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73章 入北域 拒北城内
    良久之后,柳依依才轻叹一声。

    

    “别太累了……”

    

    凌天一怔,没想到柳依依的第一句,竟然是这话。

    

    “自从在紫云宗认识你,你就好像一刻都没停下来过,你不心疼自己,但我真不想你这么累。”

    

    柳依依直起身,发丝垂落,挡住了她藏着落寞的眉眼。

    

    “不累……”

    

    “或许这就是命,就像是一只大手在后面推着我,我想停下来,都是不行。”

    

    凌天拍了拍柳依依的素手,而后想了想,还是伸手将其揽在怀中。

    

    一时间,温软如玉,迷香入体。

    

    这还是凌天第一次和柳依依如此亲昵。

    

    或许,这也是曾经那个紫云宗剑奴幻想过无数次的事情吧。

    

    今天,终于为他也为自己,做到了。

    

    “嗯,你放心,我会帮你。”

    

    埋在凌天怀里,柳依依抓着凌天的背甲重重点头。

    

    “嗯……放心吧,不用担心我。”

    

    ……

    

    当凌天独自站在小青的头颅之上御波而行,就要离开普陀山海域的时候。

    

    一曲笛声才悠悠从后方响起。

    

    这笛声清脆婉转,听不出任何的凄婉,满满的,都是痴情和期盼。

    

    而这首曲子乍起之时,凌天浑身便是一震。

    

    痴情冢,一生痴情。

    

    这曲子是他曾经在岭南送别柳依依时候吹的,也是他在南唐所吹奏的第一首曲子。

    

    如今,柳依依终于是还给了他。

    

    “吼!”

    

    心中激荡,凌天散仙后期之威压尽皆散开,一声长啸犹如九天龙吟,震颤整个西海,而后便和小青化作一道掣电流星,消失在海域之上。

    

    普陀山上的一处山崖之上,看着那渐渐消失在天际的光点,柳依依这才缓缓放下嘴边的青色玉笛。

    

    其上鲜红流苏,随风轻荡。

    

    ……

    

    拒北城。

    

    这里是北域上最为靠北的一座人族城镇。

    

    其后三千里外,就是传说中的北域登仙台玄冥鬼谷之所在。

    

    而玄冥鬼谷虽然不是在大海之上,但却背靠北寒冰原。

    

    越过北寒冰原,就是传说中的妖域了。

    

    而那里,很少有人族会去踏足。

    

    所以,玄冥鬼谷,便是人族中,最为靠近妖域的宗门。

    

    数千年来,也正是因为有玄冥鬼谷的存在,所以在让妖域内的大妖不敢轻易越过北寒冰原,侵扰人族。

    

    整个北域,多是人族阴魔之道的人族武者,对付起人族来,他们尚且心狠手辣,就更不要说对付妖族了。

    

    而天谕仙岛一统人族成为至尊之后,便颁下律令,禁制北域诸宗以残害人族为代价修炼邪术魔攻,违者皆斩。

    

    所以,北域宗门的武者,就把目标瞄准的了那些化了人形的大妖身上了。

    

    其中多有御兽做僵的宗门,就更喜欢抓大妖来炼制傀儡僵尸,甚至还会时不时的深入冰原,去抓一些强大的妖兽回来,所以没落的妖族就这般被玄冥鬼谷给堵在了冰原之内。

    

    当然,对于此,妖族不可能不记恨的。

    

    于是在五百年前,妖族便趁着魔巫族大举入侵人族东域,也跟着要反攻北域,越过冰原踏平了许多宗门,杀害了诸多人族武者。

    

    但那次万佛寺、苍茫战殿和九霄云海阁都被天谕仙岛调往北域,协助玄冥鬼谷,所以就算是妖族那一次来势汹汹,可还是被杀了回去。

    

    自此五百年,就再也没有大举压境过。

    

    但因为镇压妖族,四大登仙台也错过了驰援东域登仙台的机会,三个月的时间,穷凶极恶的魔巫族就血洗了东域大荒州,其内的宗门十之损九,此后五百年热,仍旧无法恢复昔日鼎盛。

    

    但凌天觉得此时绝不简单,妖族本就没落,就算是倾巢而出,那天谕仙岛将万佛寺和调往北域就完全够了,为何让苍茫战殿和九霄云海阁也一并过去?

    

    而且天谕仙岛内的十二岛强者也不曾驰援东域,这一切都不符合常理。

    

    再结合那紫薇宗的覆灭,凌天对天谕到一点好感都没有。

    

    他没有理由不去怀疑,那此东域大劫,就是天谕仙岛放任魔巫族为之,但其目的为何,就不得知了。

    

    凌天易容之后,化成一个修为只有一阶武皇的麻脸汉子,缓步进入拒北城。

    

    和刚踏入北域的时候一样,这里到处都是煞气极重,而且都是服饰灰暗的人族武者,和其他几大州域都不相同。

    

    甚至有些武者身后还跟着各种各样的傀儡,这也是在其他地方极其少见的。

    

    特别是拒北城,这里因为靠近冰原,所以有很多要去妖域冒险或者是抓捕傀儡的武者,实力都很不俗。

    

    玄冥鬼谷和其他登仙台不同,外人鲜有人知道鬼谷的具体位置,而且凌天和鬼谷也素无瓜葛,姬九幽还有蓁墨然也和他都没有联系。

    

    而且沿路上,凌天已然发现了很多形迹可疑的人,都是来找她的。

    

    这次凌天不但杀了金耀和西海妖族大军,恶人谷也是一点面子都没给,几乎是举目皆敌。

    

    凌天倒不是怕,但现在时间已经不多,他不知道魔巫族到底什么时候就会越过海界进攻东域大荒州,所以,他没有时间再和那些不相干的人纠缠。

    

    这拒北城是凌天最后一处落脚的地方,在这里寻找一个前往冰原或者妖域冒险的团队,更容易伪装。

    

    往北去的冒险团队极多,就算是苍茫战殿手眼通天,也奈何不得。

    

    “大爷,大爷给点灵石吧!”

    

    “或者是草药渣子也行!”

    

    不过,凌天一入城,就被一群乞丐给围了。

    

    凌天猛一蹙眉。

    

    这北域的乞丐怎么如此多?

    

    这也是凌天在踏入北域之后,最为直观的感受,几乎每一座城池,甚至沿路上都有乞丐在乞讨。

    

    虽然路上凌天没有做停留,但还是看到的乞丐就不下数千人,而这还是一条线,如果整个北域都是如此,那整个北域得有多少乞丐?

    

    不过,这一入拒北城,就围上了十几个乞丐,城门内更多,见到有武者进来就一拥而上,有的武者不耐,一把推开,但是很多武者还是选择扔一些散碎灵石打发。

    

    这一天下来,收获可不算少了。

    

    但让凌天蹙眉倒不是这个,而是他太初经运转,堪比散仙中期巅峰的神念,却是感应到了这群乞丐体内有一股极为特殊而隐秘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