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63章 解万人之惑 登顶
    参禅论法是漫长甚至说无聊的,这分为解惑者,和提问者。

    

    通常来说,只有对自己极为自信的佛门弟子,才会选择成为解惑者,而若是解不了的,便是落败了,但有的时候,这一等,就是数个时辰。

    

    所以,历届法会,短则半月,长则数月,才能结束。

    

    而如今这次,规模如此之大,谁也想不到,何时才能结束。

    

    秦邵阳和一众观礼者一样,都盘膝坐在蒲团之上静修,享受着那佛光震荡。

    

    因为这莲台之上一旦有佛门中人因为佛门畿子而引动佛光,便可惠及周围,这对于武者来说,就是修炼资源,可以精进修为。

    

    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好,体会一次有史以来最为漫长的观礼。

    

    但是一声声惊呼好似涟漪一样蔓延开去,将越来越多的目光,都看向了一个从高台之下,径直向上的白衣身影之上!

    

    此人一身白衣胜雪束玉冠,但最为惹眼的,还是此人那飞扬着的银白长发。

    

    在众多玄黄袈裟佛袍中的僧侣之中,极为惹眼。

    

    但,让人惊呼的不是其一身俗家弟子的装扮,而是上升的速度。

    

    几乎,不做任何的停留!

    

    而且人们都注意到,此人每次都作为解惑者,为上一层次的佛门弟子解惑,而且没有过多的思考,丝毫不浪费时间。

    

    就这样,不过是半天的时间,此人就跃升了七十多层,而且还在继续,远远的将旁人都甩在了后面。

    

    不仅如此,在这人解惑之时,数次触动佛光震荡,惠及所有人。

    

    这,怎能不让人惊诧?

    

    “姐夫,可真是厉害坏了!”

    

    秦邵阳看着那好似逆流而上的凌天,不禁怔然。

    

    悟空也有些惊诧,合掌而道:“凌天施主佛理通透,旁人自然是难不住他的。”

    

    不仅仅是观礼的人惊诧,就是那山壁之上的一众万佛寺散仙高僧,也都面面相觑,万没想道,这次法会竟然出现了这么强的人物。

    

    “这等佛门天资,实在是罕见了啊。”

    

    “上一次大法会,弟子念灵用了三天的时间登顶,或许此人能破了这个记录。”

    

    有高声合掌道。

    

    “此子是谁?诸位师兄可有谁认识?”

    

    坐在中间的静禅女尼睁开眼,问道。

    

    “掌寺,此子师弟认识。”

    

    忽然,监寺主持汇通和尚忽然开口。

    

    其他高僧也都齐齐开来。

    

    他们平日里参禅苦修,所以消息并不灵通。

    

    “此子名为凌天,乃是上一届的百宗大比的榜首,也是如今整个人族大陆,最为炙手可热的年轻后辈。”

    

    “当年他在百宗大比时,只有元神巅峰修为,如今却是已经三阶武皇几近巅峰,战力更是媲美散仙后期,数月前曾用剑阵力压九霄剑阁之主陈剑啸,名动天下。”

    

    汇通说完,其余高僧便都是一声惊呼。

    

    也是忽然响起来坐下弟子中偶尔会提起的凌天之名。

    

    “他就是凌天么?这我倒是知道一些,据说他还器丹双绝,后辈弟子之中,几乎无人能及。”

    

    “嗯,我还听悟空说过,此子慧根极高,佛理通透,悟空能有如此成就,还是受此人点化。”

    

    汇通说完,一众高僧更是惊诧。

    

    悟空是受此人点化?

    

    一个世俗之人,点化佛门天骄,若是之前听闻起来,他们必然不信,但是如今看着那在高台之上,根本没有阻拦的白衣身影。

    

    他们信了。

    

    “凌天……”

    

    而静禅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最后只是轻声嘀咕了一句,便合上双眸不再去看了。

    

    奇迹还在继续,七十多层之后,都是佛门天骄,所提出的问题,也都越发深奥,但凌天却都能解惑,让人心服口服。

    

    终于,从清晨到傍晚,又是夕阳西下,佛光如海,将高台渡上了一层金色。

    

    也好似,为高台上的凌天,披上了一身金甲。

    

    此时,高台周围所有观礼的武者都合掌而坐,徐徐催动着自己气海。

    

    而眼睛,却是直直的看着高台上的那道身影,眼中,只有信服和崇敬,不敢半点亵渎。

    

    此人,正是凌天。

    

    其实,按照他的速度,攀上第一层,仅仅需要半天就足够了。

    

    但是凌天在第二层忽然停下,而后盘膝而坐在蒲团之上,面对着其下所有佛门弟子解惑。

    

    而这一座,就是半天。

    

    这期间,每一位被凌天解惑的佛门弟子,最后都双手合十,退下高台。

    

    到如今这夕阳化成金海的时候,高台第一层之下,除了凌天,已经再无他人。

    

    山崖之上,一众高僧都紧绷着脸,极为肃穆。

    

    那被上万弟子围拢,逐一解惑的姿态,和佛门高僧传法有何区别?

    

    但此人,偏偏就是一个后辈,而且,还是世俗之人,连俗家弟子都不算。

    

    这实在,有些让他们心中不是滋味。

    

    但毕竟都是高僧,他们也没有什么嫉妒之心。

    

    终于,凌天起身,借着那夕阳渡上的金甲,缓缓走上第一层。

    

    第一层上,除了中央隐在华盖之下的柳依依,其他两位后辈弟子,从始至终,都盘膝合掌,静诵佛经,宗师高台之下,惊呼如潮,也未能将他们撼动分毫。

    

    此般心性,就是凌天见了,也在心中暗赞。

    

    而听到了凌天登台的声音,神秀和慧能两人,这才缓缓睁眼。

    

    不过,当他们看到上来的人,竟然不是佛门弟子,目光中也是闪过惊诧之色,始料未及。

    

    “在下大荒州凌天,见过两位师傅。”

    

    凌天合手。

    

    神秀和慧能两人也起身还礼。

    

    “施主,你是上来人,所以,你来选择,是解惑,还是提问?要选贫僧两位何人挑战?”

    

    神秀笑道。

    

    凌天抿抿嘴,“两位师傅一起来吧,我解惑。”

    

    “你解惑?”

    

    神秀和慧能面面相觑,都是一惊。

    

    这凌天是不是也托大了些,同时挑战他们两人?

    

    不过,此时他们这才感觉到了一样,转身向着四周看去,偌大的高台之上,已经没人了。

    

    难不成,都被这凌天战胜了?

    

    这,这简直匪夷所思。

    

    “既然如此,慧能便提问了。”

    

    很快,两人就镇定下来,那慧能向前一步,想了想,便是问道:“何为生死?”

    

    此言一出,万佛寺山门之下,便是响起一阵低哗。

    

    大家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如何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