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77章 鬼谷四脉 凶字魂
    “哦?我还真不知道这薛青的底细,冷兄可否为我解惑一二?”

    

    趁着酒菜还未上来,凌天笑问道。

    

    “这个嘛,就不劳我家公子说了,还是我来吧!”

    

    这时,那个男随从抢着开口,但顿了一下,拍了拍自己胸脯道:“我呢,是少爷从小的长随,叫尹正,你叫我小正就行。”

    

    “要说那薛青,还要从玄冥鬼谷的四脉说起!”

    

    尹正搓搓手,想了想道:“玄冥鬼谷一共四脉,分别是第一阴刹,专修那阴冷魔魅之法。第二血灵,专修那血毒灵祟之法。第三傀儡,自然是那傀儡控尸之道。第四炼魂,便是那拘魂控神之道了!”

    

    “这四脉几乎是涵盖了我北域魔道的所有功法传承,而且每一脉,都是顶尖,所以才造就了这强大的北域登仙台!”

    

    “要说这四脉,就不得不提一提四脉如今的顶尖后辈了,当然,最强大的当属拥有旷古级太初武魂的弟子,当今位列四脉第一的,就是阴刹脉的真传大弟子,姬九幽!”

    

    “她拥有阴刹脉最强大的太初阴字魂,无人能及,而且素来神秘,旁人有说她狰狞犹如地狱罗刹的,也有说她貌美世间绝色的,但其实没人看见过她的容貌。”

    

    “其次便是血灵脉的真传大弟子,薛幽!他同样拥有一枚旷古级太初武魂,为凶字决,极为强横。”

    

    “剩下的傀儡和炼魂两脉没有旷古级太初武魂坐镇,不提也罢。”

    

    “而你后面那个薛青,就是那薛幽的亲弟弟,但也是血灵一脉的真传,身怀上古级的太初,战力更是能排进血灵脉第二,仅在他哥哥之下,而且如今鬼谷的鬼主也是薛家的人,所以他才敢这么目中无人!”

    

    “要不然,你以为我家少爷会给他面子?!”

    

    尹正嗤笑一声,一脸的不屑。

    

    凌天静静的听尹正说完,也是点了点头,心中已然对玄冥鬼谷,有所了解了。

    

    不过,当听到这薛青和薛幽以及那玄冥鬼主的关系之后,凌天心中便是一沉。

    

    如今他刚来拒北城,就和薛青杠上了梁子,那寻求鬼谷支持的可能性,便没了一多半了。

    

    “我开口并不是因为他……”

    

    冷玄夜没来由的嘀咕一声,但还想说话,便是有数名美艳的侍女,踩着莲步上前来了。

    

    原来是他们点的九重珍馐和美酒到了。

    

    “来,我们边吃边聊。”

    

    九重珍馐落下,众人也都不扭捏,纷纷拾起筷子便品尝起来。

    

    “嗯……”

    

    不过,菜肴一入口,凌天便是不由的一挑眉。

    

    还别说,虽然人族武者从辟泉之后就可以辟谷了,但仍旧有人愿意花大价钱来这酒楼,原因不但是这些菜品本身可以精进修为,最主要的,就是这些菜品的味道,当真是绝无仅有,和凡俗极为不同。

    

    就算是凌天如今战力堪比散仙,但还是忍不住贪吃了几口,心中暗赞。

    

    这望雪楼的九重珍馐,贵还是有道理的。

    

    除了九重珍馐,每人还有一壶美酒,便是望雪楼的招牌飞雪酿。

    

    尹正很有眼力,给众人都斟满了酒,顿时芬香四溢,将凌天的酒馋虫都勾起来了。

    

    当即众人举杯,便是一饮而尽。

    

    “啧啧!”

    

    烈酒入喉,先是犹如冰雪剐喉,最后却是忽然炙热,在气海之上,好似烈火燃烧,让整个身子内的元气都在这冰火两重天的刺激之下,沸腾起来。

    

    “嚯,好酒,真是好酒!”

    

    凌天晃了晃脑袋,倒是有些头晕,这飞雪酿的劲儿,还真是不小。

    

    “呵呵,战大哥是第一次喝,和我们那时候,一个模样,这酒贵,还是有道理的,不但够劲,还能提升修炼速度,很是不俗的。”

    

    尹正捧着酒壶,已经自顾自的开喝了。

    

    “切,有什么好喝的,这么烈的酒,我就不喜欢。”

    

    那侍女模样的女子撅着小嘴儿,杯中的酒,仅仅是抿了一口而已。

    

    “呵呵,既然姑娘不喜欢这烈酒,战某这里,倒是有另外一种酒,绵柔醇香,倒是不烈。”

    

    凌天眼睛一转,倒是想起来,他曾经在南唐还藏过一种酒,若不是今天入了这望雪楼,他还真给忘的干净了。

    

    “哦?你还有藏酒?不过这飞雪酿可是北域第一名酒,你那藏酒拿出来,怕是……”

    

    尹正咧咧嘴,倒是很不以为意。

    

    “这美酒的品质高低,可不仅仅取决于所用的材料高低,讲究极多,我不敢说就比这飞仙酿好,但绝对是美酒!”

    

    说着,凌天手掌在桌子上一拂,曾经在那南唐一界的群芳阁品酒会上得到了独芳酒,便是出现在了桌子之上。

    

    但只有一壶。

    

    “就这?”

    

    尹正三人对视一眼,单单是论这装酒的瓶子,凌天拿出来的东西可没办法和飞雪酿相比,这瓶子的材质也太普通了吧。

    

    这瓶子还是当年群芳阁的,放在如今这方世界,材质当然是极低了。

    

    “废话什么,倒酒吧。”

    

    横了尹正一眼,冷玄夜道。

    

    尹正嘿嘿一笑,便起身打开酒壶,可不等他斟酒,便是一怔,

    

    “这酒香……”

    

    尹正努了努鼻子,眼睛都瞪圆了。

    

    酒香四溢,竟然在满座的飞雪酿酒香中肆意弥漫开来,

    

    酒香的交锋之上,凌天的这酒,最起码不落下风。

    

    “倒酒呀!”

    

    那侍女催促着,忍不住自己抢过酒壶给众人斟满,而后自己一口便是贪杯而尽。

    

    “真好喝!”

    

    那侍女放下就被,便忍不住惊叹一声。

    

    此时尹正和冷玄夜也干了独芳酒,眉尖齐齐一挑,也都是不由的啧啧两声。

    

    “嘿,还真别说,和那飞雪酿却是各有千秋啊!”

    

    尹正忍不住自己又倒了两倍,全都喝光了。

    

    不仅如此,隔音阵法并不能隔绝酒气,独芳酒的奇香已然将三十二层充斥,无数双目光都是齐齐看过来,眼中满是异色。

    

    那薛青一桌也自然没能例外,没有凌天豪气,薛青只点了一壶飞雪酿,他们一群人小口酌着,都不敢痛饮,如今却是又闻到一股根本不差飞雪酿的美酒香气,当然是都惊诧不已。

    

    “咦,这酒壶上面还有字啊!”

    

    那侍女却是轻咦了一声,看着那酒瓶子便是念了出来。

    

    暗淡轻白体性柔。

    

    情疏迹远只香留。

    

    何须浅碧深红色。

    

    自是花中第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