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78章 望雪楼之主
    “哇,这首诗还真是极好呢,柔美中又不失霸气凌然,真乃是我武道女辈的极致赞誉了。”

    

    那侍女捧过空瓶子,便是一脸潮红,看向凌天道:“战大哥,这酒你还有没有?”

    

    “没了……”

    

    虽然戒指中存货尚有许多,但凌天可知道物以稀为贵的道理。

    

    “那这瓶子总可以让我收藏吧,不知道是谁如此厉害,能做出如此厉害的诗词。”

    

    那侍女虽然不是国色,但也是极美,而且修为也在一阶武皇,此时的作态,却是一个怀柔少女一般。

    

    “呵呵,这无妨,若是姑娘喜欢,大可以拿去。”

    

    那侍女一听,顿时喜形于色,赶紧将瓶子收了起来,“谢谢战大哥!”

    

    “酒是好酒,诗也是好诗,但在这北域风雪之下,却不甚应景。”

    

    不过,那冷玄夜又是饮了一口飞雪酿,脸色数变,最后却满是落寞。

    

    “正子,拿笔墨来!”

    

    冷玄夜忽然起身,站在窗前,望着北域一望无际的飞雪,突然间一声低喝。

    

    “好嘞!”

    

    尹正似乎早有准备,上前袖袍浮动,便是在其身前铺上了笔墨纸砚,一应俱全。

    

    “嗯?”

    

    看到这一幕,凌天也是诧然,没想到这个时候,冷玄夜还感慨上了?

    

    不仅是凌天,就是三十二层周围的武者见状,并没有什么意外,反而是围了过来,似乎是在等着冷玄夜挥毫泼墨。

    

    此时凌天也注意到,在那每扇窗户前,都有一条小案几,似乎是专门为此准备的,而窗户之间的墙壁上,也有很多大家的墨宝,之前凌天还不曾注意,如今却是看见了。

    

    只见那冷玄夜沉吟了片刻,提笔蘸墨,便写了起来。

    

    病身独立心自哀。

    

    尚思为族戌烽台。

    

    凭栏痛饮风飞雪。

    

    百战无敌只梦来。

    

    洋洋洒洒,冷玄夜一手执壶,一手挥毫,竟然毫未停留,便是一蹴而就。

    

    而这首诗词写完,站在其身后负手而立的凌天,便是瞳孔一缩。

    

    这冷玄夜,好俊的文采,好壮阔的心胸!

    

    这首诗,没有任何华丽的词语堆砌,但寥寥几句,便是给人描绘出一位身怀卫族壮志,但因为病痛缠身而壮志不能筹的赤子。

    

    而如今,冷玄夜就站在这里,这首诗,写的就是他自己。

    

    他曾经梦想着为人族守护边疆烽火,但如今百战无敌之姿,只能在梦里实现了。

    

    这,实在让人感到悲哀。

    

    周围,一众人看到此诗词的武者,也都是连连叹息。

    

    薛青等人抱着肩膀,对视一眼,都是在嗓子里轻嗤。

    

    “嘭!”

    

    飞雪酿被冷玄夜捏爆,他叹息一声就要放下笔。

    

    不过,这时一只大手,却是从后面伸了出来,将那笔接下。

    

    “天凌兄,你……”

    

    冷玄夜心中一动,但脸上却是闪过一道讶色。

    

    “冷兄,你一身傲骨,不过是区区病痛,能挡你?”

    

    “我一时手痒,且让我也写上一首,送你如何?”

    

    凌天满是麻子的脸上,倒是扬起一抹飞扬的神采。

    

    他可不忍冷玄夜这么一个天骄就此沉沦下去。

    

    无论如何,他都要想办法,让这个天骄,实现百战无敌的梦想。

    

    不但因为冷玄夜的心胸和志向,还是因为这百战无敌,他凌天,曾经也写过。

    

    如今,是他第一次,见到这四个字,出现在别人笔下。

    

    “战大哥,你还是不……”

    

    尹正还未说完,众位围拢的武者便是嘲笑起来,他们此时都脱离了隔音阵法的范围,都是能听见的。

    

    “我说你这个麻子,还是不要献丑了吧,谁不知道冷玄夜在北域是第一才名,他的暗夜公子,就是因为他的诗而被封的,可不是因为战力,你要写一首送暗夜公子,真是不怕被笑掉大牙?”

    

    薛青抱着肩膀嗤笑不语,但其他玄冥鬼谷的弟子也是唧唧喳喳起来。

    

    “天凌兄,请……”

    

    不过,冷玄夜眸中精光闪烁,竟是松了手,退在一旁,将凌天让了上来。

    

    凌天执笔站在案前,没有任何拘谨之色。

    

    此时,围拢而来的人越发多了起来,甚至有那被独芳酒从顶层勾下来的强者看到这一幕,都不禁也围了上来。

    

    暗夜公子泼墨本就少见,如今竟然还有人要赠诗给他?

    

    “啊!大掌柜的!”

    

    之前那小厮站在通往三十三层的楼梯上,但此时一只冰凉的手便是探在了他的肩膀上,小厮一惊猛回头,却是连连颔首。

    

    其身后,是一个浑身都笼罩在黑色纱裙的女子,如烟的发髻,雪白的脸上被黑纱遮掩,除了能隐隐看到其曼妙高挑的身段,其他什么都窥探不得。

    

    “噤声,下去吧。”

    

    那女子冷言,目光却是一直居高临下,看着那持笔于案前的身影。

    

    “呼!”

    

    深吸一口气,凌天心中早有腹稿,冷玄夜的纸张还有近半,凌天便也没有换纸,便蘸墨写了起来。

    

    百年耻,犹未雪;人族恨,何时灭?

    

    擎神兵,架狰兽,冰原破瀚海灭。

    

    壮志饥餐北妖肉,笑谈渴饮魔巫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洋洋洒洒,凌天铁笔银钩,好似一位归来复仇的战将,擎着神兵朝着冰原之北的妖族,和瀚海之外的魔巫族怒吼!

    

    谁都明白,凌天写的就是五百年前的那次大战!

    

    这凌天,竟然还想着复仇不成?

    

    “百年耻,犹未雪!”

    

    “壮志饥餐北妖肉,笑谈渴饮魔巫血!”

    

    “哈哈哈,好诗,痛快!”

    

    “小二,上酒!”

    

    拄在案前,冷玄夜低吼自语,激动的无以复加,一扬手,便是要酒。

    

    唰!

    

    一道光芒闪烁,却是一瓶飞雪酿电射而来。

    

    众人回头看去,看到那出手之人,竟是一身黑煞长裙,浑身笼罩在淡淡黑雾之中的女子,当即都是恭谨的躬身而礼。

    

    凌天也回身望去,见到此女,却是眉头一挑。

    

    这女子虽然他不认识,但其身上的淡淡威压,却是让凌天心中猛然一动,这等强横的气息,虽然还不敌乞天道人,但凌天也只是在封玄和那九霄云海阁主身上体会到过。

    

    这女子是何人,竟然能堪比登仙台之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