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98章 功成
    “就这个?”

    

    晏寒霏却是狐疑,她可没看出来这桃核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看起来,貌似连灵宝都不是。

    

    “你要相信我,开始吧。”

    

    凌天拍了拍晏寒霏的肩膀,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凌天大哥?”

    

    凌天的气息瞬间消失的无隐无踪,让晏寒霏惊诧不已。

    

    但是她也知道如今事关紧急,定了定神,晏寒霏便趁着巡逻强者交叉时候的间隙,潜入了后殿花园。

    

    晏寒霏对这里轻车熟路,果然很快就摸到了后殿,这里反倒是没有什么弟子巡视了。

    

    她上前将那核桃按在殿前的阵法上,果然,不过片刻,一道缝隙便是出现在晏寒霏眼前。

    

    心中虽然惊诧,但晏寒霏还是第一时间闪身而入。

    

    这后殿的阵法在凌天眼中并不算什么,甚至还没有鬼谷的护山大阵强横,想来他们对此很是放心,没有想过真的会有人来劫走姬九幽。

    

    一连破开九道阵法,晏寒霏终于迈入了后殿之中。

    

    唰的一阵清风吹过,凌天便再次出现在了晏寒霏身后。

    

    “晏姑娘,多谢了。”

    

    凌天拱手。

    

    “凌天大哥这是哪里话,且不说当年你在天外秘藏与我有恩,就是我和姬姐姐和墨然也是情同姐妹,我断然不会袖手旁观的。”

    

    晏寒霏紧抿着樱唇,“先不说这个,救人要紧。”

    

    “嗯!”凌天颔首,便探入漆黑的大殿。

    

    时隔这么多年,终于要见到姬九幽了,凌天心中却不免隐隐有些激动。

    

    如果他能早一些来鬼谷,或许就没有这些事情了。

    

    可寻遍了大殿,凌天却没有见到姬九幽的身影。

    

    难不成,姬九幽已经被转移了?

    

    “凌天,你看那墙壁有八个恶鬼图腾,第三个图腾上面,有阵法能量,姬九幽应该就在里面。”

    

    桃夭夭从桃园内飞出,在那图腾之上看了片刻道,“阵法倒是不强,但却是一座预警阵法,外力触碰,必然会被人发现的。”

    

    “我的剑影也不行?”

    

    凌天蹙眉。

    

    他逃离这里,需要哪怕片刻就够。

    

    “理论上不行,不过我倒是有办法先行屏蔽掉这预警阵法,但是,只能坚持十个呼吸,你看着办吧。”

    

    桃夭夭悬浮在空中。

    

    “十个呼吸,差不多够了,来吧,我们没时间等。”

    

    凌天颔首。

    

    只要姬九幽在里面没有被阵法或者别的什么牵制的话,他就有能力在十个呼吸内将姬九幽救走。

    

    “那行,开始吧!”

    

    桃夭夭手中的桃荆枪上荡漾起一圈粉红色的能量,在那图腾之上描了一层阵法。

    

    “可以了,破阵!”

    

    凌天早已经准备好了,桃夭夭声音落下的瞬间,他便是一掌按在那图腾之上,十万道剑影瞬间涌出,其上的禁制,在瞬间就被破开。

    

    “哼!”

    

    凌天冷哼一声,闪身而入。

    

    里面果然是一间密室,密室不大,黝黑的殿内,中央放在一张好似玄冰打造的棺椁,而棺椁之内,姬九幽浑身被冰霜包裹,安静的躺在里面。

    

    “九幽!”

    

    凌天冲过去,发现姬九幽现在还是无意识的状态,他来不及多想了,大袖扬起,直接将棺椁收进桃园。

    

    凌天转身就想直接离开,但眼角余光却发现移开的冰棺下面,竟然镇压着一根枯木,这木头看起来好似还是一尊人形,虽然没有任何生气,但却古怪至极。

    

    能被如此保存在内殿之中,想来不是一般的东西。

    

    凌天眼睛一转,将那木头也一并收进桃园,而后闪身而出。

    

    “晏姑娘,我们走!”

    

    凌天从密室中闪烁而出,两人直接迈入幻刺蜂先一步布置好的奇门阵法,传送出了玄冥鬼谷。

    

    而在凌天破开阵法的十个呼吸之后,鬼谷玄阴窟内闭关的鬼主便猛然睁开眼睛。

    

    “该在我鬼谷撒野,当真是找死!”

    

    ……

    

    玄冥大殿内,血灵脉主和其他两脉之主,正在招呼北域宗门的宾客。

    

    但一道声音,便陡然传入了血灵脉主的耳中。

    

    后者脸色陡然一变,撇开宾客冲进后殿,但是看着那空空的密室,顿时目眦欲裂!

    

    “谁!是谁!?”

    

    “谁敢坏我的好事!”

    

    血灵脉主仰天嘶吼,只要他得到了姬九幽的元阴,就可以战力大增长,晋升散仙圆满境界,从而可以和那鬼主一般,有机会冲击散仙后期巅峰。

    

    如今,姬九幽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救走了,这让他如何能接受?

    

    “别在这里鬼嚎了,救走姬九幽的人就在鬼谷外,我在玄阴窟内闭关,最快也要七天之后,才能破关而出,你现在就带领你血灵脉的人给我去追!”

    

    “真是废物,你这一界的血灵脉,真是丢我鬼谷的脸!”

    

    “若是不将人给我追回来,你们这些废物就都给我去死吧!”

    

    鬼主的声音在密室内响彻,黑袍之下,血灵脉主猩红的瞳孔散发出慑人恐怖的凶光,桀桀怪叫。

    

    “放心,在我鬼谷的地界上,谁都休想逃走!”

    

    血灵脉主闪身,便是出现在玄冥殿外,手中高举血色令牌,“血灵三鬼,随我出谷!”

    

    声音落下,三道血色光芒,便冲天而起,在众武者惊诧的目光中,朝着鬼谷的山门而去。

    

    “哈哈,诸位稍安勿躁,不过是一些小麻烦,一会就解决好了。”

    

    “就是就是,几个小蟊贼而已,诸位落座,一会婚礼正常举行。”

    

    玄冥殿内,两脉之主继续招呼着一众宗门高层。

    

    ……

    

    凌天和晏寒霏从奇门阵法中走出,冷玄夜等人就围了上来。

    

    “凌兄,你可算是出来了,怎样,人可是救出来了?”

    

    蓁墨然虽然虚弱,但强撑着身子站着,一双眼睛,满是希冀的看着凌天。

    

    “嗯,救出来了!”

    

    凌天颔首。

    

    “哈哈,看起来很是简单的嘛!这鬼谷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难道那鬼主在睡觉不成?”

    

    冷玄夜哈哈一笑。

    

    “今天是七月初七,鬼谷地脉阴气最为旺盛,鬼主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在玄阴窟内闭关吸收玄冥阴气,而且一但开始吸收,无法间断,七天之后才能出来。”

    

    晏寒霏冷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