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75章玄冥鬼谷 暗夜公子
    “这……客官,你把我们望雪楼的九重珍馐都点了,是有朋友还没到?”

    

    那小子脸色有些不自然,忍不住问了一嘴。

    

    “哦,没有,就我自己。”

    

    凌天看着菜单,随口回道。

    

    “啊?就客观一人,您能吃这么多?而且这菜品的价格,可不是小数目,要不您先付了灵石?”

    

    小厮一听,顿时脸色一变。

    

    他观凌天不过是一阶武皇的修为,这等修为在大荒州或许已经算是顶尖战力,但是在这和南域武道水品都几乎相差无几的北域,可真不算什么,

    

    而且此人也不是宗门人士,看起来就是散修,如果是宗门的后辈天骄,那么拥有一阶武皇的修为,倒也说的过去。

    

    就这么一个普通武者,要吃望雪楼的九重珍馐,怕是在顶层,也是少见的。

    

    如果是遇到一个吃白食的,他不过小厮,可担待不起。

    

    “嗯?什么意思?这世间酒楼,还有先付钱后上菜的道理?!”

    

    凌天合上菜单,眉头紧蹙,作出一副恼意。

    

    “客官,这……这个……”

    

    那小厮也是颇为为难,站在那里,倒是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呵呵,真是笑了,怎么,一个区区散修一阶武皇,就敢来这望雪楼装大爷了?”

    

    不过就在这时,从楼梯口处传来一道声音,虽然字正腔圆,但是语气却是极为不屑。

    

    这一嗓子,也是将整个三十二层楼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凌天越过小厮看去,却是发现说话之人带着一群年轻气盛,衣着光鲜的武者走上来。

    

    而且服饰上的纹绣图腾,凌天还是认识的。

    

    玄冥鬼谷!

    

    竟然这么巧,他刚到拒北城落下,就遇到了玄冥鬼谷的人。

    

    而且为首这说话之人竟然有着一阶武皇巅峰的修为,一身黑色锦衣上有金色纹绣,一看便知在门中地位不俗。

    

    “哎呦,这不是鬼谷四脉之一血灵脉的薛青公子么!”

    

    那小子闻声也是回头,当即脸色一变,点头哈腰的就过去招呼,“公子上来怎么也不叫小子一声,小的给安排好座位,将您喜欢吃的都准备好了你再上来也不迟啊,嘿嘿……”

    

    “知道你小子会来事儿,但这次我出来的匆忙,所以就没订桌。”

    

    那名为薛青的公子塞给小子一把灵石,而后看向靠着窗户的凌天,嘴角一样,晃动着身子就走了上来。

    

    “不过来得早不如来的巧,这刚一上来,就看到这乡巴佬想点九重珍馐!?还是一个人吃?!”

    

    那薛青抬起一只脚就踩在凌天旁边的凳子上,搓着手中两块盘的锃亮的兽骨,打量了凌天浑身一眼,“就你?你吃得起九重珍馐么?”

    

    “呵呵,我吃不吃的起,貌似和你,没有关系吧?”

    

    凌天合上菜单,却是看也不看这薛青一眼。

    

    但袖中的大手已经吱吱作响,这若是在城外,敢这么和他说话,此人早就死了。

    

    万佛寺让凌天颇为满意,但是这玄冥鬼谷,看来也是那苍茫之流,不过尔尔。

    

    “呵呵,看你这样子,不知道我是谁?!”

    

    那薛青一怔,没想到凌天竟然如此淡定。

    

    在这北域,谁见了玄冥鬼谷的人不矮上三头?

    

    “告诉你,九重珍馐是望雪楼招待贵宾的,你这散修就是下等人,吃不起!”

    

    “还有,你这位置,我薛青要了!”

    

    那薛青手指按在桌子上道。

    

    “呵呵,真有意思,你说你的就是你的?难道这北域望月楼不讲究先来后到么……”

    

    凌天冷着脸,不以为意。

    

    “这……薛青公子,望雪楼确实讲究先来后到,我给您再寻一个好位置坐下便是,何必和这散修置气?”

    

    那小厮也急了。

    

    “不,我就喜欢这靠窗的位子!”

    

    周围的人已经都在看着了,如果他今天摆不平的一个小小的武皇,那他薛青的脸面可就别想要了。

    

    “那我不让呢?”

    

    凌天斜眼,目光中,满是冷意。

    

    “别给脸不要!”

    

    薛青按在桌子上的手指化成掌印,猛然落下,一股血煞之气便沿着桌面游走,犹如一道暗红电蛇一般,窜向凌天。

    

    虽然他不敢在这望雪楼上大大出手,但玄冥鬼谷,可不缺阴损的暗招。

    

    这一招阴毒而且隐秘,速度又是极快,寻常根本无法抵挡,可一旦中了血毒,当时看不出什么异样,但是三个时辰之后必死无疑。

    

    不过,这在凌天眼中,就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把戏,放在桌子上的手肘一震,顷刻间剑影就将血毒绞杀,而后元气沿路回返,一声尖锐炸响,桌子丝毫无损,但薛青却是震飞了。

    

    “你这狗杂种阴我!”

    

    薛青连退三步,而后脸色便是羞怒,方才他只感觉手掌犹如被针扎一般刺痛难忍,还以为是中了凌天的阴招,但那不过是凌天凝聚起来的锋锐元气罢了。

    

    勃然大怒间,薛青抬手还想再上。

    

    “公子公子!万勿动手,这里是望雪楼,小心大掌柜怪罪!”

    

    那小厮早就吓得脸色惨白,赶紧扑来过来跪地抱着薛青的大腿哀求。

    

    “不行,本公子就是要这靠窗的位置,你放心,我不会弄出大动静,就可以弄死这散修!”

    

    虽然听闻大掌柜之名让这薛青脸色一变,但是如今已经是骑虎难下。

    

    “薛青,我这桌子可以让给你。这里是望雪楼,在座的诸位也都是为了一赏雪景而来,他不过是散修,怕是第一次来拒北城,你没必要大动干戈,恶了心情……”

    

    不过,就在这时,凌天身后的响起一道声音,那张桌子周围的阵法撤下,一桌共有三人,说话着,一身暗黑战甲,面色阴白如玉,剑眉入鬓,头戴冷金冠,脚踏玄兵蚕丝靴,虽然俊美,但是却跟人一种病怏怏的感觉,但其昂着下巴,倒不失公子贵气。

    

    说着,那冷玄夜和其他两人便站起身来让座。

    

    “暗夜公子冷玄夜?!你怎么在这?”

    

    那薛青见到此人,脸色倒是也猛然一变。

    

    而且,更没有想到此人竟然会给自己让座。

    

    要知道,这冷玄夜可是北域暗夜山庄的少庄主,鲜在世人面前露面过。

    

    而且据说此人曾经天资卓绝,更是让他玄冥鬼谷的脉主亲自去暗夜山庄收徒,但后来不知什么,天资折损,修为停滞不前,就没能进入鬼谷,而且因为治病,也错过了百宗大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