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90章 至宝弥魂镜
    薛幽见自己的一击没能将冷玄夜等人直接轰杀当场,当即羞怒不已。

    

    他拥有旷古级太初武魂,是鬼谷数一数二的天骄,如果今天连冷玄夜等人都奈何不得,还报什么仇?

    

    铮铮!

    

    阵法之上,那血色箭矢猛然震颤,无边的血气凝聚在其上。

    

    箭矢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着,威压更是越发的恐怖。

    

    在这等压力之下,包裹着冷玄夜三人的阵法,终于开始咔嚓作响起来。

    

    一道道裂纹,崩碎在其上。

    

    “哼,区区阵法,还不是等的护身符!”

    

    薛幽猛然一声戾喝,那阵法便轰的一声被震的粉碎。

    

    噗!

    

    仅仅是余波冲击,就让冷玄夜三人齐齐泣血。

    

    冷玄夜在后方还算尚可,但尹正小甜却是首当其冲,倒飞而出,一大口血猛的喷了出来。

    

    他们只有一阶武皇的修为,虽然也算是不弱的天骄了,在登仙台内,也是能排上名号的,但和如今的薛幽相比,确实太弱了些。

    

    “呵呵,知道差距了么?”

    

    “纵使暗夜山庄又如何,在这个地方,我薛幽想杀你们,就杀!”

    

    那箭矢震碎阵法,但去势却是不停,仍旧电射向那中间的冷玄夜。

    

    冷玄夜的修为尚且不及武皇,若是被命中,哪还有活命的道理?

    

    “公子!”

    

    尹正和小甜齐齐惊呼一声,都是不顾浑身的伤痛从地上爬起,想要用自己的肉身为冷玄夜挡下这一击。

    

    但,那箭矢的速度何其之快?

    

    眨眼之间就到了冷玄夜身前,眼看着,冷玄夜就要被箭矢当场贯透在地。

    

    铛!

    

    不过,就在这瞬间,冷玄夜身前却是陡然浮现出一面漆黑如墨的古镜。

    

    古镜乍现,荡漾着幽深的神秘光华,虽然薛幽的这一箭仍旧强横,但是却没能奈何这镜子。

    

    一声炸响之后,血色箭矢,竟然崩碎了。

    

    “嘶,顶级玄宝弥魂镜!”

    

    “你暗月山庄果然藏有这尊可以媲美玄天灵宝的宝物!”

    

    看到那黑镜出世,薛幽当即就是一惊。

    

    如果不是这尊至宝出现,冷玄夜怎能抵挡自己的血箭?

    

    不过,惊诧过后,薛幽的脸上便是突然浮现火热之色。

    

    这弥魂镜一直都传说是在暗夜山庄,但至今还没有人见过,这等顶级玄宝,可是可以媲美登仙台镇宗至宝的存在,如果他将此镜据为己有,但战力,必然可以再度暴涨!

    

    到时候,就算是那姬九幽,也是不他的对手了。

    

    越想,薛幽便是越发兴奋,当即双手抬起,无边血气,再度遮蔽这方峡谷,无数的血色箭矢从血云之中凝聚,闪烁着慑人的锋锐光芒。

    

    显然,一击不成,薛幽已然动用更恐怖的杀招了。

    

    漫天血箭密密麻麻,何止成千上万?若是爆刺而下,就算是冷玄夜有弥魂镜在手,也早晚会被诛杀当场。

    

    毕竟,以冷玄夜元神巅峰的修为,根本无法长时间催动弥魂镜这般至宝!

    

    “公子小心!”

    

    尹正飞奔回冷玄夜身前,浑身武皇霞光笼罩,擎着神兵笼罩。

    

    冷玄夜紧紧咬着牙关,脸上全是寒水。

    

    方才他催动弥魂镜挡下那一击,就险些将他的浑身元气掏空。

    

    这至宝弥魂镜的威力极大,更是可以摄魂夺魄,让人昏迷,可冷玄夜的修为,根本无法将弥魂镜的强大功能发挥出来,实在是郁闷。

    

    眼看着周围的血箭已经慢慢凝聚成型,四方上下,没有任何死角。

    

    如果落下,那冷玄夜自己,也只能等死了。

    

    “呵呵,放弃吧,所有的抵抗,不过是螳臂当车,你冷玄夜,根本不配拥有弥魂镜这般顶级玄宝!”

    

    “万血灭魂箭,落!”

    

    一声冷笑,薛幽双手猛然下压,天上那万道血箭也在瞬间凝聚成型,就要从天空中爆射而下。

    

    “不,凌天大哥,你怎么还不回来!”

    

    李小甜无助的跪在地上,重伤的她,甚至已经没有了再爬起来的能力。

    

    如今,或许能救他们命的,就是那个看起来似乎无所不能的人了。

    

    “呵呵,鬼谷的真传天骄,杀你弟弟的人是我,要打,尽可以冲我来!”

    

    果然,就在这千钧一发至极,血红是云层之外,一道冷斥,陡然响起。

    

    那声音犹如龙吟一般震颤在整个峡谷之内,漫天血云都好似在狂震一般。

    

    凝成的血色箭矢,更是有涣散的迹象。

    

    如此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薛幽脸色猛然一变。

    

    他也是在此时,发现一道若有似无,但又极其强横的威压,出现在这峡谷之内。

    

    就在他的血色领域之外。

    

    “你是谁!?”

    

    一声大喝,薛幽抬首望天,一双血红的眼睛杀意弥漫,仿佛要撕裂虚空,将那说话之人抓出来一般。

    

    “我是谁?”

    

    “我便是东域大荒州武者,凌天!”

    

    怒喝声响起的霎那,笼罩在峡谷之上的漫天血云,便轰然崩碎开来。

    

    那万道未曾落下的血色箭矢,也都胎死腹中,全部夭折。

    

    一道白衣白发的身影从天徐徐而降落,最后落在冷玄夜三人身前。

    

    “白衣白发,你果然是那脱离九霄云海阁的凌天!?”

    

    薛幽看到这身影落下,从其身上,他也自然能够感觉到那恐怖的剑域之力,而且白衣白发,又是如此年轻的年纪和恐怖的修为战力,和传说中的那个传奇人物,一般无二!

    

    不过,落下来的凌天没有再搭理薛幽,而是回身将冷玄夜三人扶了起来。

    

    冷玄夜还好,尹正和小甜伤的都有些重。

    

    凌天给两人服下一些丹药暂时缓解伤势,而后大手一扬,便是将其送到远处的山壁之前,幻刺蜂涌出,一层用阵法将其包裹起来。

    

    做完了这一切,凌天这才猛然回身,一双眼睛微眯,杀意肆意弥漫开来。

    

    “我还真的没想到,你鬼谷的弟子能找到这里,胆子还真是不小啊!”

    

    原本凌天觉得自己灭杀薛青,神不知鬼不觉,但却不曾想,这么快,薛幽就找到了这冰涧之下。

    

    如此,和鬼谷的梁子,算彻底是杠下,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