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624章 老祖凌霄的风流债【四更】
    “有那么夸张么?”

    

    凌天看了看自己。

    

    众人异口同声,“有!”

    

    “罢了,此去你小心些,我们还没有完全幻化,就不能随你一同去了。”

    

    秦明月叹息一声。

    

    “嗯,不过你们安心修炼便可,我会先行布置阵法,让你们能更快的进入妖域,但妖域内,我的奇门阵法不知道还能不能用,所以到时候,你们各自见机行事。”

    

    “反正我们要寻的太初武魂,不可能在一起,你们七人最好分成三组行事,也好相互有个照应。”

    

    凌天握着秦明月的手,嘱咐了众人几句,便走进奇门阵法,先行前往北域了。

    

    凌天是第一个炼成化妖秘术的人,而秦明月等人至少也要再等三个月,如今不知道天谕岛和苍茫战殿的动静,所以众人商议之后,决定让凌天先行。

    

    北域,拒北城。

    

    凌天并没有直奔北寒冰原,而是入了城。

    

    这里的飞雪酿,让凌天一直记挂着。

    

    不仅仅他想喝,还因为,他已经半年多未曾去拜会老头子杨霖了。

    

    这酒,是必须要带足的。

    

    不过和上一次来北域不同的是,凌天并没有易容。

    

    一身白衣白发,胸口上,纹绣有御天宗的标记。

    

    一入拒北城,便是让所有沿路的武者,惊呆了。

    

    半年前凌天自立东域登仙台,一举成为人族巅峰,成为高不可攀的存在。

    

    可半年后,凌天竟然来了拒北城,这实在太过罕见了。

    

    当凌天站在望雪楼下的时候,让那望雪楼的一众小厮,也是战战兢兢。

    

    毕竟都说他们这里有玄冥鬼谷的背景,这御天宗和玄冥鬼谷如今还是不死不休的局面,难免他们会害怕。

    

    凌天轻笑一声,缓步上楼,此时的望雪楼内,不见一道人影。

    

    在这里,他便是最最贵的客人。

    

    一直到第三十二层楼,凌天这才停下。

    

    看着那墙壁上,他自己和冷玄夜共同创作的墨宝,已经被装裱好了挂在那里,凌天也蓦然一笑。

    

    “呵呵,凌天宗主,别来无恙。”

    

    忽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凌天回身,看着那一身黑衣的望雪楼主,忽然笑道:“楼主,我们怕是第一次见吧?”

    

    “宗主说笑了,半年之前,您和暗夜公子在我这楼内留下墨宝,我就是再愚钝,也不会想不到,那个人是你。”

    

    望雪楼主仍旧是那副清冷如霜的样子,“不过,不知道凌天宗主此来,是所谓何事?”

    

    “总不能,是想我望雪楼内的九重珍馐了吧?”

    

    “楼主说笑了,凌某此来,是要买飞雪酿。”

    

    凌天时间一不充裕,便也没和她卖关子。

    

    “哦?你要多少?”

    

    “有多少要多少。”

    

    望雪楼主忽然嗤笑一声,“凌天宗主说笑了,我这飞雪酿虽然珍稀,但五百年来的窖藏可还真是不少,万余瓶还是有的,如此,就怕是凌天宗主坐拥一登仙台,也拿不出如此多的灵石吧?”

    

    凌天一怔,没想到这望雪楼的窖藏如此之多,万余瓶,那他手里还真没有那么多的灵石。

    

    “那就,一千瓶吧,应该够了。”

    

    凌天作势,便要掏灵石。

    

    “宗主且慢,我这一万瓶飞雪酿,可以给你,而且一块灵石,都不要。”

    

    不过,望雪楼主一言,却让凌天一惊。

    

    旋即他眼睛转了转,蹙眉道:“楼主若是有事,大可直说,凌某能办的,必不推辞。”

    

    “我知道你此行目的,是妖域,我让你帮我找个人。”

    

    “谁?”

    

    “他在五百年前,叫凌霄!”

    

    望雪楼主那绝美的眉眼一挑,脸上竟然升起一抹怨恨之色,“当年,我一心倾慕于他,可他眼中除了那九霄云海阁的贱人红娆外,就没了旁人。”

    

    “甚至不顾我的劝阻,非要入那妖族。”

    

    “五百年了,他都没能从妖域出来,我建这望雪楼,就是为了等他。”

    

    “如今,我知道你要去妖域,我只要一个他是死是活的消息,如果他活着,也就罢了,若是死了,就将他的尸骨带回来。”

    

    “这一万瓶飞雪酿,我便送你了。”

    

    说着,她手一扬,便是扔过来一枚储物戒指。

    

    凌天抬手接下,可脸上的惊诧,却根本不是因为这飞雪酿。

    

    “沃特?五百年前,凌霄?!”

    

    “不会这么巧吧?”

    

    凌天眼睛转了转,怎么想,都觉的这个凌霄,极有可能,就是他凌家老祖!

    

    好啊,跳了绝天井也就罢了,这混的还真是不错啊,南边泡了个九霄之主,北面又吊着个望雪楼主?

    

    五百年前,你也是够风流的啊!

    

    “行,楼主放心,此事,我必不会忘。”

    

    凌天收了戒指,忽然抬眼又问道,“敢问,楼主和那玄冥鬼谷,是何关系?”

    

    这是他一直想问的。

    

    玄冥鬼谷虽然是有够烂的,但这望雪楼主除了性情了些,看起来,倒还不错。

    

    “我名绯玉罗,五百年前,曾是玄冥鬼谷的三大鬼主之一。”

    

    说罢,那望雪楼主便溃散成一团黑雾,消失不见了。

    

    凌天摸了摸鼻子。

    

    “行,老祖宗,您没白来一趟。”

    

    “还好你没给我弄出个小祖宗出来……”

    

    不过,凌天转念一想,这老祖都去妖族五百年了,在人族就这般风流,那……

    

    “呼……”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凌天念了句佛号,身影一闪,便出了拒北城。

    

    ……

    

    龙骨冰涧。

    

    “你个臭小子,我真以为你死在外面了!”

    

    “真香!奶奶的,馋死我了!”

    

    老头杨霖狼吞虎咽的撸着串儿,还不忘数落凌天。

    

    “嘿嘿,前辈,您慢点吃,我说的那个事,你好好考虑考虑,我此去妖域,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凌天搓着手,讪笑道。

    

    “我是真出不去。”

    

    “前辈,我这里可有一万瓶飞雪酿,足够你喝的!”

    

    杨霖砸吧砸吧嘴,很是心动。

    

    “你这小子,少诱惑我,我没有骗你,我只要出去,必然被雷劫劈死,那酒重要还是我命重要?你丫诚心想让我死是不?”

    

    凌天神秘一笑,看向杨霖。

    

    “那前辈,如果我说,我有办法,让你躲避掉天劫呢?”

    

    杨霖闻言,浑身便是猛然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