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65章 不负如来不负卿【感谢chen老板精油】
    貌似很好回答的吧,而且水平是不是太低了些。

    

    所有人都没想到,凌天问出的问题,竟然如此简单。

    

    不过,华盖内的柳依依却是没有任何犹豫,轻柔的声音响起,传荡在整个山门。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

    

    “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念灵一心向佛,自然是为了心中明镜,体无暇垢。”

    

    此言一出,众多佛门弟子皆是念了一声佛号。

    

    凌天的问题简单,但是念灵的回答简直绝妙,当为佛门谒语。

    

    不过,如此绝妙的佛门禅语,却没有勾动任何异象。

    

    整座莲台,也是不动如山。

    

    这,倒是让众人不免疑惑。

    

    “是么?不过,念灵师傅怕是想错了。”

    

    “你的一切情绪都是由心生,乃是你的本性,你的勤加拂拭,不过是为了逃避和掩盖。此为向佛?”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自性常清净,则日月常明,只为云覆盖,上明下暗,不能了见日月星辰,忽遇惠风吹散卷尽云雾,万象森罗,一时皆现。”

    

    “如此,你又如何解释?”

    

    谁也没想到,凌天竟然反驳了。

    

    而且,这一言出,让方才还赞叹柳依依的一众武者,都是一怔。

    

    貌似,这凌天说的,好像更有道理啊。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静禅默念了一声,也是摇头一叹,“凌天此言,当为大乘佛教传承,我等皆是小乘佛教,阿弥陀佛,这凌天是佛祖派来渡化我们这些愚钝之辈的么?”

    

    四周的一众高僧面面相觑,而后都是合手,这凌天一个人,就胜过了整个万佛寺。

    

    面对凌天反驳,柳依依没了任何声音。

    

    “既然你本就无暇,何来擦拭?”

    

    “依依,你皈依佛门不过是不想面对,不过是为了躲避我,但你又为什么跳那绝天井?!”

    

    “今天,我为它万佛寺上下弟子万人解惑,跃升九九八十一层来到你面前,就是想见你一面!”

    

    “如果你不是一心皈依佛门,那我现在就可以带你离开普陀山!”

    

    “这里,没人能拦的下我凌天!”

    

    凌天越发激动,忽然在高台之上低吼。

    

    不过,这一下却是让将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什么情况?

    

    怎么看起来这凌天此来是为了念灵啊,而且,貌似两人之间,还有些故事?

    

    静禅女尼更是猛然站起,浑身威压升腾。

    

    这凌天此般言语,还是惹怒了她。

    

    此子不但想要带走念灵,还扬言万佛寺没人能拦的下他?

    

    这未免太猖狂了些,当万佛寺无人么?!

    

    “凌天施主在说什么,念灵不懂,我要解惑的,已经说完了,请施主自重。”

    

    良久之后,柳依依的声音才响起。

    

    “依依,你还不承认?”

    

    凌天蹙眉。

    

    “贫尼念灵,不是那所谓的依依,施主认错人了。”

    

    不过,柳依依依旧不认。

    

    “依依,你知道我的性格,若是我想,没人能阻止我。”

    

    “你若是见我,那我只能自己动手了!”

    

    不顾山壁之上静禅等一众散仙渐渐升起的威压,凌天抬手,就要掀开那华盖。

    

    此时此刻,普陀山的佛光都在暗暗震动,只要凌天动手,必然会激发整个山门禁制,绞杀凌天。

    

    “凌天,住手!”

    

    终于,一声惊呼响起。

    

    随后又是一声叹息。

    

    “没必要这样,你我本就不能在一起,如今我在万佛寺寻到了自己的机缘,皈依佛门也是我自愿,我得不到你,难道还不许我忘了你?”

    

    “难道,你为了自己,可以不顾我的武道前程么?”

    

    “你扪心自问,我柳依依可亏欠了你什么?”

    

    柳依依接连三问。

    

    凌天无言。

    

    或许在听闻柳依依三个字的时候,凌天心性本就乱了。

    

    “此字佛根虽然极好,但七情六欲,更是深重,而且劫难缠身,空有佛性,其实本无佛心。”

    

    “他虽然懂佛,却不是佛,也成不了佛,我们都看错了,也想错了,此子,和佛门并无因果。”

    

    静禅摇了摇头,浑身威压收起,又坐了下来。

    

    凌天,应该是没有可能将柳依依带走了。

    

    “依依……”

    

    凌天几度张嘴,但终究说不出什么。

    

    是啊,自己有什么资格强迫柳依依?

    

    自己真的懂柳依依么?

    

    从始至终,自己只有亏欠柳依依的,如今的强迫,无非是自己的执念。

    

    “对不起。”

    

    凌天抿抿嘴,后退两步,将浑身煞气收起,“是我一直都想错了。”

    

    “不过,我还想说,如果你心中有我,随时来找我。”

    

    “我凌天,不负你。”

    

    “最后,希望你得见真佛……”

    

    说罢,凌天豁然转身,就要离开。

    

    “唉……”

    

    一声轻叹又是响起。

    

    “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伴随着凌天身影缓缓走下高台,柳依依的轻柔的声音震颤整个普陀山,佛光在此时轰鸣震荡,万佛显化,金海如潮。

    

    而凌天浑身一震,嘴角更是缓缓弯起。

    

    而后,凌天回身,恭谨的向高台遥拜,“多谢念灵大师点化。”

    

    或许这世间他凌天唯一摆不平的,就是一个情字。

    

    清风忽然吹来,将华盖上的轻纱拂起,露出的缝隙中,柳依依美如莲花的脸,一闪即逝。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凌天忽然大笑一声,便消失在了那高台之上。

    

    而在凌天消失半晌之后,山门之下这才响起大哗,看着那漫天佛光涌动,山脉之上有万佛之影显化,他们尽皆跪拜下来。

    

    得万佛显化者,乃世间比丘,如今念灵引动天象,凌天亦不如。

    

    所有人都明白,日后万佛寺,将会出现一位强横至极的大人物。

    

    高台之上,华盖缓缓落下,柳依依整个人背靠着夕阳,好似背光遮天蔽日,谁都无法透过这霞光,看清她的真容。

    

    “这情劫,怕是过不去了。”

    

    “但又如何呢?”

    

    柳依依轻声呢喃。

    

    ……

    

    参禅法会的三天后。

    

    普陀山外的一出孤岛山崖上。

    

    柳依依靠坐在凌天的肩膀上,一头青丝飞扬,玉足垂在崖壁上轻轻摆动着。

    

    “又靠过来了,别忘了,你可是万佛寺的掌教弟子,这般,如何面对佛祖?”

    

    凌天挺直着腰背,道。

    

    “哼,在万佛寺内,我就是虔诚的佛徒念灵,和你一起在万佛寺外,我就是我自己。”

    

    “紫云宗弟子,柳依依。”

    

    “南唐公主,李玄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