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81章 鬼眼白瞳
    “什么!?你……你是九霄云海阁的那个凌天!?”

    

    “那个器丹双绝,以后辈武皇之力,就力压九霄两大阁主的那个妖孽凌天!?”

    

    凌天声音落下,那尹正和侍女便是已经傻了。

    

    或许说暗夜公子冷玄夜之名,在北域无人不知,那凌天可就是在四大州域,如今都是无人不晓的存在。

    

    只是因为他的传说太多,而每一个,都足以让世人惊天。

    

    但那个传说中神秘而强大的绝顶天骄后辈,是一个风流俊逸风采无双美公子,但眼前的这个……满脸汉子。

    

    “呵呵,没办法,我只身入北域,并不能以原本面目世人,对不住了。”

    

    凌天放下双手,耸了耸肩,“当然信不信由你们。”

    

    “信,我们当然信,我想,这世间除了凌天公子,应该没有人能解了我们公子的毒了,不过我还是希望能看到凌天公子的模样呢,庄子里的姐妹都传说,凌天公子是这世间绝顶俊俏的帅哥,风采不输我们公子呢!”

    

    那侍女捧着下巴,已经在幻想了。

    

    “我说李小甜,咱们公子可在这呢,你花痴的不用这么快吧?”

    

    尹正伸手过去点了那侍女的脑门一下。

    

    “嘿嘿,这不影响什么的嘛!”侍女小甜嘿嘿笑道。

    

    “凌兄,你是怎么就知道,我已经猜出你身份的呢?’

    

    冷玄夜却是开口问道。

    

    “我都隐藏成了这般模样,你还开口为我说话,而且方才要下楼的时候,你可是在数着呼吸的……”

    

    “你明明可以直接离开的,不就是在等我么?”

    

    凌天耸耸肩,冷玄夜自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不过早已经被凌天看穿。

    

    “可我也想问,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凌天脸色一变,忽然正色道。

    

    冷玄夜给自己斟了一杯酒,端庄酒杯晃动着,想了片刻道:“确实,我也是猜的。”

    

    “我游历四域寻解毒之法,但我从没听说过东域有你这么一个武皇,而且来此北域本就蹊跷,还不给那薛青半点面子。”

    

    “方才你震退薛青那一招,已经暴露了隐藏的强大战力,还有,冷某没什么特殊的天赋,就是这一双白瞳专破世间所有易容。”

    

    “天上地下,这鬼眼白瞳,仅此一对儿,就在我冷玄夜的脑袋上。”

    

    冷玄夜指了指自己的双眼,那一双诡异的瞳孔,猛然间变得森白无比,但转瞬间便又恢复如常。。

    

    “我冷玄夜虽然身中奇毒,修为不再,但这一双眼睛,可还没有废掉。”

    

    “最后,海外的那个老头子说的话,我一直记在心里,我命数已经不多,此来北域,本就是孤注一掷,我想,我的那位贵人,也应该到了。”

    

    “所幸,我猜对了。”

    

    说罢,冷玄夜将那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哈哈哈,白瞳,我千算万算,也想不到冷兄你这一双鬼眼啊!”

    

    闻言,凌天靠在椅子上,讶然失笑。

    

    “不过,冷兄你能否和我说说,这身上的这毒,是如何中的?’

    

    忽然凌天的身子有探过来,问道。

    

    他真的很好奇,能被三族之毒的,这必然不是什么寻常的事情,可能其中的隐情,是一个惊天秘密。

    

    “旁人都说,我身上的毒,和五百年前,那被妖族侵害过的人族一样。”

    

    冷玄夜想都没想道。

    

    “那不可能,若是旁人,早就死了,活不到今天。”

    

    不过,凌天断然否定,“而且,他们还配不上这奇毒。”

    

    “没错,正因为如此,我也和那些乞丐接触过,发现他们和我根本不一样!“

    

    冷玄夜颔首,但除此这外,我想不到谁还能给我下毒,或者说,想害我的人太多,我找不到凶手。”

    

    “我听我父亲说,我的这种毒,是我出生之后就发现的,或者说,是打我娘胎里,就中毒了,为此,我母亲在生下我之后,就去世了。”

    

    “我父亲当时也怀疑是妖族下的手,因为五百年前,我父亲作为暗夜山庄的庄主,曾经杀了不少妖族……”

    

    凌天闻言,眉头倒是一挑,“哦?暗夜山庄在五百年前也参战了么?”

    

    “那是自然,我们暗夜山庄规模虽小,比不得霸主级宗门,但庄内各个都是高手,五百年前,可是杀了不少妖族!”

    

    尹正道。

    

    “没错,不过当初我父亲觉得妖族早就败局已定,带领庄内的高手要驰援东域的,但在那个时候,我娘不知道怎么就中了一道诅咒,我爹为了给我娘治病,就没能驰援东域。”

    

    冷玄夜点头,说出了另外一段隐秘。

    

    “哦?你母亲中了诅咒,这又是怎么回事?”

    

    凌天眼睛转了转,他似乎已经找到了头绪。

    

    “说不清,不过后来那诅咒自己消失了,我娘也没有感觉任何不妥,但二十多年前怀了我之后,身子突然就大不如前。”

    

    冷玄夜默默的摇了摇头,“所以,我怀疑,我的毒,和五百年前我娘中的那诅咒有关,但毕竟是世间过去的太久了,根本无从查起。”

    

    旋即,冷玄夜一脸希冀的看向凌天,急道:“不过,凌兄你竟然能够解我的毒,那么你应该对此毒,有所了解吧?”

    

    “嗯,不过了解的不多,你这毒极其厉害,原本是三种毒,分别是人族之毒,妖族之毒和魔巫的符咒之毒,后来因为你服用了太多的灵丹,三种毒素混合了丹毒,才变成如今的样子。”

    

    “所以,你的毒,相当不简单,只能说,害你或者害你母亲的那个存在,相当的歹毒!”

    

    凌天颔首。

    

    他现在已经怀疑,这背后必然是魔巫族甚至是天谕仙岛搞的鬼。

    

    毕竟作为魔巫族是绝对不愿意看到暗夜山庄驰援东域的,而天谕仙岛种种作为,也都是在阻止其他势力驰援东域,所以也是被怀疑的对象。

    

    “可恶!就算是我的毒解了,我也要查出到底是谁害了我和我娘!”

    

    一砸在桌子上,冷玄夜双眸之中,满是杀意。

    

    “那我们公子要想恢复修为,就差把冰神螭了?”

    

    尹正又问道。

    

    “怕是只能如此了,你们有什么计划么?”

    

    凌天颔首。

    

    “我们这次出来,本就是要找那冰神螭的,公子在一本古籍之中,查到了冰神螭的记载,就在北寒冰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