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552章 凌天出手
    那武者口中的老大,不过是恶人谷内的一个小头领,但四阶武皇的修为,在商船上的武者眼里,已经是不可战胜的存在了,一个个吓得浑身发抖动。

    

    “切,海妖有什么可怕的!这次率领咱们出来的,可是咱么恶人谷的第八大盗忽必戾!”

    

    不过,不能那武者说完,那头领便是又一嘴巴扇了下来,“说你蠢你就是蠢,忽必戾是跟着我们不假,但是海妖族这次来的可是西海妖族中的贵族,就是忽必戾,也要笑脸相迎,你懂个屁!”

    

    “这哪是什么铃铛,分明是个钟!”

    

    “给我,你滚吧!”

    

    一把将那冰魄钟抢在手中,那四阶武皇的眼底,闪过一丝喜色。

    

    虽然不是什么玄宝,但也足够贵重了。

    

    “给我铃铛,那是我凌天哥哥给我的,你们这群坏人!”

    

    但是韩朵朵却是从未放弃,朝着那头领便是扑了过去。

    

    “朵朵回来!”

    

    韩家武者顿时惊恐失色,一把将韩朵朵拽了回去。

    

    他们哪里知道自己女儿手里有这等至宝,不然是绝对不会被人搜出来的。

    

    “真是聒噪,这灵宝如今是我恶人谷浑途的!不长眼睛的东西还敢跟我要?”

    

    那四阶武皇一脸伤疤,如今脸色更是陡然狰狞,喜怒无常之下,一掌便是朝着那韩家一群人扇了过去。

    

    韩家武者修为最高的,不过才是一阶武皇,怎能抵挡这恶人谷的浑途?

    

    这一掌,足以将路径上的韩家人,全部震的粉碎了。

    

    韩朵朵,也在其中。

    

    在那韩家武者周围,一众人武者顿时哀嚎不已,在甲板之上疯狂逃窜,试图逃脱这一掌的范围。

    

    韩家武者将韩朵朵护在中间,已经知道必死无疑,但却没一个个都红着眼睛,反而是没有多少恐惧之色了。

    

    韩朵朵的爹抱着她,手里攥着一枚佛陀吊坠,口中不住的念着佛号。

    

    至于韩朵朵自己,则是紧紧抿着嘴唇,两行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目光中却满是不甘和自责。

    

    她不甘心自己这么弱,更是自责没有保护好凌天送给她的礼物。

    

    凌天哥哥,朵朵就要死了。

    

    希望有一天,你能回家!

    

    韩朵朵绝望的闭上眼睛。

    

    嘭!

    

    不过,一声好似皮球破碎的轻响声过后,韩朵朵只是感觉到一阵风吹在她的脸上。

    

    并没有任何疼痛。

    

    而且,这风中,还有一股熟悉的味道。

    

    是凌天哥哥!

    

    韩朵朵猛然睁开那璀璨的犹如宝石一般的大眼睛,但看到的并不是那丑陋的恶人谷武皇,而是一张温润如玉俊逸潇洒的脸。

    

    这张脸,虽然很有魅力,但对于韩朵朵却是陌生。

    

    但是,他身上,有熟悉的气息。

    

    “凌,凌天哥哥?!”

    

    韩朵朵讶然问道。

    

    “傻丫头,怕什么,有哥哥在,谁能伤的了你啊……”

    

    凌天背对着一众恶人谷的武者,笑着抹掉韩朵朵脸上的泪水。

    

    “哥哥,我把你的礼物,给弄丢了!”

    

    但是韩朵朵的眼泪却是怎么也止不住。

    

    “不怕,哥哥给你拿回来便是。”

    

    “记住,哥哥送你的东西,就是那天下第一大魔头来抢,也抢不走!”

    

    凌天看着那撅着嘴点头的韩朵朵,却是忽然笑出了声,

    

    简直太可爱了。

    

    “喂,你小子什么东西?!”

    

    “敢坏我们的好事,不知我们恶人谷?”

    

    虽然凌天出现的突兀,而且轻而易举的用背影就将他的一掌挡下,但是那浑途却是没有被吓到。

    

    刚才他出手,不过是用了三成力,能被高手拦下,并不算什么。

    

    “恶人谷!?”

    

    凌天缓缓回身,嘴角噙着冷笑。

    

    还真是冤家路窄,那苍茫战殿的人还未追上来,倒是让他在这里,碰见了恶人谷的人。

    

    “呵呵,既然知道我恶人谷,你还敢笑?”

    

    “真以为你这后辈修为不错,就什么事情都敢管了?”

    

    那四阶武皇的脸,在抽搐着。

    

    凌天如今的修为在旁人看来,只有一阶武皇的样子,就算是天骄后辈战力都是不俗,但能越界挑战四阶武皇的,可都是顶尖后辈了。

    

    但是眼前的这个人,他浑途,并不认识,服饰上,也没有任何标志。

    

    “冰魄钟给我,我留你们一个全尸。”

    

    不过,凌天却是负手,好像根本没有将这浑途的话,听在耳中一般。

    

    言语,甚是冰冷,远没有方才对韩朵朵那般的温柔。

    

    就好像,看着一群冰冷的尸体。

    

    “什么!?”

    

    不过,那浑途等人却相视一笑,“全尸?你小子是活得不耐烦了?在这大海上,没人敢和我们恶人谷这般说话,四大登仙台都不行!”

    

    “既然你想做英雄,那我就送你们一起下地狱,死吧!”

    

    浑途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当即不再废话,又是一拳猛然轰出。

    

    这一拳,他不再有保留,全力之下,足以将甲板上大半的武者全部轰杀当场!

    

    霎时间,甲板上的武者全都傻眼了,一边咒骂着凌天多管闲事,一边继续逃命,甚至有不少武者直接选择跳海,但是等待着他们的,是那一群饥不择食的海妖。

    

    “愚蠢。”

    

    凌天的眼睛只是一眨,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但下一刻,一股大势,却是猛然爆发而出,瞬间就将那浑途等人全部笼罩。

    

    那被浑途轰出的一拳,甚至犹如被冰冻一般,还在半途,就咔嚓碎裂一地。

    

    嘭!

    

    不仅如此,那股威压在崩碎拳影的霎那间,浑途等人便犹如土鸡瓦狗一般,直接炸裂开来。

    

    凌天将韩朵朵挡在身后,小姑娘并没有看到这一幕。

    

    但甲板之上,所有还在哭号奔逃着的人们,都是定格在了那里,目瞪口呆的看着那看起来极为年轻俊逸的后辈武者。

    

    “散,散仙大能?!”

    

    就连韩家一群人,也都瞠目结舌,韩朵朵的爹手中佛陀吊坠坠落在地,嘴唇都在哆嗦。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人族散仙这般强大的存在。

    

    但是从未想过,他们见到的第一位散仙,竟然这般年轻!

    

    这,怎么可能!?

    

    像这般修为的天骄,就算是四大登仙台,也没有吧?!

    

    这家伙,究竟什么来头?!