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92章玄宝较量 轰杀薛幽
    狂风吹过,凌天从虚空中浮现,眉头却是一蹙。

    

    嗯?

    

    不仅如此,凌天刚现身,便是发现脚下一股巨力升起,一道道血色符文突然出现在周围空间,一股坚韧的禁锢之力,就这样将他定身在了原地。

    

    “哈哈哈哈,雕虫小技?没想到你凌天也不过是一个目中无人的莽夫罢了!”

    

    “和那苍茫战殿的金耀,有何区别?”

    

    “想和我薛幽一较高下,你还是太嫩了一些!”

    

    血雾凝聚,薛幽再次出现在了凌天千丈之外,此时他头顶多了一顶血红的幡旗。

    

    幡旗之上,有血色的魔头之影涌动,演化出一道道诡异的符文。

    

    这些符文和凌天周围环绕的符文一般无二。

    

    原来,将凌天定身在原地的,正是薛幽的灵宝!

    

    而且这灵宝看起来,虽然还比不上冷玄夜的弥魂镜,但是要比金耀的金辰印强横。

    

    最起码凌天催动堪比散仙后期的战力威压,一时间还真的无法挣脱。

    

    能够成为登仙台的顶级天骄,手中的底牌真是层出不穷。

    

    “哼,放弃吧,我这血禁幡是血灵一脉的至宝,可不是那金辰印可以比拟的!”

    

    “现在,你可以去寻那金耀了!”

    

    “杀我弟弟薛青,你便难逃一死!”

    

    头顶血幡,薛幽冷冷一笑,旋即血色长袖舞动,手中血杵之上骷髅嘶吼,血色领域之内,万道血色箭矢再次浮现。

    

    正是之前被凌天震碎的那一招。

    

    不过,如今再施展出来,气势可不同以往。

    

    那血色箭矢的凝聚速度极快,箭尖对准凌天,好似下一刻,就要将凌天射成筛子一般。

    

    “凌天,这就是我薛幽最强横的武技,能死在这一招之下,你也算是可以了。”

    

    薛幽浑身颤栗,似乎控制万道箭矢,对他的压力也不小。

    

    猛然一咬牙,薛幽脸色猛然变得极为狰狞,而万道箭矢却是簌簌震动,犹如离弦一般,电射向凌天。

    

    如今,凌天被定身在那里,在无法挣脱禁制的情况下,就是一个活靶子。

    

    就算不死在这万箭之下,想来也必然重伤不可。

    

    “凌天!”

    

    看着那漫天箭雨,冷玄夜也是惊了。

    

    薛幽之强,远超过他的预料。

    

    此时他恨不得将自己的弥魂镜扔过去,如果凌天拥有可以压制血禁幡的至宝,就不会如此被动了。

    

    如果凌天真的被薛幽所杀,那么他们也难逃一死。

    

    甚至在这深不见底的冰涧之下,死了都是白死,暗夜山庄的人根本找不到这里。

    

    眼看着凌天就要被万剑攒心而死,冷玄夜三人都是不忍的撇开目光。

    

    铛铛铛!

    

    不过,一阵叮叮当当金石炸响,那万道血色箭矢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拦下了一般。

    

    冷玄夜三人缓缓睁开眼睛看去,而后猛然睁大。

    

    不知道什么时候,凌天头顶之上,忽然浮现出了一尊巨大的鼎炉。

    

    这鼎炉成青黑之色,他们从未见过。

    

    但是其上纹路非常苍古,满是雄浑的威压,一看便知道不凡,

    

    那青黑色的灵宝气息涌动开去,甚至将整个峡谷之上,那血禁幡带来的血威压,都全部压制了。

    

    这是何等至宝?

    

    如此压制血禁幡,难道是那传说中的玄天灵宝不成?

    

    这怎么可能?

    

    这个念头从冷玄夜三人心中升起,三人便都是不由的倒吸一口气。

    

    凌天究竟是何等气运啊,不但战力强大,如今连至宝都是如此的强横,堪比登仙台了不成?

    

    这浮现而出的正是青虚鼎。

    

    要不是青虚鼎还在生凌天的闷气,方才那血禁幡根本就定不住凌天的。

    

    但如今的青虚鼎,距离玄天灵宝之品阶,仅仅一线之隔,比之那弥魂镜,还要强出一筹。

    

    只要再给青虚鼎一点点时间,他就能成为真正媲美登仙台的那些玄天灵宝了!

    

    青虚鼎之下,凌天看着那万道箭矢全部被青虚鼎化解,晃了晃身子走了出来。

    

    “哼,怕是让你失望了,你这灵宝在我眼中,也不过如此。”

    

    “神通,更弱。”

    

    “现在,是不是到我了?”

    

    声音落下,头顶青虚鼎的凌天再度消失,旋即撕裂虚空便是出现在了薛幽面前。

    

    凌天虽然还是故技重施,但这一次,让薛幽惊惧不已的是,他竟然无法施展血雾身法离开了!

    

    头顶的灵宝血禁幡,也没有了反应,甚至周围的空间犹如冰冻。

    

    这一刻,他竟然也被禁锢了!

    

    青虚鼎也有镇压的效果,而且是薛幽,根本无法破开的。

    

    就是血禁幡,也不行!

    

    看着凌天那当头一棍掠下,纵使薛幽体内的元气仍旧充盈无比,还有神通手段没用,可就是无可奈何。

    

    “不,我薛幽不能死,我乃血灵脉第一天骄!”

    

    不过,渡厄棍还是毫无阻碍的一棍落下,如此近的距离,薛幽直接被一棍轰成了血雾!

    

    死了?!

    

    收回渡厄棍,凌天看着那薛幽炸散开来的重重血雾,也是蹙眉。

    

    薛幽就这么被自己轰杀了,看起来怎么好像比杀那金耀还容易一些?

    

    这肉身,未免也太弱了。

    

    “凌兄!那薛幽已经修成了血雾之体,他还没死,太初武魂没有掉落下来!”

    

    地面上,冷玄夜起身大吼提醒着。

    

    凌天神色一动,当即反应过来,百道剑影瞬间分裂而出,其上带着焚屠狱炎,顷刻间将周围全部笼罩。

    

    啊啊啊!

    

    霎时间,裹着焚屠狱炎的剑影将方圆数十里笼罩下来,一道道惨叫声响起,空气中,也出现了血液烧焦了的那种腥臭味。

    

    不过片刻,一枚闪烁着血色的凶字魂魄浮现在空中,徐徐掉落。

    

    鬼谷血灵脉的天骄,就这般死在了万丈冰涧之下。

    

    “哼,手段倒是不少。”

    

    凌天冷哼一声,暗道这薛幽还真是有些烦人。

    

    他伸手将那凶字魂拿在手中,身影一闪,便出现在了冷玄夜身前。

    

    “冷兄,那毒字魂,你不要,这凶字魂乃旷古级太初,你总该看得上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