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625章 三个老头一台戏
    “什么!?”

    

    杨霖见凌天不似说笑,手中的龙虾肉串都放下了。

    

    如果说他自己不想出去,那绝对是假的。

    

    毕竟在这万丈冰原之下一呆就是万年之久,日日和这些龙骨尸骸做伴,能坚持到现在,他已经快要疯掉了。

    

    如果能出去看一看,那必然是好的。

    

    可是那雷劫一直都让杨霖忌惮不已。

    

    “前辈,我真的有办法让你避开雷劫,还能带您出去看看。”

    

    凌天嘿嘿一笑,“要不要试试?”

    

    此时此刻,他忽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拿着糖葫芦护佑小孩儿坏蛋了。

    

    当然,杨霖并不傻,这是一个活了万年之久的老怪物。

    

    “那……试试?”

    

    “我倒是好奇了,你小子有什么办法,连天道都能避。”

    

    杨霖抱着肩膀,到还是真的不太相信。

    

    “行,那前辈,你可别…眨…眼!”

    

    凌天大袖在杨霖身前猛然舞动,下一刻,两人周围景色一遍,落在了一汪潭水之前。

    

    “这……这是什么地方!?”

    

    杨霖松开肩膀看着那不远处的一株茂盛的桃树,已经桃花林掩映之中的七层宝塔,和那一望无际的山川秀色,碧云蓝天。

    

    简直就是世外桃园。

    

    “不对,这看起来并不像是洞天。”

    

    “洞天绝对不可能规避天劫。”

    

    杨霖不住的猜测,又不断的摇头。

    

    “嘶,这树看起来真是不凡,堪称神树!”

    

    “还有那座塔,看模样,绝对是玄天至宝的等级!”

    

    “你这小子,究竟将我带到什么地方来了,这么多宝贝!?”

    

    “不,最宝贝的,应该就是这座空间,简直太神奇了!”

    

    杨霖将周身的气息散发开去,也根本没有任何压制,但天穹之上云淡风轻,哪里有半点劫雷的影子?

    

    “呵呵,其实,我也说不上这里是什么,但却是能够规避天劫,我们管着了叫桃园。”

    

    凌天耸耸肩。

    

    “桃园,这名字听起来很俗啊!”

    

    杨霖蹙眉。

    

    “呸,你才俗,你全家都俗!”

    

    两人身前光影一闪,一身粉色纱裙的桃夭夭被显化出来,掐着小蛮腰瞪着杨霖,“你这老头,忒不会说话,桃园这个名字多好听,当年昆仑西王母还有个蟠桃园呢,九重天内的仙神鬼怪,谁敢说蟠桃园的名字俗气?”

    

    “嘿,你谁家的娃娃!?”

    

    杨霖一怔,他活了这么久,可还没有谁敢和他这般说话过。

    

    不过定睛一看,他却骇然发现自己竟看不透眼前的这个女娃娃,看起来,其就好似和这片空间融为了一体是的。

    

    “哼,本小姐乃天地所生,可不是谁家的!”

    

    桃夭夭傲娇不已,又看向凌天,委屈巴巴,“哼,本小姐不喜欢这个糟老头子……”

    

    “乖,等去妖族,给你弄些珍稀的草药和可爱的妖兽进来哈!”

    

    凌天捏着桃夭夭的小脸。

    

    “哼,这还差不多!”

    

    桃夭夭鼓着腮帮子,拍掉凌天的大手,“别捏我,我的脸,可不是面团捏的!”

    

    将桃夭夭哄走,凌天这才耸耸肩,“前辈勿怪,说实话,这桃园是夭夭的,在这里,她就是主宰,连我也没有办法。”

    

    “呵呵,难怪你这么放心让我进来。”

    

    两人在桃园里散着步,杨霖忽然问道:“难道你就真的不怕,我心生贪念,将你这宝贝据为己有?”

    

    “不怕。”

    

    凌天负手而又,花香带着风,撩动凌天那晶莹银白的长发。

    

    “我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人。”

    

    “而且,前辈就算是修为天下无敌,但在这桃园世外,也奈何我不得。”

    

    凌天大袖一扬,桃园内的天穹之上,青云碧空不再,却是成为北韩冰原的无边风雪。

    

    “你看,现在我们已经不在龙骨冰涧,前辈出了桃园,便会引雷劫降下,所以……”

    

    “呵呵,前辈也是毫无办法的不是么?”

    

    杨霖愣了一会,而后连连摇头,笑骂道:“哈哈哈,好好好!你这个小滑头,鬼的很!”

    

    “罢了,既然都出来了,也不错,那我就和你走一趟妖域,那地方我也有万年不曾去过了,物是妖非,没准还能找到龙族的线索。”

    

    两人走到四象塔前,却是看到那老侯靠在石阶前,抱着青黑大鼎睡着正香。

    

    “嘶……这难不成是犼族?如此可怕的精纯血脉气息……还有这青黑大鼎,这绝对不是下界之物!”

    

    杨霖的眼力极其老道,当即便看出了老侯和青虚鼎的不凡。

    

    “呃,嗯?”

    

    老侯此时也被吵醒,睁开惺忪的睡眼,但看到杨霖的霎那,便是猛然坐了起来。

    

    “嚯!”

    

    “怎么进来个糟老头子!”

    

    杨霖:“???”

    

    “呵呵,前辈勿怪,他们就这性子,有他们在,你在这桃园里,也就不会觉得闷了。”

    

    “老侯,教杨霖前辈玩牌,我先出去了。”

    

    说罢,凌天向那杨霖拱手,便退了出去。

    

    青虚此时也从青黑大鼎中钻了出来。

    

    三个老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青虚:“真鸡儿尴尬……”

    

    ……

    

    北寒冰原的无边风雪之中。

    

    一头庞大的巨兽在徐徐的飞行着。

    

    巨兽之上,一道白衣身影靠坐在一片鳞甲前,手中擎着一壶烈酒,周身元气撑气千丈罡风护盾,将那彻骨的寒风尽皆隔绝开去。

    

    这一人一兽,自然正是独自前方妖域的凌天。

    

    而此时,他已经在北寒冰原之上,一路向北连读飞行了三个月之久。

    

    天知道这北寒冰原有多么辽阔。

    

    漫天的风雪带着北冥寒风,漫无边际。

    

    此时,凌天也不禁对那些往来人妖两族的行脚商人肃然起敬了。

    

    就算是他们有着特殊的通道往来,但先行者们,一定是历经了无尽苦难的。

    

    “丫个呸的!俩老东西出老千忽悠我!不玩了!”

    

    青黑大鼎忽然从桃园里冲了出来。

    

    “嘿,老青头,三缺一,没你我们怎么玩!”

    

    老侯也追了出来。

    

    “放屁,你们两个就是老油条,玩个牌还出老千!”

    

    青虚背着老侯,生着闷气。

    

    “行行行,我给你赔个不是,来来来,回来继续战,这次我当地主还不行么!”

    

    老侯又将青虚哄了回去。

    

    这般场景,在三个月来,已经不知道上演了多少次。让整个桃园中都充斥着欢腾的气氛,不过凌天笑而不语,品着美酒,老神在在,对于这一切习以为常。

    

    三个老头一台戏,凌天虽然独自一人出来,可三个月来,可一点都没有觉得无聊,反而是轻松惬意。

    

    美酒饮尽,凌天继续日复一日修炼。

    

    从那屈突通的手中,凌天也得了不少修炼资源,如今距离四阶武皇巅峰,已然一线之隔,但手中的资源,却是已经消耗殆尽了。

    

    或许,能否成功进阶散仙,机缘就在妖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