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79章 冷玄夜体内的奇毒
    不过,对于此,冷玄夜却是闻所未闻,接过飞雪酿,一口全部痛饮而下。

    

    烈酒入喉,就算是凌天都有些受不了,何况是这体内有疾的冷玄夜?

    

    轰!

    

    冷玄夜的身上元气升腾,在烈酒和凌天的诗词刺激之下,竟然让他体内的元气暴走了起来。

    

    “公子不要!”

    

    见到冷玄夜要强行催动元气突破修为,尹正便是一声惊呼。

    

    不过,此时已经来不及了。

    

    冷玄夜原本苍白如雪的俊脸猛然一阵涨红,一口鲜血便是喷了出来。

    

    让案上的白纸,都好似白雪之上,染上了朵朵傲雪红梅。

    

    一口鲜血喷出,冷玄夜气息顿时萎靡起来,身子一软,就要栽倒。

    

    “公子!”

    

    尹正和那侍女惊呼一声,赶紧将其扶住。

    

    “都是你搞的,非要写什么破诗,引我家公子激动,若是他有个好歹,我尹正绝绕不了你!”

    

    尹正猛然回头,气哼哼的看向凌天。

    

    而后者,也早已怔住了。

    

    他怎么会想到,这冷玄夜如此激动,而且还喷了血?

    

    这奇毒,怕是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的多!

    

    “我……”

    

    凌天张张嘴,还要解释,冷玄夜却是一把将尹正推走,“闭嘴!”

    

    “是我自己恨自己,不关天凌兄的事!”

    

    凌天见状,抿抿嘴,把嘴里的话,都咽了回去。

    

    周围的人见状,暗暗嗤笑的有之,叹息可惜的也有之。

    

    “好诗好词!”

    

    “一个壮志未酬,一个是热血未消。”

    

    “按我望雪楼的规矩,这两首墨宝虽然出自你二人之手,但也是我望雪楼之物,来人,将这墨宝裱起来,挂在墙上!”

    

    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却是那望雪楼主从楼梯上缓缓走了下来。

    

    而其声音落下,便有小厮将那墨宝收起。

    

    “见过望雪楼主!”

    

    冷玄夜要躬身行礼,那女子却是双手虚浮,“罢了,你有病在身,无需多礼,对于你的病,我也没有办法,不然绝不会袖手旁观。”

    

    “多谢楼主挂念了。”冷玄夜又拜谢。

    

    凌天站在一旁,暗道此人竟然就是望雪楼主,但还是垂下头,默不作声。

    

    那楼主扫了一眼便离开了。

    

    见此,凌天才和尹正一起,将冷玄夜扶入阵法内坐了下来。

    

    “冷兄,战某不才,也懂得些许丹医之道,若是不介意,可否让我诊一诊脉?”

    

    不过,扶在冷玄夜入座,凌天便是忽然开口问道。

    

    此时,他已经忍不住要看看能让冷玄夜如此的,究竟是什么奇毒!

    

    “哦?天凌兄还通丹医之道?”接过侍女递来的手帕擦净嘴角的血迹,冷玄夜惨笑一声,倒是有些惊诧。

    

    “战天凌,你可别作妖了行不?我家公子的病,在北域尽人皆知,为此,数年来我家庄主已经遍请各大州的神医,但都无计可施。”

    

    “告诉你,我家庄主就差那散仙之中首乞天道人没请到了,剩下的,不仅妖域、魔巫族甚至那天谕仙岛的老怪物,庄主都带公子拜访过,为此花了极大的代价,可如今还是这般模样。”

    

    “你不过是通丹医之道,难道还能和那些老怪物相比么?”

    

    尹正见凌天还想搞事,当即就不干了。

    

    他从小和冷玄夜长大,两人的感情亲如兄弟,他可不想冷玄夜再有什么闪失,这次他们还是偷偷溜出来的,如果出了事,他可是百死莫赎了。

    

    “哦?连天谕仙岛、妖域和魔巫族的高手都看过了?”

    

    凌天闻言,倒是也不免惊诧。

    

    看来这暗夜山庄庄主为了冷玄夜的毒,也是穷尽所能了。

    

    但如此了,还一点头绪都没有,怕是有些说不过去吧?

    

    “你少说话,我不过是一病躯,难道还怕旁人诊脉么。”

    

    冷玄夜横了那尹正一眼,便是将手伸了过去,“天凌兄尽管施为便是,反正,冷某,也没有多少时日了。”

    

    “这话,冷兄可不能乱说。”

    

    凌天伸手切在冷玄夜的手臂之上,一道剑影,却是悄无生息的渗入气血脉骨髓之中,游走起来。

    

    不过,随着神念附着在剑影之上传回一道道影像,凌天的眉头便是越蹙越紧。

    

    他貌似,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奇毒!

    

    怕就是那蓁墨然当年万毒缠身,都不及冷玄夜体内的之内的万分之一强横!

    

    冷玄夜等坚持到现在都未死,已经是暗夜庄主不惜代价,为其服用各种灵丹妙药的造化了!

    

    而这冷玄夜所中之毒,其实并不是一种毒素,而是四种,或者说,是四种世间奇毒混合在了一起,堪称无解。

    

    其中,第一种毒素,至阳至刚,好似烈火囚牢,将其丹田全部封死,无法催动元气,丹田在日夜烈火灼烧之下,渐渐萎缩,别提什么突破修为了,没有被废掉修为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第二种毒素是一众极阴之毒,这种毒素竟然是有万千阴刹恶毒的阴魂组成的符咒,就封镇在冷玄夜的武魂之上,让其武魂萎靡,日夜消融,终有一天,必然会被蚕食掉整个武魂。到时候,冷玄夜一身武道天资根基,都将不复存在。

    

    而第三种,则是一种血毒,这血毒来自妖兽,凌天说不上来是什么毒物的毒素,但绝对是世间仅有,这毒素将冷玄夜的血脉骨髓都污染了,而且还日夜吸食着冷玄夜的阳寿。

    

    然凌天有些意外的是,这三种毒素的来源,貌似分别是人族之毒,妖族之毒,和魔巫族的巫咒之毒。

    

    这般三种奇毒共存一体,多年来,加上冷玄夜服用下的各种名贵珍稀的丹药金石,让那第四种毒素,丹毒融合三毒渐渐演化,竟然成了不可破解的决命之毒!

    

    难怪让三族强者,都无计可施。

    

    如今凌天在看过之后,都不禁有些傻眼了。

    

    看到凌天的模样,尹正早有所料,便是将凌天的手推了下去,“别看了,看你这样子,怕是也没办法。”

    

    “呵呵,天凌兄不必惊讶,我是中了毒,而且,是根本解不开的毒。”

    

    “是不相瞒,我曾经在海外遇到一高人,他和我说过,我这毒也并不是没人能解,而是解毒需要的东西难于登天。”

    

    “第一便是世间阴之圣水,渡万千阴魂。第二种是用万剑之丹丸破血婴之毒。三是寻那冰神螭的头顶冰髓晶解烈火之牢。四是天地之种,续我之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