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74章 丐帮
    气息诡秘,如果不是他太初经对这些极为敏感,还真就被忽略了。

    

    “凌天,这些乞丐都有问题,他们的修为被掩盖了,不,也不是掩盖,是被手段封印了!”

    

    此时,桃园里的桃夭夭也说道。

    

    “哦?这世间还有这般封印修为的手段么?连我的太初经,都是琢磨不定。”

    

    凌天在心中嘀咕一声。

    

    如果桃夭夭所说为真,那这拒北城内的乞丐如此伪装,为的是什么?

    

    这么多的乞丐,仅仅是这城门处就有数百人,那么整个城池内……

    

    凌天越想,越是觉得这些乞丐绝不简单。

    

    这些乞丐,或许是属于某种势力的也说不定。

    

    但这群乞丐身上没有丝毫煞气,这倒是真的,

    

    也就是说,这些人没有杀过人,不像是奸邪之辈。

    

    想归想,因为有乞天道人的原因,凌天对于这些乞丐倒是没有什么恶感。

    

    所以也就大方不少,扔了一地的灵石,让那些乞丐感恩戴德,随后凌天便向城内掠去了。

    

    不过,凌天没有察觉到的是,自从他踏入城门的时候,这群乞丐中就有人一眼看到了他腰间挂着一块木头牌子。

    

    等凌天消失在视线中,城门内的乞丐一哄而散。

    

    而后,在城墙根下的土地庙里,阵法光芒涌动,四周都被乞丐暗中给围了起来。

    

    “老三,你果真没有看错,那是乞天令?”

    

    土地庙内,一群乞丐围拢在一起,为首者一脸的络腮胡子,皮肤黝黑,衣服也是脏兮兮的,看起来就是乞丐无疑。

    

    “当然,我绝不会认错,那就是用枯龙金木雕刻成的乞天令,我就是在糊涂,也绝不会看错的。”

    

    络腮胡子对面,那个曾经出现在城门内的乞丐脸色涨红道。

    

    “呼,奶奶的,老子等了好几百年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乞天令出,丐帮者从!”

    

    “老帮主虽然不在了,但是他也说过让我们等一个归属,看来,就是此人了!”

    

    那络腮胡子一拳头砸在桌子上,体内的强横元气止不住的就要爆裂开来。

    

    “先别激动,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们一方面通知整个大陆内的帮众过来汇合,一边整合北域的力量。”

    

    “老三,你也带人继续盯住此人,看他的品性如何。”

    

    一个花白胡子的老乞丐一脸肃然道。

    

    “好,丐帮就属您丐老大最德高望众,我这就去办!”

    

    那老三说罢,就带人出去了。

    

    秒内,只剩下丐老和那络腮胡子两人。

    

    “呵呵,老二,我们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可以解除封印的一天了。”

    

    丐老叹息一声,心中仿佛有无限感慨。

    

    “是啊,五百年前我们的大军近乎全军覆没,要不是老帮主帮我们,我们不过就是丧家之犬,任由人宰割!五百年了,我们甚至连宗门都建立不了,只能弄一个这所谓的帮会,真是憋屈!

    

    “五百年后的今天,也该让世人知道,我们并没有死绝!”

    

    那络腮胡子说着,便是不禁仰天大笑起来,而笑着笑着,就泪流满面了。

    

    ……

    

    忘雪楼。

    

    拒北城内最大的酒楼客栈,占地万丈方圆,几乎是除了拒北城拍卖行外占地最大的建筑,有传说这望雪楼背后是登仙台玄冥鬼谷。

    

    是真是假无从考证,但玄冥鬼谷的弟子每次南下都要在这里落脚,倒是真的。

    

    这里也多是实力强大的冒险团队休整的地方,但价格不菲。

    

    凌天在望雪楼看了一眼,心中也暗道这酒楼老板好的的手笔。

    

    有酒楼下来的小厮迎客,凌天抓住一个人便问道:“小哥,我是东域来的散修,初次到北域来,这里的乞丐为何如此之多啊?”

    

    “哦,你说那乞丐啊,我也不知道。”

    

    那小子摇摇头,不过见旁边没人,便拉着凌天低声道:“不过我旁人说过,据说这些乞丐是五百年前妖族攻打北域的时候,那些灭掉的宗门余孽,他们虽然活了下来,但是因为体内染了了剧毒,不但自己的修为大为折损,而且后代也是无法修炼到法相境界以上!”

    

    “这种层次的武者,除了在大荒州,在其他三域,都是最底层的存在,修为不能寸进,连宗门都不要,他们就只能乞讨苟活了。”

    

    “五百多年,这乞丐越来越多,但北域确实最多,哈哈!”

    

    那小子拍了拍凌天的肩膀道:“客官,你从东域出来就算对了,知道为什么东域很少见到乞丐么?因为那里穷的连乞丐都不愿意去,哈哈!”

    

    “哦,呵呵,是这样啊……”

    

    凌天干笑一声,也没反驳什么。

    

    但心中却是更加疑惑。

    

    剧毒?

    

    怎么可能是剧毒,他的剑影可没有感觉到这些乞丐体内有丝毫毒素的存在。

    

    但想来这小厮也不可能知道什么隐秘,便也不再问,直接上楼了。

    

    望雪楼因为是靠近北面城墙而建,主楼阁牌匾上书望雪二字,尽显苍茫大气。

    

    主楼拔地千丈,在最高处,可以一览北域雪色风光而无余,所以这酒楼便是越高处,价格越发高昂。

    

    凌天自然是不差灵石的,无论是那恶人谷还是金耀,亦或是那西海大龙虾夏璟,身家可都是不菲。

    

    虽不说灵石富可敌宗,但足以让他随意挥霍了。

    

    最顶层三十三层阁位置早就满了,所以凌天便让小厮在第三十二层寻了一个靠北窗的位置落座。

    

    余光微斜,凌天便是被窗外的雪景栓住了眼球。

    

    只见那长空两色,万里寒碧晴空之下,则是千山暮雪,渺渺无际,让人不由的心中畅快。

    

    此地能得见这般壮丽恢弘的景色,真是不愧望雪楼之名。

    

    收回目光,凌天便是接过了小厮递上来的菜单。

    

    要说到这菜,凌天看着那彩单,也不禁暗暗咋舌。

    

    这怕是没少杀妖兽啊!

    

    什么七色鹿茸羹,雪灵锦鸡翅,飞仙鳕鱼,几乎每一道珍稀菜品都是取材自武皇级别的妖兽,而且辅料也都是六品以上的灵药调味,很多凌天只是听说过,但没见过,更别说吃了,真是够奢侈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