一刻,那血芒彻底消失,凌天浑身上下的妖气,却好似有了些许味道。

    

    这味道,和白灵等人身上的,一般无二。

    

    “好了,从此以后,你便是妖域南方青鸾势力内的妖族,跟我回寨子吧。”

    

    冉红拂撩起身后火红的披风,豁然转身,素手一扬,一群妖者便上来将货物接过,大队人马,疾行而去。

    

    “走吧,金三而,你心里千万不要有疙瘩,寨主其实很好的,只要不犯错……”

    

    白灵向凌天投来一道歉意的目光,便拽着他跟了上去。

    

    桃园内。

    

    和老侯青虚打着牌的杨霖将目光从天上收了回来。

    

    “呵呵,老侯,我观此女可是不凡。”

    

    “啧啧,这凌天还真是大气运,入妖域随便寻了一支妖族,都能碰到身怀如此血脉的凤凰后裔。”

    

    “你可看出了什么!?”

    

    老侯嗤笑一声,“老子可是正经八百的妖族,眼力还能比你弱了?”

    

    “想当年在上界,老子啥样的凤族美女没见过?”

    

    “不过,这丫头虽然身上藏着一股凤凰的气息,但貌似有些问题,好似被抽离的一些出去,不然还真是了不得了!”

    

    老侯攥着一手牌,咂咂嘴。

    

    “哈哈,不怕,这姑娘缺一番造化而已。”

    

    “这造化,便是凌天……”

    

    “来来来,王炸!”

    

    青虚:“你丫有病,老侯是地主,你炸我作甚!?”

    

    翎羽寨的位置并不是太远,众人疾行了三天,便在进入了一道山谷之内。

    

    其实,与其说是山谷,倒不如说这山寨是建在两座大山中间的缝隙之中,进入只有一道口子,三面环山,足有千丈,还别说,位置真是不错的。

    

    谷内的空间极大,中间平原之上被妖族用粗糙的手法种植了一些草药,当然,品阶都不是很高。

    

    即便妖域之中不乏高品级的灵药,但越高级的灵药就越是娇贵,没有精通灵药的高手来照顾,根本没办法移植。

    

    而在两侧和最里面的山壁之上,则是密密麻麻的洞窟,是山寨内所有妖族的住所。

    

    山寨外,有些简陋的阵法禁制,不过这些看在凌天眼中,还真是太过寒酸。

    

    不过,当冉红拂的队伍开启阵法,进入山谷之中时,其内的妖族便是暴起一阵欢呼。

    

    不少妖族幼崽刚刚化形,就从四面八方围过来,讨要着肉干和果子。

    

    看的出来,他们对于外出而回的队伍,是多么的依赖。

    

    霎时间,整片山谷,都被欢呼填满了。

    

    可很快就有族妖发现了白灵的队伍只回来了一半,剩下的,却不知所踪,而且白灵等人个个带伤。

    

    在队伍的最后,战马上背负着的,则是一具具妖族尸体。

    

    一时间,他们便明白了过来,整个山谷,瞬间沉寂下来。

    

    “各位族妖,白灵对不起你们,我没能将兄弟们全都平安带回来……”

    

    这时,白灵从队伍中走出,噗通一声,便跪在了一众妖族面前。

    

    蓝景等妖族武者也都鱼贯而出,在白灵身后跪下。

    

    “请寨主责罚。”

    

    白灵拱手拜向那背对着众人冉红拂。

    

    “妖域残酷,生死无常。”

    

    “上酒!”

    

    冉红拂转身,身后便有妖族武者捧上来一方坛子。

    

    “这第一口,敬给我翎羽寨死去的兄弟。”

    

    冉红拂,接过酒坛,将酒水全都洒在了地上。

    

    作罢,冉红拂手中红芒一闪,一道长鞭便握在了手中。

    

    “但白灵你身为队伍的首领,折损近半族妖,你难辞其咎。”

    

    “可甘心受罚?”

    

    冉红拂脸色冰冷,厉声而道。

    

    “白灵有错,甘心受罚!”

    

    白灵叩首,双手垫在脑门之上,跪伏于地。

    

    “好,如今,寨内上下老小皆在,你折了我们五十一位兄弟,我便用翎羽鞭惩你五十一鞭子。”

    

    “是生是死,就看你造化了!”

    

    说罢,冉红拂手中的长鞭,便是在凌天眉间一挑中,凛然抽下。

    

    啪!

    

    长鞭落在白灵身上,后者就低呼一声,剧痛让她的浑身都在颤抖。

    

    可冉红拂的脸上没有任何波动,仍旧一鞭一鞭的抽着。

    

    她乃四阶妖皇的修为,虽然没用多少力气,但别说五十鞭,怕是那白灵连三十鞭都承受不起。

    

    “寨主,蓝景亦然有责任,愿与白灵一同承罚!”

    

    蓝景不忍,爬了上来。

    

    “好,那就分你二十鞭!”

    

    长鞭应声便落在了那蓝景身上,抽的那蓝景也呲牙。

    

    两妖同时承罚,看着周围一众族妖,都是不忍。

    

    但却没有任何妖族,出来制止。

    

    眼看着白灵在受了十鞭值周就已经要昏迷了,甚至都不知疼痛的模样,凌天终于是忍不住了。

    

    够了!

    

    一声大喝,凌天身影一闪,便挡在了两妖面前。

    

    “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是那黑风山的妖族偷袭,能带着货物和近半妖族兄弟过来,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你为何如此狠戾,不讲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