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89章 薛幽到了
    “嘿嘿,你们这些小辈的事情,我就不插手了。不过你放心,我在,你就死不了。”

    

    “赶紧去吧!”

    

    杨林嘿嘿笑着。

    

    凌天来不及告罪,转身朝着那洞口便是飞奔而去。

    

    ……

    

    当薛幽拖着玉璧,寻到冰原深处的时候,也是异常惊诧于那杀了自己弟弟的人,竟然有能耐深入冰原这么远。

    

    这一次,他甚至借出了宗门十天狼雪舟,才追上来,不过,仍旧不见任何人的身影。

    

    唯有冰面上,那个幽深的洞口。

    

    不过,身为血灵脉第一天骄,在姬九幽未曾到鬼谷的时候,他就是鬼谷第一天才,向来天不怕地不怕。

    

    所以,他冷哼一声,浑身一震化作一团血雾,便落下了洞口。

    

    深入冰原万丈,薛幽心中的惊诧,根本不比凌天四人刚从万年坚冰之上落入龙海冰涧,看着那一峡谷的龙族骸骨时候差,也是目瞪口呆。

    

    不过,心中有恨,让薛幽顾不上这里遍地的骸骨,化作一道覆地血雾,一点点的蔓延开去。

    

    这是鬼谷血灵脉独有的身法,附着在地面上,极其隐蔽,如果不是极特殊的法门或者神念远超于他,极难被发现。

    

    渐渐的,他已经深入冰涧之内,但是却忽然出去了目标,正当薛幽惊讶的时候,却是发现了远处盘膝而坐的冷玄夜三人。

    

    暗夜公子冷玄夜!?

    

    这霎那,薛幽心中也是一惊,他没有想到,那杀了自己弟弟的人,竟然是和这暗夜公子混在一起的。

    

    “是了,如果不是有暗夜山庄为靠山,旁人也绝不敢动我弟弟!”

    

    “哼,暗夜山庄又如何,动我弟弟,那便血债血偿!”

    

    不过,薛幽向来是杀伐果决之人,就算是暗夜山庄,也不能够让他忌惮。

    

    想到此,薛幽所化成的覆地血雾,便一点点的向着那阵法蔓延开去。

    

    不过,当薛幽所画成血雾蔓延到凌天布下的阵法之前时,便被迫停了下来。

    

    他并没有想到,这冷玄夜等人竟然如此谨慎,有阵法存在,就算是覆地血雾,也无法靠近。

    

    就这样,薛幽还在犹豫是等还是直接强行破阵之时,阵法内,冷玄夜却是忽然冷眼看了过来。

    

    “鬼谷血灵第一天骄,薛幽公子,动我们几个,你没必要用覆地血雾这等诡秘身法吧?”

    

    “何不光明正大现身一见?”

    

    冷玄夜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却是让那尹正和小甜吓了一跳,猛然起身将冷玄夜包围起来,兵刃擎在手中。

    

    此时他们才发现,周围有一道细细的淡红色雾气盘旋在阵法之外,如果不是被冷玄夜点出,还真的难以发现。

    

    “哈哈哈,暗夜公子果然名不虚传,得重病在身,还能发现我血灵脉的独门秘术覆地血雾……”

    

    “看来,你的病,是好转了许多啊!”

    

    见自己的身法被破,薛幽心中也是一惊,但没有隐匿的必要,他便血雾升腾,显出了身形。

    

    这薛幽一身血红拖地长袍,手中提着一根血色晶莹的骷髅杵,红发及腰,就那般随意的散落着,衬以他妖异狭长的脸,看上去,就好似以为血海魔君一般。

    

    “呵呵,承蒙薛幽公子关心,冷某的病,确实好的差不多了。”

    

    冷玄夜不动声色,淡淡说道。

    

    “薛幽,你鬼鬼祟祟的想要靠近我家公子,意欲何为!?”

    

    “没错,再怎么说你也是堂堂天骄,这般偷偷摸摸的,也太下作了吧!”

    

    尹正和李小甜,脸色极为不善。

    

    “哼,我和冷玄夜说话,那里有你们张嘴的份。”

    

    薛幽脸色一冷,厉声道:“此次我来,就是为了要你等性命的,你们敢说,我弟弟薛青,不是死于你等之手?”

    

    尹正和小甜脸色瞬间一变,没想到凌天做的那么干净利落,却还是被这薛幽发现了。

    

    “怎么,不说话了?”

    

    “既然真是你们做的,那就束手就擒,任由我处置。”

    

    “你们也清楚我的实力,在我面前,你们弱的犹如蝼蚁,若是敢反抗,只会更痛苦折磨。”

    

    薛幽擎着手中血杵,面目陡然间变得狰狞,音色也冷酷起来。

    

    “呵呵,真是可笑,且不说那薛青是不是我们所杀,但你让我们束手就擒?怕是也太高看自己了吧,我暗夜山庄,可不是你薛幽就能吓唬的!”

    

    “有能耐,你试试!”

    

    尹正和李小甜,却是不服气。

    

    薛幽目中无人,但他们暗夜山庄出身的,何尝不是心高气傲?

    

    “无知的东西,你们永远不会明白,在拥有旷古级太初的天骄面前,你们究竟有多么的不堪一击!”

    

    见暗夜山庄的人不给自己一点面子,薛幽当即大怒,手中血杵抬起,无边血气,陡然间凝聚成一道手臂粗细的箭矢,嗡的一声,便犹如血色电蛇一般,窜了出去。

    

    平地血色风暴骤起,在那箭矢爆出的霎那间,周围的空间都炸裂了,一具具龙族骸骨都禁不住这等威压,纷纷崩碎开来,方圆十余里内,更是顷刻间被血色遮盖,好似让众人置身于血海之中。

    

    此般一幕,让冷玄夜等人脸色,顿时一变。

    

    “四阶武皇!”

    

    他们也是才看出来,这薛幽的修为比传闻中的三阶武皇明显高出不少。

    

    原来,这是又突破了。

    

    如此快的境界突破速度,当真是恐怖了些。

    

    铛!

    

    而众人正惊诧着,那一道血色箭矢却已然震荡在了阵法之上。

    

    一声惊雷一般的炸响,冲击波席卷,将龙骸碎裂的骨头都震碎成了飞灰,席卷开去,大地在狂震。

    

    阵法之内,冷玄夜三人都是瞬间一口鲜血从嘴角洇出。

    

    面对这薛幽看起来仅仅是随手为之的一击,他们都承受不了。

    

    没办法,差距实在是太过巨大了!

    

    不过,阵法之外的薛幽,却是心中也一惊,他这一击看似随意,但却是已经动了七八成战力,就算是阵法,也足以一击震碎了。

    

    但如今,他的血煞雷箭,却是震荡在阵法禁制之上,无法寸进,被隔绝开了。

    

    这是谁布置的阵法,如此坚韧?

    

    难道,是那个杀我弟弟的家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