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62章 般若经 八十一层莲台
    三天时间眨眼而过,当凌天和秦邵阳叶宝儿来到城中的时候,城内已经人满为患了。

    

    对此,凌天也是极为惊诧,没想到一个参禅法会,竟然能吸引这么多人。

    

    “嘿,这次的场面还真是不一样,咋这么多人啊!?”

    

    不仅仅是凌天,就连秦邵阳自己,都很惊诧的模样,“我记得一年前柳依依得魁的那次大法会,也没有这么多人吧?”

    

    “你们两个三天来都在静修,自然不知道,我已经打听过了,说是这次参禅法会不同以往,这次只能由后辈自己参加,而且万佛寺拿出了佛门镇宗功法般若经,说是这次参禅法会魁首可以尝试观摩……”

    

    “可以说,谁赢了,谁就有机会得到万佛寺的衣钵传承了。”

    

    叶宝儿耸耸肩道。

    

    “那般若经?嘶……乖乖,这个可不得了,可比我那功法还高出一个档次呢,我曾经见过,就被供奉在万佛寺大雄宝殿佛祖的案前,据说只有大成佛性的弟子,才能看见其内经文将其传承下去,如今已经有数千年,没有被人动过了。”

    

    秦邵阳嘶了一口气,很是意外。

    

    “所以咯,这次法会不同以往,几乎人族各大佛门的天骄都来了,那万佛寺的所有真传弟子,也是对此,势在必得。”

    

    叶宝儿看向凌天,“姐夫,你压力不小呀!”

    

    “呵呵,如此甚好,人越多越好。”

    

    凌天却是轻笑一声,催着秦邵阳带路,三人直奔万佛寺而去。

    

    这次法会吸引了十数万武者来观摩,其中佛门弟子就占了九成之多。

    

    简直不比那飞天战榜的百宗大比规模差了。

    

    如此多人来观礼,万佛寺内,也容不下,所以会场设在万佛寺山门之下。

    

    筑起了一座莲形高台,高台错落,遍布莲花座,足有上万个位置。

    

    而在高台最中央,则是一尊六层莲花宝座,那正是法会魁首的位置。

    

    在其周围,则有六座三层莲花座环绕。

    

    在佛门之中素有威望的后辈弟子,都能寻到自己的位置,也都是在上层,而后来者作为作为挑战,需要从最下层,一直辩到最上,才可以。

    

    凌天和秦邵阳两人到了山门下,看到那巨大的高台,也是有些傻眼。

    

    “我去,这么壮观的么?搞的我都想试一试了。’

    

    秦邵阳搓着手。

    

    “你试毛线啊,人家一念佛你就犯困,还没辩你就睡着了,佛祖都会被你气死!”

    

    叶宝儿掐着秦邵阳的耳朵,两人一路都是嘻嘻闹闹,倒也让凌天有些羡慕。

    

    不过,凌天的目光,却是一直在这莲花高台之上,他数了数,一共九九八十一层,很是讲究。

    

    整个高台形如莲花,坐落在山门之下,好似被菩提之树笼罩,佛光在莲花之上极为浓郁,不断升腾,坐落在其上,怕是获益不小。

    

    “咚!”

    

    忽然间,万佛寺山门内钟鸣乍起,山门洞开,一道道身遮佛光的佛门弟子从中鱼贯而出。

    

    行在最前的,赫然是几个须眉皆白的散仙老僧,而其中,赫然有一女尼,宝相庄严,浑身佛光之雄浑,犹如大日,灿灿金光照耀,让人心声跪拜之意。

    

    此女尼修为极高,赫然已经是散仙后期大成,就算是如今的凌天,也奈何不得。

    

    不过,凌天的目光向后望去,瞳孔便是猛然一缩。

    

    就在那静禅女尼身后,跟着一个头戴斗笠,身着僧袍的弟子,虽然凌天看不起她的脸,但是心中却是猛然一动。

    

    柳依依!

    

    绝对是!

    

    凌天说不清是因为什么,但就是可以确定,此人绝对是柳依依,他绝不会认错。

    

    看着凌天有些蠢蠢欲动,秦邵阳赶紧将凌天拉住,道:“姐夫,你可别冲动啊,要见,你得从下面一层层的上去。

    

    “嗯……”

    

    凌天压下心中的激动,平复下来。

    

    静禅等一众散仙强者盘坐在莲花高台一侧的崖壁之上,其他弟子,则是纷纷在莲花台上落座。

    

    不过,其中的柳依依,却是直接飞上了那高台最顶的六层莲花宝座之上,一顶华盖升起,将其身影,彻底掩盖。

    

    “她是万佛寺如今的第一弟子,也是上一次大法会的魁首,所以不需要挑战任何人,就可以坐在上面了。”

    

    这时,悟空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

    

    “嘿,什么情况,你这秃子怎么没上去,你的排名,在后辈弟子中,应该能坐上那三层莲花台了吧?”

    

    秦邵阳一怔。

    

    “可以,但悟空无意那所谓的般若经,也自知佛性不如念灵师姐,所以,就不参加了。”

    

    悟空合着双手,淡淡笑道。

    

    “呵呵,悟空,你确实成长了不少,再某些方面,怕是很多人都不如你,包括我。”

    

    凌天拍了拍悟空的肩膀。

    

    “凌天施主说笑了。”

    

    不过,悟空却是不甚在意凌天的夸耀,而是上前,看着那高台山陆续落座的佛门弟子,道:“这次参禅来的都是佛门后辈弟子,对于施主乃是大利。”

    

    “悟空要提醒的是,除了那念灵师姐外,还有两人,在万佛寺内声望最盛。”

    

    悟空给凌天指着那端坐在最西侧三品莲台上的一个僧人,道:“神秀师兄在念灵师姐未曾来的时候,本是万佛寺第一弟子,后来念灵师姐出现,他便没了机会。”

    

    凌天看过去,发现这神秀模样十分俊俏,即便是剃度,也丝毫没有影像他的气质。

    

    “第二位,便是坐在正南的慧能师兄,他是二弟子,但参禅辩论最为厉害,上一次大法会,念灵师姐就是胜了慧能,才成为魁首。”

    

    这慧能看上去年近三十模样,而且其貌不扬,和神秀的气质极为不同,就好似隐藏的扫地僧,让人不敢小觑。

    

    “这两人就是在念灵师姐之下,佛性最强的弟子,也是施主必然会遇到的……”

    

    悟空说完,凌天负手笑道:“神秀,慧能……行,我知道了,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吧……”

    

    高台上,此时已经有近半佛门弟子落座,而静禅女尼也宣布法会开始,密密麻麻挑战者从四周涌向高台。

    

    而凌天也选择了一条路线,径直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