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64章 你为何皈依?
    这是慧能提出来的,而且上来就直指生死,这有些难了,如果答的不好,这凌天怕是要被问住了。

    

    不过,凌天却是踱步,三个呼吸之后,豁然转身看向慧能,“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这这世间的所有都是无常变化的,有生就有死,有死就有生。而只有有了生与死,我们才会感到所有事物的无常生灭;如果没有生与死的分别,就不会感到诸行无常了。所以,生与死,按你佛门来说,不过是一个霎那的涅槃过程,并不算什么……”

    

    慧能一怔,甚至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这凌天的回答,也太快了些吧?

    

    不过,转念细细琢磨,慧能便是越发心惊。

    

    “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这凌天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好似充满了无尽禅意,他一时间,竟然还无法参悟通透!

    

    嗡!

    

    而在此刻,整个莲台之上,佛光再次绽放,震荡方圆十里。

    

    凌天,已经胜了。

    

    “施主佛理高深,慧能拜服。”

    

    “多谢点化,拜谢。”

    

    慧能念了你一句佛号,便退下了高台。

    

    至此,排名在万佛寺第三的慧能,就这样输了。

    

    神秀叹息一声,脸色已经不见轻松。

    

    甚至是想了许久,他这才看向凌天,淡淡道:“神秀自幼参禅,日日诵经文跪金佛,但至今仍旧疑惑,何为佛?”

    

    何为佛?

    

    神秀声音落下,普陀山下,却是陡然间,寂静下来。

    

    那悟空秦邵阳等人,都是蹙眉不已。

    

    是啊,这里到处都可见佛像,但佛究竟是什么呢?

    

    或许,谁都说不清。

    

    就连山壁上的静禅汇通等人都蹙眉。

    

    这个问题,他们倒是能为其解惑,但一时间,不知道从何说起。

    

    与其说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倒不如说是答案太多。

    

    神秀目光如炬,看向凌天。

    

    只要凌天无法解惑,那么他就可以和柳依依一决高下,争夺那般若经。

    

    他,还有机会。

    

    不过,凌天却只是想了七个呼吸,便忽然一笑,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大千世界如恒河之沙,一花一人又是一个世界,如来即如去,不要老是想着寺庙上的泥陀陀是佛,也不是那塑了金身的就是佛,佛更不在经文之上,佛是悟出世间真理的觉者,不是那些泥陀陀,你若是心中有佛,这世间,尽皆是佛……”

    

    “阿弥陀佛……”

    

    所有人足足怔了半晌,寂静的山门之下,一声佛号,这才响了起来。

    

    而声音,来自山壁之上的静禅女尼,她此时已经双手合十,一派虔诚的模样。

    

    轰!

    

    而此刻,整个莲台都在狂震,普陀山上的无边佛光涌动,开始徐徐向着凌天汇聚而来,

    

    能勾动如此异象,实在太过罕见了。

    

    一个世俗之人解惑何为佛,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一叶一如来……”

    

    “唉,妄我神秀自诩佛门天骄,到头来,却是如此短视。”

    

    “阿弥陀佛,多谢施主为我点化。”

    

    神秀双手合十,也退下了高台。

    

    至此,偌大的莲台之上,只剩下了那一直未曾露面的柳依依和凌天两个人。

    

    金光照耀之下,进行了不过短短不到一天的参禅法会,难道就快要结束了么?

    

    “这凌天先后解惑了何为生死,何为佛,不知道,他和念灵之间究竟谁的佛理,更为通透。”

    

    汇通不由的笑道。

    

    “如今,我更看好凌天,此人确实是有大智慧在身的人,慧根如此深重,如果不入我佛门,实在是可惜了啊!”

    

    “是啊,这凌天简直平生仅见,如果我万佛寺同时拥有念灵和这凌天,何愁不能重现昔日至尊之荣光?”

    

    其他高僧也是纷纷叹息。

    

    “阿弥陀佛,我万佛寺与世无争,至尊与否,皆为因果缘法,不是你等口中的荣光,慎言。”

    

    静禅女尼忽然开口,看向那莲台之上的凌天,却是忽然摇了摇头。

    

    “依依啊,我曾说过你情劫未了,六根未净,如今,终究还是到了,且看你,如果渡了。”

    

    ……

    

    “依依……”

    

    莲台之上,凌天透过华盖垂落的轻纱,可以隐隐见到里面的轮廓。

    

    不过,华盖之内,柳依依并没有应声。

    

    “念……念灵师傅……”

    

    这一次,华盖内的身影一动,那轻柔如春风拂柳的声音,忽然响起,“贫尼念灵,见过凌天施主。”

    

    声音,如此熟悉。

    

    甚至,凌天眼睛一红,有些忍不住想哭。

    

    或许,这是自从柳依依从岭南离开之后,第一次和他说话。

    

    而这,已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岁月。

    

    四象塔内,时光流转,何止数百年?

    

    时间已经险些抹平了所有痕迹,但当这声音响起,一切,都回来了。

    

    凌天本以为他对柳依依,已经没了任何念想。

    

    这个不算是初恋的暗恋,本该终了了。

    

    但现在……

    

    “凌天施主,你是选择解惑,还是提问?”

    

    凌天和木头一样怔在那里,最后还是柳依依开口,将凌天唤醒。

    

    “哦!”

    

    “我,我来问,你来解惑。”

    

    凌天急道。

    

    不过,此言一出,倒是让高台之下的所有人,不禁惊讶。

    

    什么情况?

    

    凌天这次成提问者了?这是认怂了么?

    

    要知道,走到如今这一步,凌天不知道解惑了多少问题。

    

    可最后,终于是要提问了。

    

    不过,众人转念一想,又是忽然期待起来了。

    

    凌天如今就好似一个在世活佛,还有什么,是他不明悟的么?

    

    连何为佛都能解惑的人,不知道能提出多难的问题。

    

    “既然如此……施主便问吧。”

    

    柳依依声音平静,似乎早有预料的样子。

    

    “你为何要皈依佛门?”

    

    不过,凌天问题一出口,高台下的众人皆是一震。

    

    这算是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