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97章 救人
    凌天万万没想到,蓁墨然会被自己宗门囚禁,这玄冥鬼谷,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但根本来不及疑惑,凌天用最快的速度潜入血灵峰下的地牢。

    

    这里的守卫异常森严,但血灵脉主如今不在血灵峰,凌天的潜入,还没有人能够发现。

    

    地牢外的重重阵法禁制,也被凌天直接破解,

    

    当凌天看到血牢内的被囚禁在柱子上的蓁墨然时,当即便是怒目圆睁。

    

    抬手就要将血牢的阵法破开,但这时,一道脚步声,却是从外面传了进来。

    

    有人来了。

    

    未免被发现,凌天还是隐入黑暗的角落里。

    

    不一会,果然一个鬼谷的弟子悄悄的走了进来。

    

    看样子,也是偷偷进来的。

    

    “嘿嘿,小美人,今天你还是落在我手里了吧?”

    

    那人很瘦,脸色苍白,看上去就是一副奸邪的模样。

    

    他手里攥着一个阵法令牌,蹑手蹑脚的靠近血牢,目光在蓁墨然那诱人至极的身段上扫视着,舔了舔嘴唇,“小美人,要不要师兄救你出去啊?”

    

    “肖飞,你给我滚!”

    

    柱子上的蓁墨然抬起苍白的脸,朝着那人啐了口,脸上满是厌恶至极的神色。

    

    “让我滚?你这个小浪荡贱货,真的以为你还是血灵脉的第一美女?“

    

    “现在你是血灵脉的罪人,是囚犯!”

    

    “师父已经下令,在今天婚礼之后就取了你的元阴,将你处死!”

    

    肖飞拿着令牌,将血牢的阵法禁制破开便走了进去。

    

    “呵呵,我是不想看你这这小美人就这么被那老东西给祸害了,所以才偷出来令牌,先享受了你!”

    

    “等我享受完了,再将你弄死,师父也不会怪罪,反正他得到了姬九幽,也就不会再惦记你了。”

    

    “嘿嘿嘿……”

    

    消费伸手挑起蓁墨然白皙的下巴,啧啧有声,“瞧你这狐媚的模样,真是勾人,在我看来,你可比那九幽还要骚浪,一会儿,就让师兄好好宠幸宠幸你!”

    

    “呸!你们果然都是一群淫邪之辈,算我瞎了眼睛,才拜入鬼谷!”

    

    “就算是我死了,也绝不会让你得逞!”

    

    蓁墨然一声怒哼,体内万毒涌动,就要自爆丹田。

    

    “嘭!”

    

    不过,那肖飞却是一直接掏出一枚雕刻者血色骷髅的符篆,没入了蓁墨然的体内。

    

    “呵呵,以为我没有准备么?这是师父曾经赐给我血灵镇海符,可以封镇气海,我说了,你就是死,也得先让我享受了!”

    

    “不论你之前有多么看不起我,但今天,你都要在我的胯下承欢!”

    

    肖飞的眼中涌动着无尽的色欲,已然忍不住了,脱了裤子,就要伸手扒光蓁墨然的衣服。

    

    蓁墨然气海被镇,想死都不行,看着那扑过来的肖飞,妖媚的双眸中,满是泪水。

    

    “不,不要……”

    

    蓁墨然不住的低语,心如死灰。

    

    脑海中,不断闪烁着那道熟悉而又遥远的身影。

    

    或许,她再也见到不到那个人了。

    

    噗!

    

    不过,一声闷响,身前的肖飞,便陡然停在了蓁墨然身前,再没有上前一步。

    

    蓁墨然有些惊诧,猛然抬起双眸,却是发现,那肖飞通红的双眼睁的老大,但目光中,却是闪烁着难以置信的惊讶和不解,还有痛苦。

    

    而在他的胸口上,一只大手却是贯胸而过,直接将他的心脏抓爆了。

    

    这种重创虽然不至让他立即死去,但是那痛苦,却不是谁都能承受的。

    

    “血灵脉主,我凌天必灭之!”

    

    将那肖飞甩在一旁,用阵法将其封禁在那里,凌天这才将手上的血迹蒸发,看向那已经傻了的蓁墨然。

    

    “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们受苦了。”

    

    凌天脸色在血牢的殷红映衬之下,显得格外狰狞,此时的他,眼中已经满是杀意。

    

    “凌天,你终于来了,我,我真的要坚持不住了。”

    

    蓁墨然身子一软,浑身好似都没了力气。

    

    “别怕,我现在救你出去。”

    

    凌天破开蓁墨然身上的枷锁,剑影将其体内的符篆也顷刻绞碎。

    

    “凌天,你,你先别管我,去……去救姬姐姐,她,她现在应该被封镇在鬼谷主峰玄冥殿的后殿内,那里是大婚举行的地方!”

    

    蓁墨然气海被解开,脸色大急。

    

    “我这就去,你用阵法先出鬼谷,外面有我的人再接应你,走!”

    

    凌天带着蓁墨然出了血灵脉,将其送走,而后按着蓁墨然给的路线图,一路向着鬼谷深处飞掠而去。

    

    玄冥殿是鬼谷的主殿,又是大婚举行之地,所以人很多,凌天轻而易举的就混了进去。

    

    但是后殿隐藏在玄冥殿后的花园深处,而且园子内到处都是往来巡视的鬼谷强者,其中不乏散仙大能,还有重重强大的阵法保护。

    

    就算是散仙后期的大能者想要深入其中,神不知鬼不觉的救人,也不可能。

    

    凌天在人群中,心中已然焦急。

    

    如果无法靠近后殿,他只能选择强冲了。

    

    虽然强行冲入后殿的后果,他也无法预料。

    

    但凌天,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

    

    “嗯!?”

    

    不过,凌天的目光却是在正殿后方的角落里,看到了一个鬼鬼祟祟,探头探脑的女子。

    

    那不是晏寒霏么?

    

    凌天眼睛一转,便贴了上去。

    

    “晏姑娘,好久不见。”

    

    晏寒霏正在一个柱子后面向园子里观望着,突如其来的一道声音,险些将她吓个半死。

    

    猛然回身,待晏寒霏看清那说话之人的样子时,小嘴猛然张大,就要叫出声来。

    

    不过,凌天赶紧捂住了她的小嘴。

    

    “晏姑娘噤声!”

    

    等到晏寒霏情绪稳定下来,凌天这才道:“我此来是救人的,墨然已经被我救出去了,你要帮我进入后殿,救姬九幽。”

    

    “你来了就好了,我一个人,真的没办法救人,上次要不是蓁姑娘舍身掩护我离开,怕是我也要因为救人被抓进去了。”

    

    晏寒霏看向凌天,但是脸上仍旧满是愁云,“但是这后殿到处都是阵法,我们怎么进去?”

    

    “阵法不用动心,只要不被那些巡逻的鬼谷强者发现就行。”凌天道。

    

    “园子里我熟悉,每队巡逻强者中间有三个呼吸的间隔,我倒是有机会靠近。”

    

    “那就好,你拿着这个,碰到阵法,就将它按在上面,其他的你不用管。”

    

    凌天将桃核塞进晏寒霏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