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80章 解毒 【四更感谢chen老板恶魔果实】
    “而第四种,说是我需要碰见一位贵人,我此毒,方能被解。”

    

    “但无论是那所谓的圣水,还是万剑丹丸,亦或者是冰神螭和天地之种,都是我不曾听闻过的东西,就更不要说遇到那所谓的虚无缥缈的贵人了。”

    

    冷玄夜自顾自的说着,但凌天听闻之后却是大变。

    

    这是谁告诉的冷玄夜的?!

    

    什么高人竟然如此厉害,能先他一步,将冷玄夜体内的毒症看的一清二楚?

    

    而且,还早有预料,冷玄夜会碰到自己?

    

    心中澎湃,凌天眸中精光连闪。

    

    能有如此推理窥探天道的逆天之能,绝对不是凡俗。

    

    海外?

    

    凌天心中一怔,看了一眼腰间的木头牌子。

    

    或许,暗夜庄主和冷玄夜苦苦寻找的乞天道人,他们已经见到过了。

    

    “公子!那不过是一个不着调的糟老头子瞎编的浑话,除了冰神螭外,其他的和没说有什么区别?而且,就算如此,你也不能随便和他说啊?”

    

    “根本没有必要,我们还是赶紧上路吧,可不能再耽搁了。”

    

    尹正撇了怔在那里的凌天一眼,便给对面的侍女使眼色,起身就要搀扶着冷玄夜离开。

    

    “等等!”

    

    不过,凌天却是猛然伸手,按住冷玄夜的肩膀,让他又坐了下来。

    

    “你什么意思?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怎么着?你信不信我对你不客气?”

    

    尹正见状急了。

    

    这丫的不过是一个刚刚认识的麻脸汉子,怎么三番四次的没事找事?

    

    那侍女也撅着嘴,但因为从凌天手里得了酒瓶,所以并没有发作。

    

    “冷兄,你这毒,能解!”

    

    不过,怒目而视,就要出手的尹正,却是猛然一怔。

    

    那冷玄夜是豁然抬眼看向凌天,眼中,不知道是闪烁着惊诧,还是激动的复杂神色。

    

    “呵呵,是么?

    

    不过,冷玄夜的嘴上,却是轻描淡写。

    

    那尹正也是在怔然之后,脸上又浮起恼怒之色,“你这话也不是没人有说过,但哪个不是来诓骗钱财的?都是骗子!”

    

    “你也是,定然是图谋不轨!”

    

    尹正伸手就要将凌天的大手从冷玄夜的肩膀上强行拿下,但忽然一股强横而凝缩到极致的威压,陡然将从凌天身上暴起,瞬间就是将尹正镇压在了那里,一动都不能动!

    

    “嗡!”

    

    而此时,众人身周,一道暗淡的光芒却是陡然升起。

    

    凌天让桃夭夭亲自布置下的隔绝阵法,除非是乞天道人这般强横的存在亲至,否则谁也不能窥探阵内分毫。

    

    而此时,在冷玄夜三人目瞪口呆下,凌天手掌中,万千剑影席卷而出,而后震开冷玄夜的嘴巴,凌天另一手猛然一扬,数道光点,便是电射入其口中。

    

    那光芒,正是一滴冥河之水,和数枚长生灵谷!

    

    两种圣物入冷玄夜之口,而凌天的剑影便是开始同时发力,将其体内的血毒和丹毒,一点点的逼出!

    

    那冷玄夜口中的老头子和凌天想的一般无二,解毒之法,还真是非他不可。

    

    那所谓的阴之圣水,就是冥河之水,天地之种,就是长生灵谷,而那万剑之丹丸,应该指的就是他十万剑影!

    

    只不过,那人没有说明白。

    

    但若是其说明白了,凌天还真就不敢用了,

    

    毕竟这三样东西,可都是凌天的终极秘密,为了救一个冷玄夜,凌天还不至于如此冒险。

    

    冥河之水和长生灵谷可是世间神物,若是被外人知道,必然会引来这一世界的至强夺取,那是杀身之祸。

    

    三管齐下,足足过了一个时辰,终于那冷玄夜脸色猛然一变,一口漆黑蠕动的污血,便是喷了出来。

    

    这还是要多亏了凌天如今的战力堪比散仙后期,若不是如此,解此毒可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了。

    

    唰!

    

    凌天手中早已准备,一道青黑的物体在其嘴边一闪而过,便消失不见。

    

    而后凌天便是听到了青虚的疯了一般尖叫。

    

    “卧槽,这是什么鬼东西,好像那丑逼黑魔大帝的口水!”

    

    “凌天,老夫要撕了你!”

    

    不理会青虚的嘶吼,凌天这才将浑身的威压撤下,手掌也从冷玄夜的肩膀上拿了下来。

    

    尹正见自己恢复了自由,当即脸色大变,怒视凌天,但不敢动手,而后便是看向冷玄夜,“公子,你怎么样了!?’

    

    “你放心,若是你被这奸贼所害,我尹正就算是死,也要将消息送回山庄,让庄主杀了这奸贼!”

    

    “呵呵,你还是省省力气,为你公子寻找冰神螭龙吧,他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凌天却是拾起筷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什么?!公子你!?“

    

    尹正和那侍女都是一怔,一脸希冀的看着冷玄夜,似乎是在等待奇迹的发生。

    

    “呵呵,不错……恢复过来的感觉,真好。”

    

    冷玄夜却是忽然干笑一声,擦掉嘴角的黑血,苍茫的脸上渐渐红润,气息平稳,哪还有一丝萎靡虚弱之色?

    

    “公子公子!你,你真的好了,你的毒被解了?”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公子若是恢复,这北域天骄,谁还能和您相提并论?”

    

    尹正和侍女都是激动的险些要蹦起来了。

    

    “别高兴的太早,你家公子的毒还没解干净,仍旧需要冰神螭的至宝解开他丹田周围的烈火囚牢,否则,他的修为,仍旧无法突破。”

    

    “没有那东西,我也是束手无策。”

    

    凌天笑道,“而且,你们最好不要把你家公子恢复过来的事情抖落出去,那不是什么好事!”

    

    “至少,现在不是什么好事。”

    

    欢呼中的尹正和那侍女闻言,面面相觑,而后便同时安静下来,端坐在凳子上,恨不得变成一个哑巴。

    

    凌天提醒的没有错,这冷玄夜的毒中的诡异,而且他曾经的天资,在北域无人能及,能不招人妒忌?

    

    如今若是得知其以然解毒,而且修为还未恢复,难免不会有人暗中下毒手,将其铲除。

    

    “呵呵,拥有如此强横的修为,又有如此才华,通丹医,心缜密,天凌兄,你究竟是何人啊?”

    

    “这惑人的面具,该摘下来了吧?”

    

    忽然,冷玄夜猛然抬眼,一双森白的眸子,锁定凌天。

    

    凌天放下手中筷子,拄着桌子,飒然一笑道:“冷兄不也早就猜到了么?”

    

    “我就是,东域大荒州,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